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琼明神女录 (10) 作者:剑气长存

2018-01-19 16:30:12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十章、当时年少春衫薄

  林玄言走到台前,萧泽已然摆出一个古朴的拳架势,体内气机高涨,紧绷的 
肌肉将衣服高高撑起。林玄言刚要说点什么,萧泽便沉声道:「我不是李岩那种 
人,你别想着激怒我。」 

林玄言微微一愣,转而洒然一笑:「剑宗,林玄言。」 

萧泽面无表情:「玄门,萧泽。」 

玄门所修术法重气象轻变化,而萧泽所修三式更是玄门一位大名鼎鼎的武夫 
苦修百载所琢磨出来的精粹,每一式都大开大合,气象磅礴。 

萧泽深吸了一口气,猛然间衣服暴涨,仿佛有大风鼓动其间,高高胀起,他 
缓缓伸直双臂,一道充沛的劲力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拔起,虽然他运势极慢,却有 
浑厚真元蕴蓄其间,只等萧泽递出第一拳。 

此刻场间的人抬头便可望见试道大会上空的云层竟然被硬生生地分开了一线 
口子,那拳势竟然充沛到直冲云霄的地步。萧泽扎了一个马步,手上的动作宛如 
拨云开雾。 

林玄言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他的剑已然在不经意间推出了一寸。 

萧泽怒喝一声,猛然间,天上云气受到拨动,搅在了一起,萧泽蓄力之后一 
拳奔涌而来,似蛟龙出海,势不可挡。 

铮! 

一声清越的剑鸣响起,剑光忽然大盛,林玄言忽然消失了原地。 

裴语涵神色一变,林玄言明明没有修为,为什么能催动如此快的身形,这种 
身法,自己……又似乎见过。 

挥拳而来的萧泽也是微一错愕,拳意瞬间铺开,散至全场,勘察林玄言的位 
置。 

下一刻林玄言又出现在了原地,一道剑光亮起。林玄言再次消失。又一个刹 
那,林玄言再次出现,剑光再亮,剑光更盛,林玄言再次消失。 

如此消失出现在短短的几息之内竟重复了数遍。 

「这是什么身法?」 

「踏浪式?不像啊。难不成是履尘术?那不是天云山的不传之秘么。」 

「就算是履尘术,他又没有修为,如何操控?」 

试道大会的会场之外,一个高高筑起的玉台之上,一位本来闲心使然随意远 
眺的银发女子忽然定住了目光,她望向了那个武道场,看了许久,微疑道:「这 
……怎么这么像姐姐的星移步?」 

叮叮叮的声音不停响起,仿佛是抡锤大凿,那时隐时现的剑光就像是巨浪下 
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被下一个浪头吞没,但是剑光却顽强挣扎,始终不曾消失。 

天上云浪翻滚,竟凝成了一个漩涡,而此时萧泽飞跃而至的身影也重重地撞 
向了林玄言,一拳对着他消失出现的地方凿下!砰然一声巨响,如凿实物。 

一阵烟尘喧嚣腾起。 

众人未来得及反应,茫茫烟尘之中,一道剑光忽然撕裂开来,紧接着一道道 
铮然之声响起。烟尘遮蔽了视线,只听又是砰然一声,林玄言的身子倒飞出了那 
片混沌之中,他足尖触地之后连翻了好几个跟头才止住退势。 

烟尘散去,人们发现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浅坑,萧泽站在浅坑里,衣衫之上 
满是灰尘。他低喝一声,灰尘便簌簌从身上抖落。那一个浅坑竟是被萧泽硬生生 
砸出来的,这时比试以来,少有的比武场被破坏,那些从南疆开采的朱雀石极为 
坚固,寻常修者根本难以撼动。 

天上搅动的云气渐渐流散。恢复原状。人们这才发现萧泽的身上竟然有伤, 
那是剑伤,他的右臂上有一道不深不浅的剑痕,鲜血顺着手臂流到拳尖上,最后 
顺着拳尖滴落,萧泽抖了抖拳头,震落了那一脉血珠,他扭过身子望着林玄言, 
有些困惑。 

萧泽有些匪夷所思,他寒声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五十六……你怎么 
做到的?」 

萧泽没有感受到他身上有丝毫的法力流动,他的肉体在同龄人中堪称强横, 
寻常刀剑根本无法留下甚至一道白痕,而那一刻,他蓄满力道的右臂更是犹如铜 
墙铁壁。一般人不靠法力怎么可能破开? 

林玄言一剑自然也无法破开,但是方才交击的片刻,在他的拳没有落下之时, 
他的剑硬生生在同一个部位斩了五十六下,于是右臂的那一处从不痛不痒到出现 
白痕再到破皮肉流血不止。 

林玄言没有吝啬解释:「因为我的足够快,而你太慢了。」 

萧泽觉得有些可笑,但是他笑不出来,因为他的拳法的精髓就是慢,只有慢 
才能蓄那一口气,才能最后创造出大气恢弘的壮观气象。 

萧泽抹去了手臂上的血,倒吸一口气,古铜色的皮肤上竟然有隐隐光泽,而 
那血也随之止住了。他沉声道:「又怎么样?让我流血应该已经是你的极限了。」 

林玄言手按剑柄,不动声色。 

远远观战的裴语涵正襟危坐,她曾经想过林玄言是修剑天才,但是从未想过 
已经天才到这个地步。 

方才那不断亮起的剑光其实只是遮蔽他身法的手段,而他的身法极其诡异, 
虽然似曾相识但是年岁久远根本想不起来。他用那种身法近身,将一剑又一剑毫 
无剑气朴实无华的剑送到了他的手臂上,被萧泽的劲力震回原地之后再次折回, 
如此反复,最后凭借剑光混淆,竟硬生生躲过了萧泽拨云式最要命的一击。 

那一击将场子硬生生砸出了一个浅坑,若是实打实地落在毫无修为的林玄言 
山上,非死即伤不说,甚至可能直接轰成肉泥。 

在场之人震惊之色还未缓过来,萧泽下一击已然起势。 

他抬起双臂,低喝一声:「拔鼎!」 

他正如举鼎一般缓缓抬起双臂,方才跌落的一身起势瞬间攀升。 

林玄言微微叹息:「我说过,太慢了。」 

他身子猛冲过去,随后一道剑光滑过一个清越的弧线。 

萧泽的三式每一式都大气磅礴,但是代价便是需要起势许久。就像是很多术 
士行法前需要进行的吟唱一般,而术士体质羸弱,吟唱之时需要其余人护法,但 
是萧泽不一样,他所练之法同样需要『吟唱』,只不过他自认体魄强悍,无人可 
以打断他的吟唱。 

只是林玄言同样不一样。 

一阵钉钉钉的声音再次响起,萧泽却是打不还手,他的拔鼎之势即将大成, 
而气机也是紧紧锁住了林玄言,这次无论什么身法,他都确信林玄言无法逃脱。 
除非,他可以在拔鼎落下之前斩破他的防守。 

一剑,两剑,三剑……剑光不停亮起,只是那剑光不是修为激起的,而是明 
镜般的剑身发射的阳光,因为挥剑太快,好似连光都聚集在一起,汇聚成海。 

而林玄言也从没想过用什么身法,他对站在萧泽面前,对着萧泽一阵劈柴般 
的狂砍。萧泽受着落下的一剑又一剑,不动如山,而他的气势节节攀升,仿佛双 
手之上真的扛有一个人面兽纹的青铜大鼎! 

那些观战的年轻修士们看到这一幕纷纷屏住了呼吸,他们很想知道,到底是 
宝鼎先成,还是剑光先破。 

就在萧泽气势要攀到巅峰之际,一道恐怖的裂纹断层般出现在了那气象之中。 

只听刺啦一声,剑刃上滚过一道血滴。 

血滴珠圆玉润,看上去很美很艳。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水珠纷纷溅开。而 
那头顶的宝鼎之上竟然出现了骇人的裂纹! 

萧泽本来悬而不坠的一口气猛然一沉,先前的巅峰气势矮了一大截。 

几百剑之后,他铜墙铁壁的皮肤竟然真的被硬生生斩开。伤口随着一剑又一 
剑越来越深,如果此刻再强行结鼎,只怕他的心脉都会被斩开。他猛然一喝,强 
行散去宝鼎,凝气胸前,震去了那一剑,随后身子后退一步,右脚踩地,堪堪躲 
过了闪电般划过的一道剑。 

萧泽为了修这三式,如今所有的术法都是用一种慢而沉稳的形式去施展的。 
他自然也会其他法术,只是他忽然都失去了信心,他发现以自己如今的体魄程度, 
似乎根本无法挨住那些剑。 

林玄言已然收剑,静静地看着他胸口的伤痕,还是有些不满。百年未挥剑, 
终究有些生疏了。 

萧泽虽心有不甘,却也不是输不起之人,他不解道:「你凭什么能够这么快?」 

林玄言坦然道:「修道的路本就是一个舍本逐末,最后又回归起点的过程。 
在我看来,修行很多时候都是逐末。假设你每次练拳几万次,练上个几千年,你 
也可以快得不能再快一点点。」 

萧泽对于他说的几千年自然觉得是玩笑话,但是对于那每日练拳几万次却深 
信不疑。但他依旧不甘,问道:「你这柄剑究竟是何神兵,居然可以锐利至此?」 

林玄言翻了个白眼:「你知道六境和七境之间差的是什么吗?」 

萧泽皱眉。 

林玄言道:「若是你哥哥在这里,绝对不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 

萧泽低头,陷入了沉思。 

他很想告诉萧泽,这柄剑名叫三月,是自己当初给徒弟玩随意在一家店铺买 
的入门剑,而剑的价格恰好是徒儿三个月的零花钱,于是起名为三月。一般来说 
剑向来价格不菲,而自家徒儿勤俭,每月花的钱极少,足尖这柄剑是多么随意多 
么不堪。 

但是自家徒儿长大之后即使看穿了这柄剑低劣的本质,还依旧每日携带身上, 
他便觉得很是欣慰,又很是愧疚。 

所以那些强加在她身上的痛苦,他一定会一点一滴讨回来。 

最后萧泽长叹了一口气,遗憾道:「可惜最后一式开岳无法施展了,开岳所 
需的时间比拔鼎要长许多,我相信那段时间足够你破开我的气了。」 

林玄言的余光落到了四周,那些看客们早已震惊无语,他们本以为这只是一 
场单方面的侮辱,甚至已经在等林玄言一击落败被抬下场去尴尬场面了,但是没 
想到事情居然发展成了这样。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裴语涵那里,隔了那么远,他依旧可以看清裴语涵的目 
光,她已然站了起来,挺胸抬头,望向这里的眸子泛着盈盈的光。 

他忽然觉得很骄傲。骄傲这种情绪已经不知多久没有过了。 

他对着萧泽一板一眼道:「让我见识一下最后一式开岳。」 

说完他将剑负在身后,表明在萧泽蓄势期间他不动剑。 

萧泽震住了,自修道以来他从未被如此轻视过,但是林玄言的眼神太过平静, 
他甚至找不到一丝轻蔑,更无法激起心中的愤怒,他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这个少 
年,难道他的剑仅仅是快而已? 

林玄言白衣静立,等待着他出招。 

萧泽一言不发,而一股气势再起,他一手作斧劈状立于胸前,一手握拳置于 
心口。下盘扎起马步,沉重坚稳,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之色。 

这是大会以来他第一次施展出来开岳。 

大道所向,有山岳阻于前当如何?自然是开岳而行! 

众人看着那峥嵘气象,都不由惋惜,明明萧泽已经认输,为何他还如此不自 
量力,非要硬抗最后一式,难道你真以为你剑够快就能是无敌?没有修为的凡人 
体质终究怯弱,如何能扛得住这山岳都得崩摧的力道。 

开岳大成。所有的气机从八个角度牢牢锁住了林玄言。林玄言仿佛成了山中 
之人,避无可避。 

忽然之间,一道白线在场中亮起,那道线越来越亮,越来越宽,竟像是一道 
不断拔高的浪潮。 

他想告诉所有人,剑足够快就是无敌! 

嚓! 

一声脆响。 

可那不是剑断的声音。那坚不可摧的山岳气象竟像是瓷器一样出现了裂纹! 
你可以拳开岳,我自可以剑开岳,这也是我的开岳! 

剑光大盛,林玄言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挥下一剑,也像是挥下了许 
多剑。 

剑鸣清越,不停作响。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林玄言对着他微微行礼:「承让。」 

说完这句,他洒然离场,一百八十二级台阶,他一步步走下去。 

萧泽跪坐原地,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痕,默然无语。 
他看着林玄言白衣远去的背影,皱紧了眉头,就在方才的一刹那,他感觉到了林 
玄言剑上有法力波动。他不敢确定那是错觉还是真实的。若是后者,那么他更感 
到一阵后怕。如果此人真的是可以修行且刻意隐藏境界,那此人得有多强? 

剑宗那一池小小的潭水,何时变得如此深不可测了? 

林玄言一直走到裴语涵身边,他望着裴语涵轻轻一笑,裴语涵扶住了他微微 
倾倒的身子,不动声色地将他抚回了洞天之内。 

方才虽然不惜动用修为去破处那一式,但是终究有些托大了。 

裴语涵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但是林玄言一回到洞天便挑了张床倒头就睡。 

她看着林玄言清俊的容颜和睡眠中微微颤动的睫毛,忽然之间,她有了一个 
很可怕的想法,一个她想都不敢多想的想法! 

「你……」裴语涵不确定地看着他,颤抖的双手碰了碰他的脸颊又很快地缩 
了回来。 

忽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师父。」 

裴语涵回头,望见俞小塘不知何时醒来,站在了门口,仅仅穿着一身单薄白 
衫,脸上犹有病色。 

裴语涵诧异道:「小塘你什么时候醒的?你身子未稳,还需多加休息才是。」 

俞小塘摇头道:「师父,我刚才看到师弟的比试了,师弟真的好厉害啊。」 

裴语涵嗯了一声。看着林玄言,神色复杂,她心中有个疑问,等林玄言醒了 
她要亲自问他。 

俞小塘走到床边,看着师弟好看的侧脸,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秀气逼人。 
其实她没有告诉师父的是,她发现自己的剑骨好像发生了变化,那魔宗一剑竟似 
重塑了她的剑骨,自己本身圆润的剑意也变得锋芒毕露。她现在有种感觉,只要 
自己握住了剑,就能很快很强,若是再遇上钟华,甚至不需要动用那一剑也可以 
击败他。 

少女第一次对自己的剑道如此憧憬。 

………… 

老井城有一个老人。老人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对谁都和和善善,见了人就微 
笑着嘘寒问暖,聊一聊家长里短风俗人情,老人的学识很是渊博,几乎是一个万 
事通。每一处的风俗人物,历史典故都可以说得出来。而那些刚刚蒙学的稚童也 
是极喜欢和老人说话,老人有时候给他们讲书上的道理有时候给他们讲鬼怪的传 
说。 

大家只知道老人姓袁,大家都叫他袁老头,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到底是什么。 

老人平时闲来无事之时便喜欢去承君城的一座古楼上登高远眺,看风看雨看 
雪,皆顺应天时。而最近,老人最喜欢看的便是天上的星星。 

其他人对于老人的身份都有猜疑,有人说他以前是个教书先生,有人说他是 
不得志被贬下的老官,有人说他是科举不成的老秀才。老人对于这些言论总是满 
脸笑意,不知真假。但是他的好心却是真的,老人虽已年迈,但仍然老当益壮, 
每当街坊邻居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便都一副责无旁贷的模样。 

那小小的巷子里便添了很多和乐。只是最近不知怎么,老人变得有些沉默。 
平时见人时候的笑容也略显牵强。通常笑了两声便开始出神。 

大家都觉得他是想自家的孙女了。老人的孙女原本是在老井城卖酒的,而一 
年前被一个天天来买酒的汉子给勾搭走了,不知道此刻人在哪里。 

可老人还是喜欢登高看星星,漫天的星辰落在沧桑的眼中。他望着熠熠流动 
的光华,默然无言,很多时候,一看便是一整夜。 

许多人都安慰他,也都祝他孙女虽然背井离乡但仍可以平平安安。老人都报 
以微笑。 

直到那一天,破旧的小巷子忽然又来了一个老人,只是这个老人看上去气宇 
轩昂,衣着雍容华贵,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京城之中的高官。这位老人面无表情, 
不怒自威,那些好事之人也只敢远远看着,没有谁敢上前搭话。 

老人独自一人来到了袁老头的门口。 

观望的众人心中一惊,心想不会是袁老头隐居至此,今天终于被老仇人寻上 
门了吧,不然如此气度之人怎么可能回来这破巷子。 

在众人无比震惊的目光中,他竟然对着袁老头的家门长长作揖。 

门开了,袁老头看着眼前这位望上去丝毫不比自己年轻的老人,素来爱笑的 
他竟是一脸刻板严肃。 

那人一揖不起,恭敬道:「学生拜见先生。」 

看戏的众人不觉心中大动,不曾想这逢人便笑的袁老头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袁老头示意他进来,掩上了门,面无表情道:「事情我大概知道一二。当初 
不是说好让我来老井城安度晚年,为何还要来找我?」 

老人不敢高声语:「是神殿对不起先生。」 

「你们如今不是也有一个姓姚的老妖怪么?何须请我。」 

老人叹息道:「姚老头的真实身份先生不是不知道,若是将来真与北域开战, 
神殿信不过姚老头。」 

袁姓老人不以为然:「这一去,我怕是再也见不到我那孙女的孙女咯。」 

老人面露疑惑。 

袁老头自言自语道:「若是再见到那个拐走我孙女的孙女的老妖怪,老夫定 
要一拳打死他。」 

老人心中大惊,心想这个世上能抗住袁老头一拳不死的人已经是何其凤毛麟 
角了,那人好大来头。 

「也罢也罢。」 

袁老头无声笑了笑:「若是我身死皇城,记得将我的尸骨带回来葬在那口老 
井旁,若是哪天井对面那家卖酒的铺子开门了,也记得帮我照应一下。」 

老人沉重道:「先生一身玄通,怎么可能死。」 

「唉。」袁老头忽然重重叹了一口气:「春夏秋冬,叶可常绿。生老病死, 
人无长生呐。走吧,谁让我姓袁。」 

曾经他的袁之前还有一个字,只是被自己可以抹去了。 

这一日,一直爱笑的袁老头忽然不笑了,他怔怔出神,不知是在想念那个孙 
女的孙女,还是在想那座千里之外的王朝神殿。 

………… 

不知是不是林玄言故意为之,他一觉睡觉到了次日抽签之时,裴语涵甚至没 
有机会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这次抽完签之后,裴语涵惊讶地发现一向洋洋自得的季易天面色阴沉得可怕, 
一脸欲哭无泪的神情,整个阴阳阁宗门的人同样如此,全都垂头丧气,一脸痛苦 
无奈,如丧考妣。 

季易天不停地踱步徘徊转悠,时不时走到栏杆之前远远眺望,捶胸顿足,声 
音痛苦到:「天亡我阴阳阁啊,天亡我阴阳阁啊!」 

「唉,和玄门那个老不死的赌谁家弟子能够夺魁,赌了十来把神兵仙器啊。 
这下要赔死了,赔死了啊……」 

有弟子上前宽慰了几句,但是被季易天一把推开,他一个人吹胡子瞪眼,独 
自生闷气。 

裴语涵觉得有些好笑,但是他还没有无聊到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听到旁边另一个宗门的弟子窃窃私语偷笑道:「听说啊,阴阳阁的最得意 
弟子季昔年,抽签抽到了自己的妹妹季婵溪……」 

「哈?那岂不是……听说季昔年素来疼爱妹妹,怎么可能动手?」 

「是了。这次阴阳阁的试道大会可要止步这里咯。真是可惜了,天意不垂青, 
怨不得谁啊。」 

裴语涵恍然大悟,想到那个呆呆的又清美至极的少女,觉得有些有趣。 

而自己的徒儿林玄言,如今再没有人敢轻视,虽然仍有人说他是投机取巧, 
但是那些话语中明显是带了酸意的。今日林玄言抽到的是天云山大弟子周翼,此 
人相较萧泽境界更弱一些,她不是很担心。 

各大赌坊之中,林玄言的名字也被挂了起来,许多好事之人甚至认为他能和 
萧忘有一战之力。 

而今日试道大会的第一场,如大家所料,看的极为尴尬,大家就看着一个俊 
美的少年和一个清美的少女对坐在比武场上聊天,也不知道在聊什么,可能是扯 
一些家长里短之类的。 

其实季昔年出于对门派的私心,他是很希望季婵溪能主动认输的。但是季婵 
溪好像并没有这个觉悟,哥哥问什么她便答什么,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有时候问问近来课业完成得如何。问问焚灰峰上风大不大,妹妹需不需添几 
件衣服?问问妹妹为何偏爱黑色,如此阴郁之色很不少女。问问东问问西,问道 
最后季昔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两个人便干坐着。 

最后季昔年看季婵溪好像完全没有认输的样子,便扭过头满怀歉意地忘了季 
易天一眼。季易天心如死灰,长叹一口气,一甩袖子,气得走进了小洞天里。季 
昔年直起身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认输。」他举起手。 

季婵溪看着哥哥,无辜地眨了眨眼。 

而另一边,林玄言对阵天云山周翼,天云山的心法所求的也是一个快字,其 
不传之秘履尘术便更是如此。而此道与林玄言不谋而合,而相同的道也是最容易 
分出胜负的。 

周翼空中不停变化攻击的身子只留下一串串残影,而林玄言挥剑的动作更是 
快到看不到影子。 

林玄言的每一剑都落在了周翼攻击的最薄弱除,若是跻身化境的高手看这番 
比试便会更加震撼,因为若是放慢下来,便可以看到每一击不是林玄言打上去, 
而是他将剑摆在一个位置,周翼便自己撞了上去!一个年纪如此轻的少年是如何 
将料敌先机做到这种地步的? 

这一战之后,萧忘第一次开始正视这个原本公认最废的剑宗少年,虽然他仅 
仅凭借快剑便击败了两个六境高手,但是没关系,六境和七境之间相隔不只是一 
个境界那么简单。 

那是天地堑。非大天赋大刻苦难以逾越。所以六境的年轻天才,七境却独他 
一人。其中分量不言而喻。 

接下来的一场比试胜者是纵横宗的年轻修士,李墨。擅长棋道攻伐。其六境 
修为的底子甚至比萧泽更为扎实。 

这一战打完,林玄言没有和裴语涵说一句话,他又回到房里倒头就睡。一睡 
便是一整天。 

裴语涵看着他睡时的样子,心中更加疑惑,他……他是在刻意逃避么? 

忽然之间,她察觉到门外有一丝异样的气息,她警惕回头,望见一个黑袍白 
发的绝美女子凝立门口,月光款款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是流动的水。 

「南……」裴语涵认出了她,紧蹙眉头,刚想发问,那女子便摇了摇头平静 
行礼离开。裴语涵追出门外,那女子的身影却早已悄然而逝。 

不知为何裴语涵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为何失昼城的三当家会出现在这里?失 
昼城的三位当家已然百年没有出过月海了。 

南绫音的身影转而出现在了接天楼的白玉台上,若是此刻有人抬眼望去,那 
便是人间至美的惊鸿一瞥。那一头垂至脚踝的白发随风轻轻晃动,清雅圣洁。她 
缓缓走到接天楼的最顶端,望着那半掩的屋门,不自觉地微微叹息。 

她能听到屋子里传来的浅浅呻吟,如果她再向前跨一步,便能看到两具纠缠 
在一起的雪白肉体,那位曾经境界高深,与自己一起渡海泛舟抚琴横笛的绝尘青 
衣少女,此刻正在一个肥胖男子的身下被肆意奸淫。 

那些呻吟声在她的心湖上激起了浅浅的波澜。她不敢多听,向前跨了一步, 
身影便消失在了接天楼前。 

屋内那个绝色身子微颤,她不动声色地扭过头望向门外,她知道刚才有人来 
过。而她身上那个男人却毫无察觉,已然沉浸在欲海之中,他心中唯有一个念头, 
便是将身下这具肉体鞭挞得沉沦,然后两人一起进入那欲仙欲死的畅快巅峰! 

男子一手抓住那深青色的长发,一手抓住了女子的右臂,而肉棒在后庭里来 
回耸动,因为做过润滑,所以肉棒的抽插不太费力,而那紧致的肠壁牢牢裹住肉 
棒,其间的褶皱不停摩擦而过,舒爽至极。而女子胸前的美肉也随着身子不停颤 
动出乳浪,波涛汹涌。 

只是男子没有发现,身下那个绝色美人的眼神越来越清明,连她的娇喘呻吟 
都不过是刻意承欢,仿佛那个被肆意奸淫的女子不是自己,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 
隔岸旁观的无关者,一个无意路过的过客,只是神魂高高升起居高临下俯瞰这场 
奸淫。 

快速抽插了几十下之后,男子忽然啊了一声,他骤然松开了陆嘉静的头发和 
手臂,陆嘉静的前半生便一下子扑到了床榻之上,而男子双手抓住了陆嘉静的纤 
腰,又飞速抽动了十几下。最后噗嗤一声,他拔出肉棒,精液一下子喷薄而出, 
滚烫地溅在了陆嘉静被揉捏得布满指痕的翘臀之上,男子望着那从娇臀上缓缓流 
下的粘稠精液,神色几欲癫狂。 

他一下子抓住了陆嘉静的手臂将她揽至身前,揉捏着那滑腻乳峰,目光中欲 
望大盛:「陆嘉静,陆宫主,我要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女奴。你们女神仙青春容颜 
永驻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我淫玩几十年,你会永远这么年轻漂亮啊,不知道那 
里会不会也永远这样粉嫩……你的屁眼,你的小穴,你的小嘴,你的奶子,你的 
玉足,你身上所有所有的一切都会是我的……我要在皇殿干你,要在清暮宫干你, 
我要在万人面前干你,我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专属禁脔。」 

他自己也知道这番话有些自欺欺人,因为他无法获得这绝色美人近在咫尺的 
红丸,而是要将其交给一个晚辈。 

他的恼火愤怒和不甘全都转化为了欲望,身下有些微软的龙根一挺,再次变 
得坚硬无比。 

陆嘉静看着他情欲高涨到癫狂的目光,赤裸的娇躯刻意地前倾贴了上去,只 
是她仍然面无表情。 

而剑宗的小洞天内,林玄言偷偷眯开一线眼睛,看了一圈确定裴语涵不在附 
近之后从床上坐了起来,床上鞋子走到了门外,他仅仅一袭单衣,夏风拂过,便 
是一身清凉。 

他看着头顶高悬的残月,前尘旧事走马灯般浮现。 

他没由来地想起了自己的年少时光。 

那时候自己父母尚在,自己也不过是一户普通人家的孩子,不富裕也不贫瘠。 
直到某一天一个驾驭飞剑的老仙人出现在了自家门口说要收自己为弟子,父母虽 
是不舍却仍然喜极而泣。 

当时那还是一个很小的宗门,自己进宗门第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一位师姐。 
仙家女子和俗世女子就是大不相同,她裙带飘飘,面容清冷,腰佩长剑,英气逼 
人。仅仅第一眼他便喜欢得不得了,发誓以后要苦心修炼将来迎娶师姐。 

后来呢…… 

后来很多事情他都不记得了。自从真正走上了剑道之后,他的心性越来越淡 
薄,过去同时代的人早已作古,甚至连灰尘都没有剩下。 

而那位师姐的名字他也早已忘记,师姐最后到底如何了,他也无法想起,而 
那份曾经浓烈的情感也早已被时间冲去。 

往事往往都是这样,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只能回忆无法复制。 

那些曾经陪伴左右的人们,也不过是后来人走茶凉的故事。 

今夜风月舒朗,天气清和。他想起了更多人更多事。恍然一场大梦初醒。 

最后白衣少年懒懒地伸展了一下手臂,念起了一段游学时读过的诗句,当时 
觉得很好,现在也是。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 

长剑出鞘,白衣少年扣剑而声,剑鸣清越,诵声清朗,丝丝入扣。 

回想起近日两战,诵读之声便更酣畅淋漓。过往自己一人入北域斩妖,九境 
化境皆是一剑斩去,那等潇洒出剑都没有这两战这般畅快。 

少年且想且吟。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当时年少春衫薄。」少年怔怔重复。念及此处,他忽然笑了,不再扣剑, 
不再诵读,而是出神地看着月色之下的馨宁城楼,仿佛自己还是那个十五六的少 
年。

相关文章

关键词:神女录win10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