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水云寒6-10

2018-01-26 13:46:24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六


    徐景维跑回镖局,刚才院子里的那几个镖师已经散了,想必是回房休息了。他招手唤来使唤丫头,吩咐她们今天自己做东,请镖师们去望月楼吃饭喝酒。

    然後放慢脚步走进大堂,刚才坐在那里的两个镖师也走了,只剩下卜冬柯一人依旧保持著那幅疲倦的模样坐著。

    徐景维悄悄走到他面前,想开口,又没说话,想伸手拉开他的胳膊,又没敢动手。

    这样过了一会,卜冬柯冷冷道,“干嘛?”

    徐景维清清嗓子,“你知道我来了啊。”

    卜冬柯手支著额头,脖子动了动,发出哢哢的响声,“轻功太差,一听就能听出来。”

    “……”

    徐景维很伤心的踮著脚往後挪了两步。

    “……不是跟你说让你去玩吗?”

    “哦……我回来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做的事。”徐景维小心翼翼地道。

    “没有。你看见有了?”卜冬柯拿开了手,揉著头道,“说了我嫌闹,你来这是添麻烦。”

    徐景维突然恼了,一跺脚就要走,“好心没好报!”

    身後一只有力的手掌牢牢攥住了他的胳膊,“我说笑的。”

    徐景维回头看他,卜冬柯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太累了,显得脸色不好看。”

    下了这个台阶,徐景维点点头,咽了口唾沫说,“我还是扶你回房歇著吧。”

    徐景维说著就要去扶他,卜冬柯长臂一伸拦住他肩膀,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了上去,挂在他脖子上。徐景维尴尴尬尬的,搀扶他也不是,抱他也不是,手搁在卜冬柯腰间不敢使力。

    反而是卜冬柯伸手握住他的手,往自己腰上一贴,沙哑道,“走。”

    他长腿一迈,徐景维几乎是被他牵著走,磕磕绊绊地跟在後面。过了一回突然想到:这家夥刚刚肯定是笑了。

    卜冬柯本来是住在徐府,紧靠著徐景维的院落的。镖局的房间一般供镖师和仆役们居住,卜冬柯小时候跟著卜失雨练功,偶尔会住在这里。

    徐景维带他进了他从小住的房间,扶著他,不,是被他拉著在床上坐下。

    卜冬柯认床,靠在床头,一手还揽著徐景维,鼻子像狗一样嗅了嗅,然後一把把徐二少爷搂到身上,脸埋在他x前。

    “你干嘛!”徐景维不干了,伸手推他。

    卜冬柯一手在他背後用力抱著,一手按住他的脖子,很迷恋的大吸了几口气。徐景维脸红了,直直的挺著腰坐在卜冬柯大腿上,x口衣服凌乱,双手抱著卜冬柯毛茸茸的头。

    卜冬柯微微抬眼,徐景维一看便将目光赶忙闪开,x前那人蹭了蹭,道,“这屋里没有味道。”

    徐景维颤声说,“什麽……味道……”

    卜冬柯下巴一拱,将他x前两粒弄得硬硬的,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突起,“你的味道。”

    徐景维僵在他身上,可以忽略不计的挣扎还没停,徒劳的想从他身上下来。卜冬柯不再逗他,揪著他领子把他拎到床的内侧,塞到被子里裹好。

    “!!”徐景维被他按在床上,瞪他。

    “睡觉。”

    卜冬柯下了命令,贴著他躺下。

    “不要!”徐景维踹他大腿,“你让开!我要起来!”

    卜冬柯睁开眼睛,疲倦地看著他,低声道,“我好累。”

    徐景维一愣,想到小时候的卜冬柯,刚来到陌生的地方,晚上总是睡不著觉。那时候自己爱缠著他,他在镖局干活,哥哥带自己来镖局玩,晚上不回家,就会爬到他床上要他抱著睡。慢慢的,卜冬柯习惯了镖局的床,就能睡著了。同时习惯的,还有徐家二少爷徐景维的味道。

    後来卜冬柯回了徐府住,徐景维也长大到可以自己睡了。

    也不知道他那时候是怎麽习惯的,徐景维愣愣地想。本来以为已经忘了小时候的事,这会和他躺在床上,却突然伤感起来。

    那个时候,他有没有辗转反侧的睡不著觉?徐景维m著卜冬柯的脖颈,男人面朝他闭著眼,还是一脸面瘫样,脖子上一条血管突突跳著,m上去软软的。

    徐景维掀了掀被子,隐约还能闻到卜冬柯身上的血腥味。

    想著想著,就这麽心不甘情不愿地被他抱著一同睡著了。

    卜冬柯醒过来的时候徐景维已经不在了,他扶著床沿艰难的下地,倒了杯茶给自己喝。“吱嘎”一声,镖局里的一个杂役推门进来,“卜公子,你醒了。”

    卜冬柯朝他点点头,还有点困。那人说,“饭给你端到房间来吗?”

    卜冬柯想说话,张口出声发现嗓子还是一样难听。那杂役笑著让他休息,出门端饭菜去了。

    过了一会,门又被推开了,正把脚翘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的卜大爷睁开眼,“你怎麽来了?”

    徐景维端著饭菜道,“唔,我正好有话跟你说,不若一起把饭给你端过来。”

    卜冬柯点点头。徐景维看他没什麽表情,小心翼翼地把菜摆到桌子上,卜大爷伸伸腿走过去吃。

    徐景维坐在他对面,卜冬柯吃著东西瞅他,“想说什麽就说。”

    徐二少爷嗯嗯啊啊地磨了一会,下定决心道,“卜……冬柯,我想过了……我……”

    “你什麽,”卜冬柯停下筷子,看了一眼磕磕巴巴说话的徐景维,冷冷地问。

    徐二少爷朝後一索,只觉得卜冬柯冷刀一般的目光盛满对自己的不屑,心里有点害怕,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凭什麽怕他,一下变得十分委屈,也大声道,“我明天和哥哥准备去参加乡试。”

    “好啊。”卜冬柯又低下头吃饭,“我和你一起去。”

    徐景维连忙道,“不不,你不用去了。你还是好好休息──”

    结果卜冬柯一个眼刀甩过来,堵住了二少爷的话语,拿手帕擦擦嘴,抓过徐景维响亮地亲了他一下,充满雄x诱惑的喉结一动,掷地有声,“休息够了。明天过来找我。”

    徐景维咬牙一跺脚,“不要!”

    “为何?”

    “我我……”徐景维吞了口口水继续道,“你我二人这般……那次……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卜冬柯瞥他一眼,复又拿起筷子,在盘子里挑三拣四地吃著。

    徐景维见自己的意见再次被忽略,脸上因为气恼红了一片,站起身底气十足地冲卜冬柯说,“我不喜欢男人!上次做过就做过了,你肯定也不是喜欢男人,只是和我y差阳错的纠缠上,不要再有下次了!”

    卜冬柯扔了筷子,两g小木棍掉在地上“劈啪”响了几声。高大的男人忽的站起来,一下就比徐二少爷高出一截,宽阔的x膛贴近,把徐景维逼到墙角处。

    卜冬柯也不说话,跟抓到老鼠的猫一样,静静地欣赏著猎物急躁的模样。徐景维被他冰冷的目光杀的一点底气也不剩了,贴著冰凉的墙壁低头站著,两人的鞋面正对在一起,下身暧昧地紧靠。

    “……?”卜冬柯玩味地挑眉,看著徐景维小老鼠一样的表情差点笑出来。

    “──反正我不要了!”

    徐二少爷大喊一声推开他。他其实不若平时看起来那般弱气,手劲下的不小,卜冬柯踉跄的退了两步,再抬头时唇角紧紧绷住,明显已经生气。

    “你不要什麽?”卜冬柯趁他没反应过来,抓住他的手腕把人扯到自己怀里,手指熟练地解开他的裤带,向下伸去。

    “你滚!我不喜欢男人!”徐景维屁股一凉,裤子掉到地上,顿时恼羞成怒,一拳砸向卜冬柯脸上。

    卜冬柯伸臂当他,被他打中伤口,疼的叫了一声,徐二少爷趁机逃脱,提起裤子站在远处小心地看著他。

    “你不喜欢男人?”卜冬柯冷冷地嘲讽,“你是想说你不喜欢被男人c吧?”

    “我……才不是!你少胡说八道!”徐景维满脸通红的叫嚷。

    “哼,”卜冬柯冷眼盯著他慌张地系裤腰带,“那你为何一直求著**你?”

    徐景维系好腰带狠狠地道,“那是因为你给我下药!你闭嘴!我恨死你了!”

    卜冬柯喝口茶道,声音平静无波,内心已如滔天海啸袭来,疯狂的绞碎五脏六腑,拼尽全力保持一丝理智,“徐二少爷上过多少人的床了,还在乎给我玩一次吗?”

    徐景维听到他说这话,懵了。

    卜冬柯淡淡的瞟他一眼。

    你恨死我了。

    哼。

    冰山一般的男子心上出现一丝裂缝,顺著这道缝隙听见劈里啪啦的响声。

    徐景维站了一会,像个迷路的小孩一样来回看了看,眼中充满迷茫,好像没听清他说什麽。然後用宽大的衣袖一m脸,“……啊……”

    卜冬柯威慑力十足的端坐在房中椅子上,心里打著小鼓,偷眼看看徐景维那副悲痛欲绝的委屈样,气得充血的脑袋又冷静下来。一下子就心软了,挪得离他近一些,碰碰他的手,“哎?”

    徐景维“刷”的一下把手缩回来,有点骨气的二少爷一眼未看他扭头出了房门。

    作家的话:

    嗯……下章大概有h……求票说>< ~

    ☆、七(上)

    第二天徐家二少爷起了个大早,天蒙蒙亮,就跑进了他大哥院里,“咚咚咚”地站在徐景贺房门外敲门。

    “哥哥!起床!”徐景维踮起脚尖朝里看。

    “………………”

    里面似乎有点动静,徐景维爬在门板上听了听,又重重捶门,“徐景贺,快起床!”

    “知道了!”似乎是枕头砸到门板的声音,“你先去吃饭吧!”

    徐景维小算盘暗自打著,“我等哥哥一起出门,咱俩去外面吃吧!”

    房间里传出徐景贺的笑声,“吱嘎”一声门开了,披头散发的徐大少爷走出来,“你不在家里吃饭,小心徐大老爷要杀了你。”

    “我又没做错事,他凭什麽杀了我。”

    徐景贺嘿嘿一笑,坐到镜子前梳头,“你想想从前你不回家吃早饭时,自己都在哪里?”

    徐景维见他笑话自己,很不满地道,“这次不是和你一起出去吗,你快些收拾!”

    徐大少爷梳洗的速度很快,一边穿衣服还一边对他说,“我才不去,你前脚出门,卜冬柯後脚就去抓你,你信不信?”

    二少爷听见“卜冬柯”三字,急了,“他怎麽就立马去抓我了,我做的是正经事!”

    “嘿嘿嘿,你现在做的是正经事,以前做的可不是。”徐大少爷出门,关门,“你当人家愿意啊,早上晚上不睡觉,去青楼里沾染一身乱七八糟的味道。你那些花花草草,你喜欢,人家可不喜欢。”

    徐景维不服气地撅著嘴在前头走,心里却暗暗一动,想著:味道……他说他喜欢我的味道呢……

    到了大堂才看见,卜大公子一早就收拾好了坐在饭桌边等著了。

    徐景维躲躲闪闪地避开他的眼神,心里的感觉,像是总觉得自己欠了他什麽贵重东西一样。

    徐夫人打著哈欠也出来了,找大少爷二少爷一招手,“快吃,吃完赶紧走。”

    徐大老爷背著手走在夫人身後,一副沈思的严肃表情。他一出来,屋里的几个人全都安静下来,尤其是二少爷,立马规规矩矩地垂下眼皮。

    “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徐老爷每天不训二儿子一次就不舒服,“你小子没干坏事为什麽不敢看我!”

    徐景维:“……”

    “行了行了,”徐夫人又打了一个哈欠,“每天早上都看你们吵架,你们不烦,一大家人可都烦了。”

    “你看这个臭小子!你看他现在这个耗子样!”徐老爷指著徐景维对夫人说,“贼眉鼠眼!不知道又干什麽了!自己都觉得心虚!”

    徐景维:“……”

    卜大公子适时的跳出来扮演笑面猫咪,挡在二少爷前头道,“今天他要去考试,饶了他吧。”

    徐景维抬头看看自己老爹,徐老爷双眼一瞪又骂,“你看什麽!”

    二少爷连忙低下头在心中腹诽:眼也不行不看也不行死老头毛病怎麽这麽多。

    那边听到徐老爷对卜冬柯和颜悦色的道,“冬柯啊,这次又劳你费心了。你深得卜失雨真传,咱们镖局里除了他属你功夫最好。你又和景贺年龄相仿,而且”说著停了,徐景维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老爹肯定又恶狠狠的瞪自己乐,“景维多少还听你的话,你大他七岁,且当他是个不懂事的弟弟吧。”

    然後是卜冬柯低沈的男声,休息了一天後又变得深沈动听,“冬柯明白,老爷放心吧。”

    作家的话:

    打滚~票啊票啊票~~

    ☆、七(下)

    一行人上了路,雇了辆马车,只多了个马夫,没带杂役丫鬟,三个人结伴而行。出了城,前面的道路变成了土路,非常宽敞,两边是茂密的树林,风吹来发出沙沙沙的好听声音。

    倒是清静有趣的一段旅程。

    唯独徐二少爷不这麽想。

    徐景贺坐在靠窗的地方,扒著窗口往外看,口中欢快的吹著小曲,尽量无视背後嗖嗖的冷风。

    徐景维揣著胳膊低著头闷在马车里,卜冬柯坐在马车後方,一人占据了中央,在此种气氛里十分游刃有余,大爷的气势渐渐流露了出来。

    徐景维偷眼瞥卜冬柯,被瞥的人昂首挺x地接受,末了挑衅地看著他。徐景维眼珠子一转低下头。卜冬柯冷著脸看他,心里偷偷地发笑。

    “哎?!”徐景贺伸著脑袋在马车窗外,突然惊讶地喊了一声。

    这时马车已经离殷城很远了,两旁都是参天大树,马蹄在地上踢踏著扬起黄沙。远处传来群马嘶鸣的声音,他们这匹马儿也仰头叫了一声。

    “!!”马夫惊恐地回头看,手中马鞭啪啪的抽在马儿屁股上,“不好!!!”

    “怎麽了?”徐景贺问道。

    马夫一边赶马一边道,“最近这地方似乎来了一夥强盗,我怕……”

    徐景贺若有所思地坐回马车。殷城靠近长江,平时多依靠水路买卖,走这条道的人并不多。马蹄踏地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他握紧了拳头。

    “哥哥?”徐景维见他严肃的样子,想到些什麽,担忧地问道。

    “没事,你不要担心。”徐景贺轻声对他说。

    隐隐听到马夫喊了一声“该死”,卜冬柯高声问,“怎麽了?”

    那马夫咬牙切齿地说,“殷城平日治安很好,强盗贼人已多年不见。怎麽这夥人刚好叫老子碰上!老子拉了多年马车,他娘的,以後再也不干了!”

    徐景维撩起帘子,看看马夫,又看看徐景贺,小声嘟囔著,“你以後有没有这个机会还不一定呢,万一过会连命一起丢了──”

    “别乱说话!”徐景贺手指压住他的嘴巴。

    卜冬柯呵呵笑了一声,“胆小鬼。”

    “你说什麽!”徐景维回头朝他吼,却只看见卜冬柯蓝色的衣角一闪,跃出了窗外。徐景维咬著唇,著急地趴在窗口看。

    徐景贺在他身後道,“车夫……别停!快赶路!”

    “哎呦,你让我停我也不停!驾!!”车夫大喊。

    卜冬柯的身影於是很快消失在视野里。他下车後径自背对著徐景维,冷冰冰地留下一个宽阔的脊背。徐景维其实想张口喊他,话卡在嗓子眼里,不知道是骂他还是担心他,最终一言未发。

    回头看著徐景贺,徐景贺紧张地注视前方。徐景维想到自己哥哥不懂武功,道,“哥,我下去帮他吧。”

    徐景贺握住他的手,牢牢攥著,“你那点三脚猫都打不过的功夫,还是别给他添乱了。”

    然後又看他一眼,紧张的表情有些松懈,笑了笑说,“不跟他闹别扭了?”

    徐景维抓住佩在身上的环首刀,反驳,“谁跟他闹别扭了。”

    最後还是卜冬柯追了上来,蓝色衣摆上沾满血迹。他跳进车里时还甩出几滴血,打在车中和凑上来的徐景维身上。

    “安全了。”卜冬柯说罢伸手擦去徐景维脸上的一滴血,揉揉他的头发,“胆小鬼,你安全了。”

    徐景维一听就甩开他,自己又缩回马车一角呆著。

    徐景贺递给卜冬柯手帕,问道,“这麽多血?伤得不重吧?我们快到前面的城了,你坚持一下。”

    卜冬柯擦了擦脸上的汗道,“没事。之前的伤口裂开了,没站稳腰上挨了一刀。”

    “这还没事。”徐景贺敞开他的衣服查看伤口,“还好不深,歇几天,没大问题。”

    这一行人在傍晚时进了城中客栈,马夫扶著腰叹道,“妈呀,老子拉完这一趟,以後再也不干这活了。”

    徐景贺搭著他的肩笑,“要不要来镖局干活?那麽多镖师呢,保你平安。”

    马夫瞪他,“你俩咋不找家里镖师陪著?让我差点搭上老命。”

    徐景贺捶他一拳,“殷城之前从来没有贼人,谁知道碰上这种事,亏了冬柯跟著一起来,要不今天你我就没命了。”

    马夫揉揉鼻子,伸个懒腰,和徐景维一起往里走,“哎,卜公子身手真好。”

    徐景贺抬头一看,楼上拐角,自己弟弟抱著东西跟在卜冬柯身後,一转眼就没人了,於是低下头说,“卜公子是我弟弟……最好的朋友。他小时候坎坷了些,一直住在镖局。”

    “哦……”马夫灌下一口水,“我刚开始还以为他是你家的镖师呢,看著那麽年轻,像个贵公子。唔,他又不赶考,单纯是去玩的吧?”

    徐景贺招呼小二,吩咐他饭菜快一些,道,“留下一起吃吧,他二人指不定什麽时候下来。”

    话语间却对马夫的一些疑问有意无意地避开了。

    作家的话:

    唔,下章h~调教情节些微?

    腹黑侍卫快要得逞把他的少爷调教成个好情人了,卜冬柯你笑吧……我果然是攻控……

    ☆、八

    卜冬柯受伤後,一行人在此地停留的时间便延长了不少。好在时间充裕,也不怕赶不上考试。

    这天晚上徐景贺约了城中几个同期考试的学子出去游玩,扔下徐景维在客栈照顾伤者。

    客栈掌了灯,徐景维独自坐在一张桌子前,昏黄的灯光洒下来,大堂中洋溢著江浙菜系特有的迷人香气。

    “哟,二少爷一个人?”马夫路过,朝他打招呼。

    徐景维点点头,唤小二给自己拿一壶酒。

    马夫又道,“这里的杨梅酒很出名的,你要喝酒,可别忘了点这个。”

    小二在一旁点头,“是啊是啊,这位公子,若是喜欢品酒,路过咱这里可不能不喝杨梅酒。只是这酒易醉人,不要喝多啊。”

    马夫嘿嘿地笑,“徐大少爷酒量不错,不知道二少爷如何?”

    徐景维一展扇子,贵公子的雍容霎时间展现出来。嘴角够了一抹笑,漂亮的眼睛眯成魅惑的曲线,道,“给少爷我上两壶杨梅酒。”

    马夫和小二对视一眼,徐景维太手,扇子指著小二,轻轻往上一挑,“怎麽,有钱不赚?”又对马夫道,“我一个人闷,要不你留下一起喝?”

    马夫道了谢,说,“我还要去喂马,少爷自己品尝吧。”

    徐景维收了扇子,那小二捧著两坛酒走过来,开了一坛酒的盖子,杨梅酒的香气立马飘散了出来。

    “喂,上酒你倒快,我的菜呢!”

    徐景维扇子敲敲桌面,想了想说,“罢了,你过会呀,把菜给我送到楼上卜公子那里,记住了没?”

    徐二少爷咧嘴笑著抱著两坛酒上了楼,拐进走廊,一脚踹开卜冬柯的门,“你的伤口怎麽样了?能喝酒了吗?”

    卜冬柯正斜靠在窗边,见他进来,关了窗户打量他。

    徐景维知道卜冬柯嗜酒,尤其是这里江浙扬名天下的杨梅酒。刚才经马夫和小二一提醒,他想起江浙出的杨梅酒,确实是这城里酿的最出名。

    於是特地报了两坛子,上来馋馋卜冬柯。

    “少爷什麽时候爱喝酒了?”卜冬柯坐在靠窗的梨花木椅上,一腿踩在桌子上。

    徐景维把酒放到他身边的小桌上,坐到桌子另一侧,同样靠窗拜访的椅子上。伸手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风进来吹起他额前散落的发丝,客栈房檐上挂的灯笼s出光芒,撒在徐景维白净的脸颊上,叫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幅俊秀的样貌映在卜冬柯眼里有多麽y靡。

    “嘿嘿,少爷我酒量不错,你呀,”徐景维在两个小瓷杯里都倒满酒,“就在一旁看著吧。”

    卜冬柯点点头,手臂搭上窗台,“好啊。”

    徐景维仰头喝尽自己杯中的酒,又端起卜冬柯面前的瓷杯,眼觑著他慢慢嘬光了杨梅酒。

    卜冬柯不动声色地靠在窗户旁,一手搭在自己腰侧伤口的位置上。

    徐景维再次给杯子倒满了酒,道,“伤口不是快好了嘛,你真的不喝?”

    卜冬柯摇摇手指,头枕著一只手,悠哉地靠著墙壁。徐景维几杯酒下肚後,他开始哼哼起江南小调。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後……”

    厚重的男声飘荡在房间里,徐景维皓白的牙齿咬著杯子,歪著头想,什麽时候,卜冬柯的声音变得这麽低沈了?

    “我的菜怎麽还不好?”徐景维嘟囔道,放下杯子往门口走。

    谁知走了一半就被人拉了回去,捧在怀中狠狠地亲了一顿。

    “──呜!”徐景维恼怒地瞪著卜冬柯,咬破了他的舌尖,“你又想做这些事!”

    卜冬柯擦擦嘴,“这酒被你喝了,浪费了。”

    说著一伸胳膊把他捞了回来,伸手直接点了他的x位,彻底制住徐景维的挣扎,“少爷,之前被你打又被你踹,现在又被你咬,弄得我伤上加伤,既然这样,我可不惯著你了。”

    徐景维被他反著扣在怀里,面朝地板,低沈的男声自他身後响起,他打了个寒战。

    “……呜。”

    卜冬柯拍了拍徐景维的屁股,掀开他的衣摆,手伸到他後庭的位置上按了按,“你又紧的不行了。”

    “──唔嗯!”

    徐景维想回头看他,却被卜冬柯放下放了放,男人提著他的腰坐到床上,让徐景维的脸直直地冲著地面,双腿分开拢住自己的腰。然後解开他的腰带,反绑了他的双手。

    卜冬柯褪了徐景维的裤子,依旧青涩的臀瓣分开,上面一个小洞毫无遮盖的露出来。一动一动的,像个黑色的小型洞x,周围长了些野草。

    卜冬柯伸手,食指戳了那个洞一下,徐景维闷著头又叫了一声。他再戳,那人还叫。不禁呵呵笑了出来。

    大麽指和食指撑开一圈褶皱,中间粉红色的肠r露了出来。

    “──唔!呜呜呜──嗯哼!”

    徐景维被人点了x,自己破不开,胡乱哼哼著反抗。卜冬柯m著他大腿道,“现在给你解开,你还不骂死我。嘴硬的东西,过会,准保你自己求著想要。”

    说著食指更深的进去捅徐景维柔嫩的肠壁,里头有些许肠y,润滑明显不够,二少爷的肠道里依然干涩难当。卜冬柯心烦意乱地直接把中指也c了进去,徐景维屁股後的那张口黏腻地发出些羞人的水声。

    “扑哧。”是空气进入紧闭的肠道的声音。

    卜冬柯手指抽动,奇怪徐景维怎麽没声了。抽出二指探下身板起徐景维的脸,吃了一惊,愣在那里。

    徐景维淌著泪狠狠咬著牙,脸上狼狈地划过几道水痕,泪水从脑门上落下,滑落到地板上。这是厌恶,是愤恨,不似上一次迷醉的模样。

    “……弄疼了吧?”卜冬柯有些歉意,解了他的哑x。

    “你滚!你滚的远远的!”徐景维尖叫起来,眼泪突然止不住的开始喷涌。

    徐景维是个不正经的人,但是卜冬柯却从来没见他有过这样的表情。从小到大,他见他哭过很多次,多到已经不在意他的眼泪,所以之前上了他,听了他的拒绝,依然霸道的按自己的意愿用强。

    本以为c他的时候他只是害羞,想不到是真的伤心欲绝。

    “你……我……”卜冬柯微微退了退,嗫嚅著。

    “卜冬柯,你他娘的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滚!你凭什麽对我做这些!”卜冬柯松了板著他的手,徐景维依然被倒挂著,脸憋得通红。

    “我……”卜冬柯动动嘴唇。

    我什麽?

    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愿意吗?

    卜冬柯在心里苦笑,“既然这样,那次之後,为什麽又来找我?”

    “我怕你保镖的时候死了!行了麽!”徐景维闭著眼大吼,眼泪流过眉毛,流进头发,流到地上。

    卜冬柯沈默地解开他的x道,把冲著地板的人揪上床,解开绑著他的腰带。徐景维喘不过气,狼狈的咳嗽。卜冬柯伸手帮他捋捋後背,被徐景维一巴掌打回来。

    “我以为你是个多正经的人,没想到一天到晚你净想这些!”徐景维一拳挥的稳准狠,正中卜冬柯鼻梁,一道鲜红登时从男人鼻子里留出。

    卜冬柯擦著鼻血,被徐景维压到在床,二少爷一拳一拳朝他脸上x膛上打去,“去你娘的!狗犊子,你他妈什麽东西,敢对少爷我做这些!”

    卜冬柯本来默默的躺在床上挨打,听到这句话,霎时间火冒三丈。一挺身,两三下制服功夫不到家的徐景维,“你说什麽?你再说一遍?”

    “说什麽?!”徐景维淌著泪喊道,“你他妈什麽东西,敢对少爷──”

    卜冬柯揪著他的领子逼近,低吼道,“徐景维!”

    作家的话:

    下章,下下章,都是hhh,然後貌似微调教?

    喜欢的同学给票了 ==

    ☆、九(h到一半打起来了)

    徐二少爷叫人反压在身下,趴在被子里依旧不停的骂。卜冬柯按住他的脖子,“你说什麽?说什麽?混账,再说一遍!”

    “你忘恩负义!早知道当年让你饿死街头算了!我爹多管闲事,养虎为患!卜冬柯你他娘生儿子没屁眼!”

    卜冬柯撩起他的衣角,徐景维方才只是套上裤子,还没系腰带,被按在床上翘著腰,松垮的绸裤便自己滑落下来,露出徐景维刚刚被凌虐过的见不得人的小洞。

    “老子不要孩子!”卜冬柯气急了,一巴掌拍在徐景维後脑勺上,拍的他头晕眼花,呜呜叫著止住了骂,“要不你给我生一个?”

    卜冬柯一只大手抓住徐景维两只手腕,使劲往上一抬,低声呻吟的徐景维嗷的一声又叫了出来,“**你祖宗!卜冬柯!”

    卜冬柯伸出另一只手弄他後x,扒了扒青涩的小洞,手指头chu鲁的戳进去,“这麽小,生得出来吗?嗯……”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会,“多cc就松了。”

    “哎呦妈呀!”突然间一gchu大的硬b挤进了下身小口,徐景维一下喊破了音。白皙的双臀一夹,身子缩成团,双肩在身後男人的抽c下一耸一耸的,卜冬柯看著看著,嗜虐心又生出来了。

    狡猾的高大男人不仅c在徐景维洞里,还伸出手指试图一并c进去。徐景维浑身肌r绷得紧紧的,双眼紧闭,苦苦煎熬到卜冬柯在他肚子里s出来。

    “妈的,早知道就让你死了好……不过是个下人,色心动到老子头上来……”徐景维有气无力地趴在床上,卜冬柯听到这话,阳物本来已经抽了出来,复又c了进去。

    “c你大爷!”徐景维浑身抖了一下,梗著脖子骂道。

    卜冬柯拉过他面对自己,阳物滑落出来,“你说什麽?”

    男人成熟的声线平缓底稳,徐景维被他看著打了个哆嗦。卜冬柯猛地伸手扼住他的脖子,像拎小**一样把他拎高。

    徐景维屁股生疼,双腿酸软,坐在床上被迫抬高腰,头仰的快要看不到冰凉的愤怒的男人。

    “你把我当成什麽?”卜冬柯难以置信地瞧著徐景维。

    “我……你不过是我家的一个镖师!我爹派给我的一个侍卫!”

    卜冬柯一巴掌扇到他脸上,徐景维头被打偏过去,还不依不饶地骂道,“你以为你是什麽东西,以下犯上,你──”

    卜冬柯抓著他的衣领把他拖下地,徐景维双手拍打著他的铁臂,无奈两人力量过於悬殊,二少爷只能狼狈的一路被拖到窗边。

    床褥裤子和外裳顺著卜冬柯拖人的路线散了一地,徐景维的发簪被抽出来扔到窗边小桌的桌上。那里还放著两坛酒,两只酒杯,杯沿上沾著酒水。方才温馨的一幕好似琉璃般破碎。

    “你干什麽!”徐景维被拖著跌坐在地板上,光裸的双腿紧紧的曲起,衣摆遮住他胯下阳物,却露出一片毛发。

    卜冬柯一把推开窗子,拉起徐景维把他扣在窗台上,腿踩著凳子,叫徐景维趴在他大腿上,翘著屁股曲著腿站在椅子上

    。天早已完全黑了,客栈外的大街上有不少小贩,夜市很热闹,开了窗户,在二楼还能听到远处唱曲的声音。

    “啊!”徐景维喊了一声,想往回缩。卜冬柯一巴掌打在他屁股上,徐景维咬著唇小声道,“别……别这样……”

    “以下犯上?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扔下去?”卜冬柯在他耳边威胁,拖著他的身子往外扯,冷眼看著徐景维夹紧双腿,揪著自己的衣摆,生怕被下面的行人看到赤裸的躯体。

    “不要!”徐景维狼狈地闭上双眼,眼泪泉水般不停涌出,“不要……会掉下去的……”

    “哼,说你是胆小鬼,你还不承认,”卜冬柯将方才撕下的徐景维的外裳一脚踢开,又扯开他仅剩的白色中衣,露出x前的红色果实,“吓唬两下就原形毕露。谁想c你都能得手。妈的……我看错你了。”

    说著狠狠一按徐景维的脖子,长腿一扫,徐景维一下跪在凳子上。卜冬柯不屑地甩开手,转身就走。

    作家的话:

    唔,下章继续h

    ☆、十(h)

    “你有什麽资格说我!”身後的徐二少爷压著嗓子叫,“卜冬柯!王八犊子……你滚回来!你凭什麽侮辱我!”

    骂著骂著跳下椅子一脚踹在卜冬柯腰上,男人被他踹的摇晃了一下,徐景维半披著一件敞开的中衣,接二连三的动手对卜冬柯拳打脚踢。

    卜冬柯皱眉,攥住他一只手腕拉进自己怀里,“嘶……别打了!”

    徐景维不管不顾,干脆脱了自己身上唯一一件衣服,扔到卜冬柯脸上,甩他一巴掌,“打死你才好!”

    卜冬柯咬著牙不说话,双唇微微抽搐著,倒吸了好几口凉气,“裂开了……”

    气若游丝的一声低叹,终於叫徐景维住了手。二少爷双手推他的x膛,他又抽了一口冷气,如此,徐二少爷终究心软,不情不愿地道,“你……没事吧?”

    卜冬柯蓦地睁开双眼,热的烫死人的眼神。徐景维一愣,被他扣住脑袋舔吻,湿热的唾y流出两人的嘴角。一会儿徐景维便软了身体,松松地靠在卜冬柯x前。

    卜冬柯低头看喘chu气的徐景维,二少爷细瘦的双臂攀在他肩上,唇上亮晶晶的,全是自己和他的唾y,双眼迷蒙,y靡的反s著烛光。

    他搂住光溜溜的徐二少爷的腰肢,“徐景维,你本身就是个招人的骚货,你知道吗?”

    “我──!”

    卜冬柯一把将他压到在地,掰开他的双腿,掏出自己阳物再次对准他股间的小口。

    “呵啊──!哈……啊哈……”徐景维仰著头大叫。

    “半推半就,我以前怎麽会觉得你那麽好!”卜冬柯额上一g青筋现出,“欲迎还拒,妈的,你他妈贱死了!”

    “我不……我……哈……”徐景维伸手推他,“我不是……我没有……”

    “没有吗?”卜冬柯放慢速度,抬起他的下巴,“说不要,还夹得死紧,说让我滚,又趴到我怀中。老子伤口都裂开了……妈的,老子为你出生入死……从小陪你一起……你……你当我是什麽……”

    说到最後声音弱了下去,几近自言自语,徐景维听不清他说什麽,“唔!”

    卜冬柯大手掏起徐景维胯下阳物,“你硬了。”

    徐景维双臂紧贴著冰凉的地板,难耐的用手指抓著桌角,不停的摇头,“呜……唔……没有……”

    卜冬柯放下他那话儿,手指贪恋地摩擦著徐景维白皙的脸颊,“痛死了……”

    徐景维茫然地问,“什麽?”

    “没什麽,你以为只有你痛,难道我就不痛了?”卜冬柯抽出阳物,感觉徐景维一阵急速收缩,笑道,“好,我走了。”

    徐景维伸手抓住他,“……你痛?你哪里痛?”

    “我哪里都痛。”卜冬柯要走。

    “……”後庭突然空虚了,徐景维一手抓著卜冬柯不放,一手去m自己胯下硬物,屁股在地板上不停摩擦。

    “少爷,冬柯以後会继续为你出生入死的,少爷不必为这个担心。”卜冬柯摇摇头,低下身吻吻他的鼻尖,“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再也不碰你了。乖,上床去,不要冻著。”

    说罢要抱起他,还没站起来,身形一晃,猛地跪倒在地,一手捂著腰,眉头紧紧皱著。

    徐景维拍拍他,“……冬柯?我……我们去看大夫,去看大夫吧?”

    卜冬柯摇摇头,宠溺的笑笑,“大少爷势必要问是不是你闯的祸了,你想叫他知道这些事吗?”

    徐二少爷这时忘了估计自己的赤裸,跪在他面前,一手撑著地,一手摇摇他的肩膀,“不行啊……我去把大夫给你叫来。”

    “不用。”冷冷地拒绝。

    徐景维慌了,“我马上就去。”

    然後被男人拥进温暖的怀抱里,“不用去。”

    卜冬柯蹭著因为赤裸有些冰凉的y荡躯体,嘴角勾出一抹笑容。

    还是心软了。

    果然,对付徐景维,他就吃这套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水云寒win10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