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宾的性半生】(61 - 65)

2018-01-03 14:13:04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61

    悉嗦的轻轻脚步声来到门前,缓慢打开门闪进门里无声的关上门。宾站在门
后看着闪进门同样穿着白大褂的杨护士,一周多前的忙碌怨妇早已没了踪影。红
润的瓜子俏脸,狐狸眼妩媚勾人,不高的鼻子细长,微咧的薄嘴唇显得嘴更大,
一脸的期盼。左手里应该是攥着衣物,柔软乳房上乳头顶出白大褂,下边是光着
的小腿,没穿袜子的脚上一双软底布鞋。

    侧对着宾缓步退到桌前,大乳房一步一颤的在白大褂里抖动释放出诱惑,碰
到桌边略感奇怪的斜一眼换了地方的桌子。抬手把衣物放在架子床上。双手缓慢
的解开白大褂扣子,漏出里面圆润的肩头,不是很清晰的锁骨,微微下垂的大乳
房上大片的圆形暗色乳晕中被婴儿吸吮成淡红色的大乳头颤巍巍的指向宾。乳房
下两摺肚皮上还有暗淡的花纹,白裤衩挂在略收的腰线以下,显出怀孕后撑开的
宽臀。充分的准备与期待把一切都想到最有效果以期留下完美的彼此,她知道这
些不可长期拥有必会漏出破绽让人知晓。

    宾穿着汗衫依旧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看着杨护士,可鼓起的裤裆却忠实的暴
露了他急不可待的期盼。杨护士狐眼一眯,嘴角一挑抿起嘴,两手一收把白大褂
向后一卷也放在架子床上。两指轻轻的勾着裤边缓缓的褪下漏出紧闭的腿间不大
的黑色三角,微分双腿任由裤衩滑落脚踝。左手扶住桌子,指尖触到哪粒药片,
低头一看眼里射出狐媚,抽出左脚,右脚向后一勾,身体向右一斜右手挑起白裤
衩在手指上转了几圈,轻轻一甩白裤衩飘落在床上。勾脚时分开的腿处根神密的
肉片诱惑的立在其中。身体一侧坐进床里,

    “要我帮你嘛,我现在变得不好看了,快点吧”,

    宾脱去汗衫和裤子只留四角裤走到床前,向下看着乳房上的细微蓝线。她头
向后上身靠在墙上,区起双膝脚蹬在床沿分开向宾完美的展现她的迷人所在,手
指无意碰亮了床头的射灯的开关,刺眼的光线投射在她的右边,显出某种宗教的
眩晕。略鼓的阴阜上一丛面积不大的黑亮阴毛向四面伸展,略鼓的大阴唇分开,
更突出粘在一起的小阴唇直立足有两指高,在直射光线下展现出阴阳两面,清晰
反光的右面和模糊的左边引人想一探究竟。食指含在嘴角,狐眼上挑,抽出手指
双手轻轻一拉,粘在一起的小阴唇分向两边,露出颜色相反的内面,左面向光带
有血红似火,右里暗淡似海,宾的脑海中阴阳八卦的图案与之对应,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的寓意告别两年的苦逼生活!“啪”,声中灯光消失一切又回归暗淡
朦胧。

    狭窄低矮的架子床妨碍身体活动,宾伸出双手用食指和中指指节轻轻夹住直
立如葡萄的大乳头收向自己,杨护士缓慢的起身站起直到乳头顶在宾身上,点滴
乳液粘在身上。仰起头接住压下来的唇,张开嘴承接搅进来的舌头和唾液,感到
那带来快乐的坚硬杵在肚皮上。一边吸吮着舌头,一边用手褪下四角裤,手指轻
捋阴茎。头向后喘气道,“快来吧,不能太久的”。

    看到宾的手按了一下桌子会意的仰躺在桌子上曲膝分开双腿,宾垂着双手挺
进早已是一片泥泞的湿滑。渺小人类有时也有无限的潜力,几天功夫阴道有了明
显收窄,宾的阴茎体会到温柔的抚摸。双手兜住岔开的大腿配合身体大幅前后,
“噗”,声响起。

    不堪重负的桌子在略为不平的地面上,“兹嘎”,的表达着不满。

    她一只手上抬到头后扶住桌沿,另一只手背堵住大张的嘴阻止吟声远播。腋
下淡淡的细毛配合着运动,丰润的乳房自由无拘晃动,乳白色的液体渗出细孔缓
慢的聚成小滴立刻就又四处飞散。狐眼无力的睁着,目光涣散失去了焦点,显出
过多的眼白。嘶呼的气声贴着手背喷出,鼻翼大幅起伏。

    扶住桌沿的手的手背径线紧绷,手臂的肌肉聚集成条,堵在嘴上的手也有了
力量,全身的肌肉都在用力,头微微抬起,狐眼睁大目光再次凝聚。宾的阴茎传
来强烈的包裹和吸吮的力量,身体的肌肉带动着身体从肚腹弹动到胸,头轻微的
磕碰着桌子,低声的“嘭,嘭”传递着高潮带动的身体抖动。更多的水由阴茎的
边缘喷涌溢出,沾湿了宾的大腿和桌沿向下流落。宾并没有停下依旧奋力运动,
身体变得骨节松散,两条小腿不协调的无力搭在宾的胳膊上晃动,双臂自然的垂
在桌子两边,头无力的晃动,半开的无神眼睛失去了狐线和妩媚,嘴大张着,
“嘶”,“呼”,的跟着身体运动呼吸,只有乳房如一的播撒乳汁。

    随着宾的持续身体再次张紧,但力度一次次的减弱,腿,手,头依旧无力失
控的晃动,只有肚皮明显的起伏,阴道一次次的抓紧阴茎传给宾阵阵快感上达天
庭。身体上的红色斑块开始变大和明显,逐渐连成一片染红了乳房,胸上传到颈
脖和脸。源泉变得枯竭,仅存在阴茎上的水随着进出加气成白色的浆糊一次次的
被推上宾的阴毛糊在根部。失去了多余水渍的润滑,阴道变得肿胀更加紧密有力
的摩擦阴茎持续加大刺激,宾累计达了勃发的顶点,用力更快的冲刺,她感到宾
要爆发,

    “射在里面”,肚皮凹陷阴道再次持续用力握紧阴茎,伴随着大股热流喷入
体内,

    “哦”,的一个长音宣示最后的释放,一切归于平静。

    宾把杨护士的身体推上桌子,大喘着退后两步低头弯腰躺进架子床,杨护士
身体没动两条大腿半搭在桌子上,只有肚皮起伏着喘气,分开的腿间圆形张开的
红色阴道口,乳白色的精液流出滴落在桌子上。过了一会歪斜着支起上身溜站到
地上,手扶架子床低头找到内裤,拿起帮宾擦净阴茎再抹去自己腿间和大腿上的
残留的精液和水渍,回身用内裤擦去桌子上的液体团成一团。

    宾看见她右边的屁股顶端上有一个扇开的圆色白点,细看是哪粒药片,

    “嗤”,笑出声来,杨护士诧异的回头随着宾的目光也看见了哪粒早已粉身
碎骨的肇事药片,羞红着脸心存感激用手抹去它的牺牲。伸手拿起架子床上的衣
物,面对着宾缓慢的穿上裤衩,胸罩,汗衫,长裙和白大褂。用手拢拢头发,抹
抹脸,整整衣服,狐眼恢复了慵懒的光彩,妩媚地看着宾用手指指地面上的几摊
水渍,打开门张望了一下悄然离去。

    62

    宾丢了个盹才起身用拖把擦去地上的水渍,放好桌子整理好床开窗换气。几
声轻微的敲门声传来,打开门是林佩站在门外,宾有点吃惊的看着她语赛了。五
年来头一次上下打量背后窗户投来明亮光线下的曾经女友。

    毕业后两年第一次面对面,上次宾甚至都没有抬头认真看她一眼。变化太大
彻底长开了,依旧瘦高但一身合体西装下曲线毕现。脸小偏长,长直发,水汪汪
的大眼睛,懵懵懂懂依旧天真,直立的鼻子显得挺扩把脸变得立体,樱桃小嘴,
唇红齿白,右唇边有了一个浅浅的笑酒窝。特别是如天鹅颈般的细长脖子衬出高
贵的气质,远胜刚入校时的朦咚。

    她首先打破沉默,“这里什么味呀,你要多开窗换气”。“我昨天去看望伯
母说是你工作忙,有一个半月没回去看他们了,这两个星期电话都没打他们担心,
我告诉他们我们公司离的不远过来看一下。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你住哪里,还
好在楼门口碰到杨护士说你住医务室隔壁。她还说你最近经常生病,头疼得要吃
药,你看过没有?要多休息!”。

    “好了,没事了,谢谢。拜托别告诉我妈我生病的事,都是大惊小怪”。

    “你最近真的很忙吗?一定要回去看一下,我走了”,

    “一起走吧,,我现在就回去”。

    自从为追厉琳与马素贤分手后与家里的关系就有些紧张,能躲就躲,现在忙
了就偶尔给家里打个电话。林佩的提醒宾还真是有这么久没和父母联系了,到了
家门口就看见母亲站在那里颇为紧张的看着宾,他知道林佩一定已打过电话了,
家人的驱寒温暖倍感温馨,也为自己的躲闪羞愧。

    “有事就藏着掖着,这样更让家里担心。你的女朋友厉琳没去看你?她怎么
也不给我们说一下,不懂事!”,

    “呃,别怪人家!人都没追上,她给你说什么!我们没成”。

    “你说什么?噢,敢情这两年你尽瞎折腾了!活该,就是不知道珍惜”,

    “好了,您再唠叨,我还就又不回来了”。

    大致讲了没有的分手和实验室真的很忙,没有躲出去。

    宾身心放松了转身投入工作,没日没夜大半年,终于有了好的结果,可以重
复的测出样品的数据!

    工作告一段落就是腾宿舍了,也是拜石主任所赐,学校为新留校结婚的教师
盖了一栋一室一厅的宿舍楼,好歹分了一套给系上只有宾有资格没结婚也就有了
钥匙。楼房在分校的角上,背对大门和小运动场,楼门口面对着院墙平时倒也安
静。收拾一下就往那里搬,没多少东西几个人一会就搬完。回到宿舍大致收拾一
下准备交钥匙,拿着些零碎一开门何碧霞站在门口,一个不难看毫无特色的平常
女孩,不用心是很难记住的。单眼皮的小眼睛和不高的鼻子落在窄小的脸上,嘴
显得有些大。

    “你找我有事吗?我要搬走了”,

    “楼上楼下住着的邻居,不邀请我去参观一下您的新居?”,

    “什么新居,就是搬个单身宿舍而已”,

    “走吧参观参观,我帮你拿”。

    两人来到角落一楼的房间,何碧霞里外看了一遍,

    “房间不大,相当不错,参观过了。我要去系上还钥匙了,谢谢!”,

    “哇,你这里这么多书,过两天你有空我可以借几本嘛?”,

    “行吧”。

    接下来就是扩大样品范围和测试条件,使其能够实际应用和通过专家鉴定。
又忙了两三个星期所有的结果都是正面的,可以开始准备鉴定报告了。每天心里
依旧压抑又有了头疼的预感下午回到房间,正在想是否找个借口把杨护士叫来就
有了敲门声。打开门何碧霞站在门口,

    “我来借书”,

    “噢,你自己看,这些大概你会有兴趣”,

    低头翻着书,“你有看我的信嘛?”,

    “你是说哪两封没署名的?前一阵一起看了”,

    “我信上说了没想怎么样,这些年能看见你我就很快乐,你知道了我也就对
我自己有交待了。我妈会很快给我介绍一个数学系的学生,有个联合国的项目先
接受培训也许成了就结婚跟着出国留学”。

    “那就好,我送你”,

    何碧霞转身抱住宾,头埋在胸前喃喃道,“六年的青春默默为你,好歹你得
给我留下些记忆吧”,

    “你想要什么?”,

    “我要把我给你才甘心”,

    “别乱想”,

    “六年毫无收获才会后悔,留下美好回忆从此以后我就会安心,因为心里有
你,你要是个男人就拿去。就像那个杨护士”,

    何碧霞松开宾往房间走去,宾被惊呆站在那里,人算不如天算居然被看见了。

    “我一天心思都在你身上,又住在你楼上,每天看你多少回,怎么会看不见。
多我一个你也没什么,可我就不一样一切都完美了”。

    宾跟到门口,“可你还是”,

    “第一次第二次没有多大的区别,可第一次给了心意的人对我不一样”,边
说边羞涩地脱衣服,“你就别等了我自己愿意,反正你没法把我轰出去”。

    何碧霞背对着宾脱的只剩胸罩和裤衩钻进宾的床,宾的眼里是颇为有料的身
材。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反正是心甘情愿,正好解决身心急需,宾也就三下五除二
上床掀开被子,解开胸罩,贴着光滑细腻的后背感到微微发抖的身体。手抓住半
球乳房,不大的乳头突在在手掌里,坚硬的勃起隔着布料顶紧腿缝。手滑下拉住
裤衩下推,右手按住阴阜摩擦满手的温柔。

    板正身体稍微分开双腿,贴近细看腿跟,浓密的阴毛遮到紧闭的四垄双唇,
两个隆起紧闭的大阴唇似圆桃,细缝顽强的显出被保护的秘密,少女的麝香味吸
入鼻腔使人更加亢奋。两指拉开微抖的大阴唇,圆厚的小阴唇从上分开连到下面
半遮住洞口的膜,内壁血红。伸出舌头从膜向上舔到顶端,

    低长的,“啊”音颤抖着传来,两只小手无意搭放在腿边,手指触到宾的头
发。抬眼望去隔着抖动的毛发,肚皮上下起伏,远处两个半球顶端是两粒同样形
状的细小半球乳头,中间是向下收紧的下颌,鼻翼张收。舌头继续上下,“啊”
音时高时低,温润缓慢的累积在洞口。宾起身坚硬抵在湿润的洞口,俯瞰着紧闭
的双眼,抿得几乎没有红唇的嘴。慢慢用力向里突破阻碍,紧闭的嘴大张成圆形,
抓起枕巾堵住喉咙里的长暴音直到宾进去一半后停下。

    何碧霞半眯着双眼看见宾,紧咬着枕巾等待和缓之后的再次突入。宾把枕头
垫在她臀下由缓及急,由浅入深过渡到正常。她也由紧而松放开紧咬的枕巾,半
球乳房随之晃动,双手在两侧随着身体时紧时松抓揉床单。学校借得的单人床不
堪重负的吱哑呻吟着,头向后弓着下巴指向宾,枕巾挡住了所有的高音,只有急
促的喘息声回响在屋内。

    长包短裹,里刮外搽阵阵快感凝聚在体内,宾一把抓过枕巾接住所有精华,
躺在一边彻底放松身体舒缓累积的压力。宾一会就睡着了,醒来何碧霞已不在房
间,也看不出有人来过,只有桌子上压了一张纸写着,“谢谢,我的一切都完满
了,可以开始一段真实的生活了”。

    63

    王副主任通过学校安排了项目鉴定时间和邀请的专家名单,宾则再次彻底检
查项目演示和应对可能的提问与当场样品测试。有了大把空余时间,和缓与父母
的紧张关系。

    阿依汗打来电话请宾去一下商店,来到商店办公室,宾惊奇的看见马素贤微
笑的坐在里面等他!身体和脸颊比两年前丰满和圆润了许多,颧骨都不明显了,
眼窝却更深了,更加高深莫测,浑身散发着一种母性的成熟美,手腕上的绿色玉
镯显眼的晃着。

    “有那么吃惊嘛,你就从来没有想到会再遇到我?文市这么大碰见一个熟人
是常有的事!”。“来坐吧,今天我们只谈一件事,开店的时候你许愿说,做得
好就给她们分成。当时我没想同意,可也没说出来反对那就要兑现,而且也不知
你那大半年怎么和她们处的,一直说你做老板好。好人就由你做吧,一切变更由
你,商店目前只有银行贷款和自有资金,经营也很好我都没用什么心思。这是账
本有问题先去问阿依汗和王怡欣,一切想好了再做决定别后悔。我先走了,其他
的事以后再说”。

    “你怎么知道我最近空闲了?不想谈谈这两年的事?”,

    在门口转过身浅笑,“想知道一个人情况就会有很多方法!以后有时间慢慢
来,先办这事。不是因为你忙这事早就该办了”,留宾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宾仔细的看过帐本算出商店的明细分列开来,商店发展了贷款只占三分之一。
请来相关人等开宗明义的讲清楚兑现三年前的许愿,阿依汗,王怡欣等人不相信
会兑现这些话,平时她们的薪水就已不低了,现在每人都可以三分之一的价格买
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联后来的马妮兰也有百分之十,其他人等百分之十,马素
贤和宾只留百分之三十。

    “现在商店是你们自己的了,做大了除了工资还可以分红,就看你们了,再
过两年我们的这些股份再折价卖给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卖掉做别的,要现在卖
我们就买下”。

    宾知道国外有职业经理人,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就是请职业经理人仰或更多。
很快变更了商店的结构和组成,每半年只需参加一次股东会就好。

    两个星期后请来的专家通过了王副主任的科研项目鉴定,还有给了相当不错
的评语。凭此在国内有名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并依此申报教授,他把宾的名字列在
第二位算是给宾的回报。宾还以第一列名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了测量仪器电子线路
特殊设计的文章。又被以第二列名在当时刚创刊不久的国内计算机刊物上联合发
表算法的程序设计。

    知道了宾的状况,林佩开始三不五十的频繁去家里,经常会见到宾,

    “我听说你在系上有点问题,就不去给你添堵,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或者
回家,这里有你的亲人!”。

    学校和王副主任都有提前给宾评职称的想法,史主任则以这个项目做了三年,
宾才参加一年不到贡献有限,他的文章没有特殊新意,很多人要评职称没有名额
为由拖着。宾还是受到打压心情压抑。王副主任毫无办法为给宾散心就让宾去参
加学术会议交流和多认识人。参加的学术会议在四川的一个研究所开,刚好收到
安阿乌的来信说是已调入省政府就回信告知会去四川开会离省城不远。

    住在招待所里才发现川菜可以把所有不是很高档的食材做到如此美味,每天
有限的餐费可以有一桌丰盛的饭菜。联想父亲也喜欢辣味就有了考察川味回文市
开川菜馆的想法。

    准备开完会去青城山和峨眉山游玩,顺带看望一下受到打压黯然离开系上却
已在峨眉山脚下的大学里任副教授的工农兵研究生庆伟。

    会议结束的当晚招待所的工作人员叫宾接电话,是安阿乌打来的,问清明天
宾会去省城的时间和下车地点告诉宾等在那里。第二天大早招待所的大客车送所
有人来到省城,宾下车就认出安阿乌等在那里。与其他的人打招呼告别才走过去,
五年的变化太大了,早已没有了村姑的感觉,一看就是个政府工作人员,没了民
族服装如果真要比较就是肤色黑和脸孔更立体。两人客气地握手,

    “最近好麻子某,呆季天”,

    “后天的火车,我想要去青城山和峨眉山,还有看一下我以前的同事”,

    “太紧聊,摆车票给外,外给你换成代后天的”,

    “你普通话不是挺好的嘛,怎么这么个调调”,

    “习惯了大家都是四川话,让我换一换。走去家里”。

    “会上有帮安排地点离峨眉山不远方便”,

    “我那去也很方便,我调来没多久,还没分房子就一个人租在不远,那还有
住旅馆的。请了半天假,下午你在城里耍”。

    两人来到一栋带院子的老民宅,“你一个人住这么大?”,

    “以前是两家人住,刚盖好的新楼房都搬去了,我来晚了就一个人住这里的
一间,还有边上的厨房和角落的厕所,其它的房间都锁着呢”。

    刚进院门一个应该是十六七穿彝族服装女孩端着锅进来,“姐,饭来聊”,
黑瘦也就有个一米五,带着浓重的四川口音。

    “还记得嘛,哪次你下去见过的俩姐妹里那个小的,带出来陪着我,看有没
有机会帮她找个工作,乡下太苦了”。

    “我夫家还在县里,调出来不容易。也就是你帮忙搞成的那个项目推广了,
现在有不少专职和兼职的工作人员,每年国家都给拨款,还做了改进,说是效果
可好了,增加降雨保护农作物收成,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是局长调到州里当
了专员,科长当上了局长还兼着个什么官,这不还帮我调到了省里,想想真得好
好的谢谢你”。

    说着话彝族女孩把锅放在竹桌上,打开往碗里舀,

    “这些是成都有名的红油炒手和赖汤圆,快尝尝”,

    “早上在招待所吃过了”,

    “算是中午的,晚上给你做特色菜”。

    “别在家做了,我呀在招待所里吃的川菜,看看多是些猪下水什么的可做的
那么好吃,我们每天的餐费加上补助也没多少就可以那么丰盛,我要去大小餐馆
看看,琢磨一下请几个厨师回去开个川菜馆”,

    “你吃几顿饭就能琢磨出菜品?你真跟别人不一样,可你懂吗?”,

    “我呀也算是个做菜高手,虽然有点混菜系,可一看一吃就能搓摩出个八九
不离十,试几次就可以做出来,谁要想骗我还真不容易”,

    “我是不懂,刚来也不是很熟,你想看什么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

    “不急,我先随便看看,到时候肯定要你帮忙的”。

    “阿彩,细完碗回你出去耍没走得院”,

    “要得”。

    64

    阿彩端着锅碗去洗,安阿乌起身往房间走回头娇媚的看着宾,一切尽在不言
中。两人来到安阿乌的房间可以看出还没有任真的收拾略显凌乱,房间里一张宽
大的古床,四角的大柱子支着雕梁画栋的顶,还没有挂纱帐。关上门安阿乌揽住
宾头靠在身上,“五年前在车站与你送别,我等到现在。哪次机遇我才有机会来
到成都,真得好好谢谢你,这里有事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那是你运气好,抓住了机会,靠自己”,左手触到裤子底下紧绷的臀肉。

    安阿乌几下脱去衣裤放在竹椅上,紧撑白色内衣下丰满的乳房与略显宽松的
裤衩对比强烈,乳房曲线诱人透着成熟,可身体的其他部位依旧是记忆中的纤瘦
与骨感。回身贴在宾身上仰起头接住宾压下来的唇,张开嘴迎着探入的舌头。反
手解开胸罩,双手退下内裤揉成一团拿在手中,再单手帮宾解开皮带,宾一甩衣
裤准确的盖在安阿乌的衣物上。

    双手一抱把黑亮的肉体放在棕床上,圆润的乳房分向两边,大乳头直指屋顶。
宾低头吞入乳晕舌头卷起乳头,嘴唇满是柔软。手扶住乳房下的肋骨向下滑过平
凹的肚皮,按在鼓突的阴阜上。手掌摩嚓柔软的毛发,手指分开紧贴的双唇,食
指和无名指夹住小阴唇,指尖贴着缝隙底线上下刮擦,中指伸进阴唇顶端的洞口
扣探。

    安阿乌双手轻抱住宾的头,两脚来回曲蹬,嘴里“嘶,呀”的喘气,

    “每次都非让你整死,噢,我受不了”。

    宾翻身躺在床上,安阿乌起身坐入阴茎开始摇晃身体上下运动,与绷紧身体
上的骨感形成强力对比的硕大乳房无据无束的自由晃动,棕床有节奏的随着身体
上下反弹减轻了体力的消耗,又增加了幅度和快感。

    撑开的阴道摩搽包裹进出的阴茎,声音换成了“呜,啊”的嘶叫,传出不隔
音的老屋轰炸着没人的周边。宾的双手抓住胯骨往上托,安阿乌一扬手碰到床柱
间的一条绳子,双手拉住借力支撑自己,涨红的脸上满是水雾俯看着宾,乳房垂
吊成长形的钟乳,乳头似向下才凝结的幼石透亮反光,汗水顺着乳尖滴在宾的胸
上。咬着牙挂住身体坚持配合上顶下坐直到宾抵进深处身体抖动着迎接喷射。

    松手侧头趴在身上张大嘴,安阿乌的两团温柔随着喘息起伏揉按着宾的胸,
脸在胸上来回蹭去汗水,

    “呜,好久没有这样了”。

    抬起头转过脸亲着嘴唇,慢慢的往下亲宾的胸上抹开的水迹,舌尖轻舔乳头,
眼睛上抬看着宾的下巴,“真好”。

    手无意中碰到又在慢慢昂起的阴茎,睁大眼睛贴近细看着它立起,拉直包皮
漏出沟棱曲线,媚眼一挑张开嘴接住感受着涨大顶在口中直到喉咙,吸吮几下。
张开嘴吐出阳物再细瞅已暴涨的巨大,表皮变得水色光亮,皮下的血管纹路清晰。
圆柱肉体由底端粗大的斜着向上缓慢的变细变弯收于接缝,不够长的包皮远远的
落在后面露出暗红色沟底,巨大的鬼菇形龟头跳动着直指天空,翻过底部的红色
棱线,撑开的伞边向上是暗黑红的细肉,顶点的开孔散发出诱人的魅力和致命的
气息。多少男女前赴后继皆亡命于此渊!

    “你的可真厉害”,侧身躺下等待宾的行动。宾支起上身看着安阿乌的媚眼,
她伸出舌头舔入嘴唇上残留的玉液挑逗着。几天的川菜体内积蓄起更多的火热,
川女的热情更是不可阻挡,让人热血沸腾。下床把安阿乌扶跪在床边,抓住胯骨,
搂住细腰,火热的阴茎一插到底,一次次的深入浅出带出乳白色的混合液体在阴
道口蔓延,抹在柔软的大阴唇上,画过阴蒂滴落在床边的地上,更多的堆积在会
阴上,粘到肛门抹平了菊花的皱褶。

    宾拔出阴茎抵在肛门上就着湿润用力缓慢顶进去,安阿乌刚感到阴道空虚和
位置不对就被不适的疼痛盖过,接着就有种短暂的排便感觉,然后肚腹似被搅动
在一起,所有过程的连接快到无从分辨品味就已过去。回头向上看着宾才感到它
插进和撑开了直肠,忍住不适娇滇的看着宾一咬嘴唇双手扒开臀片等待第一次的
体会。圆环紧箍着沟底传来舒畅,宾从媚光中受到鼓舞开始由慢至快,由浅入深
次次全入,安阿乌胸乳支在床上,摇晃着头大声的嘶叫,膝盖随着棕绳的反弹以
搭在床边木框上的脚踝为支点,身体大幅前后摇晃迎接冲刺,碰撞出电石火花,
混出激昂的声音冲破屋顶。

    没人注意到淫声引得不熟悉周边无处可去,转了一大圈又溜达回来的阿彩好
奇为什么还没有完,贴在门上细缝试着往里偷瞧这诱人的一幕,眼睛紧盯着门缝
里模糊不清的身影,更多的是吟声引起身体不安的扭动,两手夹在大腿间。慢慢
的安阿乌的嘶叫声低落下来,后撅的身体随着撞击只有往前,把着臀片的双手跌
落在床上,手心向上手指无力的半握。身体全靠宾卡在腰上的双手扶住拉回,只
有紧箍的圆环依旧环绕着给与回报。

    上身密布微小水珠,宾脸上的汗水汇集在下巴落下滴在地上,安阿乌的脚掌
和屁股上。当一切累积到顶点宾低吼着把一切送入直肠底部,回身坐在床边。安
阿乌摇晃着起身拿起暖瓶把水倒入脸盆,拧一把毛巾先给宾擦脸和身体,“你躺
下歇会”。再擦去脸上和身上的汗水,光着身体打开门走去厕所。一开门就看见
已退到院子里的阿彩,用眼睛瞄向她泛红的裸体和屋里,

    “不惜让你出去耍闷!”,

    “耍聊,哪知你某的久”,

    “看什眉看,有嘚你嘚. 对水都不需乱讲”。

    看到阿彩点点头,回身用脚后跟碰上门披件上衣,抬头看见宾闭着的双眼,
轻轻关上门走出去。坐在竹椅上的阿彩从后面看着她流在大腿上的精液画下的痕
迹。

    宾丢了个盹在安阿乌的开门声中睁开眼,看着她穿衣服,掀起被子起身拿起
衣物。“你不多歇会”,

    “不用了,我去转转看看风土人情”,

    “我下午要上班,让阿彩陪你逛一逛,才来她也没有逛过”,宾看着安阿乌
低声对阿彩交待和塞了些钱在她手里。

    65

    宾下午带着阿彩在市面上逛,先去商场给她买了运动服和便装衣裤,看着她
面漏难色的喜悦,

    “去换了你的民族服装,在城里还是这些衣服比较方便。你姐那里我去说”。

    再逛农产品市场,察看调料。又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小餐馆,与坐在门口喝茶
纳凉的老板和厨子闲聊。他们看着这一奇景,一个只讲普通话的青年带着一个穿
着运动服有着浓厚四川口音的女孩,聊着川菜毫无防备的大倒他们各自的秘籍,
宾的心理大致有了主意。

    晚上他们先去了一家宾认为是低档的餐馆,让安阿乌点完菜提出要在厨房门
口看大厨炒菜,老板看住下午见过的怪人答应了。

    当安阿乌知道宾要一天爬完峨眉山还要看望以前的同事,“我听说多数人都
是两天,在山上呆一晚早晨看日出,让阿彩跟着你去吧别勉强”。

    晚上安阿乌在大床中间挂条床单让阿彩睡在一边,低声对宾说,“爬山会很
累晚上好好歇歇”,穿着内衣柔软的乳房贴着宾一会就在床单边睡着了,倒是阿
彩在另一侧翻转许久。早晨宾醒来单子已在床边,安阿乌和阿彩还在睡梦中,两
人换了位子宾在中间,阿彩依旧是那身运动衣裤,安阿乌仰张嘴叉着腿,内裤偏
向一边漏出一撮阴毛,轻身起来去洗漱回到房间两人在闹钟声中也起来了。

    宾带着阿彩赶第一班车到了报国寺开始了近似疯狂的登山观景,到清音阁的
路上追赶大步流星宾的阿彩已是气喘嘘嘘,勉强到了清音阁宾把地图画上线反复
告诉阿彩到雷洞坪或者洗象池等他,再让她在地图上点上她应该等待的地点。就
留下一半的水和全部饼干继续快速的登山,穿过洪椿坪来到洗象池,佛教的气息
随着山势慢慢的罩在身上,出汗气喘但脚步依旧轻松。往雷坪洞的路崎岖满是碎
石,等在悬崖路边的猴子对游人开始欢迎继而骚扰,宾切记忠告快速通过不去招
惹让人爱恨有加的猴子。当日的金顶并无阳光,脚下云雾缭绕,头顶遮云蔽日,
只有金顶无雾周围清晰可见,佛主神灵!难怪会有人舍身在此,再往上都是浓雾
宾双手合十拜拜默默祈祷心想事成,转身下山再回头多看几眼这秀美奇景!

    回到雷坪洞宾没有找到阿彩,细心察看着往洗象池走,心想如果到了洗象池
还没有阿彩就得往回找了。还好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女孩等在门口走近一看还就是
阿彩,她倒是一脸轻松唧唧刮刮的大致是她打听过宾要回到洗象池得是下午以后
了,可现在刚过中午。一路上宾把身上的钱陆续投进了几个建筑门口的功德箱,
两人下到万年寺完成了峨眉山之旅,再次回身仰望着佛教圣地,灵魂在升华!

    走进校园,打听到庆伟的家。几年不见互诉境遇,当庆伟知道宾一大早从报
国寺上峨眉山说,“这是走的快也得十个小时的路,你只用了六个小时看来这几
年没白锻炼身体,我也得好好的锻炼,不能一天光做研究”。

    “怎么样呆得不舒服吧,可以来这个学校我帮你”,

    “你知道我只想去物理所,再跟他耗几年研究生毕业后再想办法”,

    摇摇头,“可惜了”。

    “怎么还有个川妹子跟着你?”,

    “我上学的时候做项目来四川一起工作过的人的亲戚,刚来成都还没工作。
让她跟我爬山结果跟不上等在半路下山”。

    “呃,你嫂子转到后勤了,她们好像在招人我给你具体问问”,

    “得,麻烦你了,我让她们跟你联系”。

    “我就告辞了,我还得继续考察川菜好回文市去开川菜馆呢”,

    “你要这么说我就不留你了。再想想别在系上耗着不值得”。

    两人回到家已是傍晚,安阿乌在等待,“你真爬到金顶了!还是身体好。明
天是星期天我们陪你去青城山”。

    这次他们去了一家中档的餐馆,让安阿乌点完菜还是提出要在厨房门口看大
厨炒菜,老板也奇怪的答应了。

    餐中宾告诉安阿乌与庆伟联系阿彩的工作和多教她讲普通话,如果在这里呆
得不好,可以靠虑到文市的川菜馆去,两人颇为高兴。

    晚上安阿乌还是在大床中间挂上床单,“青城山是道家圣地,我们要虔诚”,
洗完澡换上内衣柔软的乳房贴着宾,在宾的抚摸中睡着了。阿彩在另一侧躺下就
没了动静,宾也沉沉的入睡。早晨宾醒来床单又没了,安阿乌和阿彩贴在一起还
在睡梦中,阿彩穿的是汗衫和裤衩,纤细的腿搭在安阿乌身上。宾轻身起来去洗
漱坐在院子中等两人醒来。

    三人来到位于都江堰西南的道教名山,青城山风景名胜区的主体部分,景色
优美,文物古迹众多。沿着建福宫、天然图画、天师洞、朝阳洞、祖师殿、上清
宫一路上行。来到青城山主峰老霄顶。全山林木青翠,四季常青,诸峰环峙,状
若城廓。由青城前山往后山,水秀、林幽、山雄,高不可攀,直上而去,时下凉
爽无比,蔚为奇观,近观远眺着金壁天仓、圣母洞、山泉雾潭、白云群洞、天桥
奇景。云海的自然奇观就围绕着所有人,宾感慨自古以来,人们皆以“幽”这一
个字来精辟概括青城山的特色。

    青城山空翠四合,峰峦、溪谷、宫观皆掩映于繁茂苍翠的林木之中。道观亭
阁取材自然,不假雕饰,与山林岩泉融为一体,可见道家崇尚朴素自然的风格。

    唐代“诗圣”杜甫的佳句,“自为青城客,不唾青城地。为爱丈人山,丹梯
近幽意”浮在脑海中。

    三人开始下山准备返回,望着周围的翠绿清幽,宾的心情完全是另一种境界。
脑海里浮现着各种景色,比较两天来爬的两座名山,佛教和道教的精髓与寓意还
真得慢慢体会。

    三人准备离开时天空阴云低垂,看似会很快下雨。阿彩说,“要吓雨聊,快
走”,安阿乌停下翻看手中的青城山简介,

    “等一下,我们有福了,有圣灯可看”,

    说着把手中的纸递给宾,宾看一下神灯的介绍点点头。雨点轻轻落下他们往
上清宫走去,站在门口的细雨雾中再次往大殿里望,宾仿佛是看见了一股仙气,
弯腰单手做揖然后塞了几张十元的纸币到箱子里。门口的中年道士站起来对宾做
个往里让的手势,宾回头给安阿乌示意跟着来到后殿,

    “然观大德有居士之隐,这个还请拜读”,递过一本线装的薄书,宾虔诚的
做揖接下回到门口。

相关文章

关键词:宾的性半生win10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