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荡妇笔记】(12)

2018-01-03 14:12:14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十二章、开学有些日子了,天气还是热得要死。

  这天中午,我们三个女生照例全身赤裸地在窗边乘凉,用胳膊拄着窗台,托
着脑袋,很舒服。前面说过,这样是撅着屁股的,不过男生们早就习惯了,也不
怎么看,几个臭小子在屋里高谈阔论,完全不在意门外就是三个光滑溜圆的大屁
股。

  我记得当时我们在聊马律师来着。话说在一个裸女经常出没的地方居然一眼
都没看到,这人生也够奇葩了。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怎么样。小兔说如果马律师
现在还在7楼,肯定就看到咱们了,说不定还上过咱们了呢。嗯,也不知道平时
文绉绉的马律师发起兽性时会是什么样的。我不由得向702的方向看了一眼,
702的大门紧锁着。

  这时电梯叮的一声开了门,我以为是黄叔或者李叔,然而伴随着吵杂声,从
电梯里呼啦啦走出6、7个人来。这些人看到三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女人白花花地
站在一起吃了一惊,我们三个也吃惊不小,7楼还是第一次出现「生人」呐。所
有人都卡住了,大家就这么对视了几秒钟,嗯,一边是呆若木鸡,另一边是目瞪
狗呆,现在回想起来,那场面好搞笑。

  H姐率先反应过来,一闪身进了屋里,我和小兔也赶忙随着H姐进了房间。

  其实这连亡羊补牢都算不上,刚才已经被那些人看得彻彻底底了,躲有什么
用。

  其实我们三个女生都在很多人面前全裸过,倒也不介意被人看到身体,但是
看到陌生人突然出现,「逃」几乎是一种条件反射。

  我们在屋里听到开门声和吵杂的说话声,从他们的说话中我们才知道,我们
这一层有个房间被租了出去,他们是租客,今天搬家进来。然后听他们说「70
2」什么的。

  我应该试试自己到底有没有召唤能力,搞不好这些人都是我召唤来的。怎么
刚一说到702,就有一大票「702」冒了出来?

  这会我们躲在710,H姐和小兔可以把衣服穿上的,我就惨了,衣服在7
06呐,不光着回去怕是不行了。H姐和小兔表示要陪着我全裸,嗯,真仗义。

  他们好像搬了一些东西上来,然后又下去了。随着电梯的关门声,走廊又寂
静了下来。我说现在走廊上应该没人了,我得赶快回去穿衣服。好吧,当时大家
都没什么思考能力了,我是裸体模特哎,被看光是早晚的事。再说多少人都看过
我的裸体了,多他们几个也不算多。而且不仅是我,对小兔和H姐来说,被看光
也算不得什么事。但我那时候就是想着回去穿衣服来着。小兔自告奋勇要打探一
下走廊上是不是没人了,于是撅着小屁股小心翼翼地挪到门口,小偷一样地把脑
袋探出去。

  嗯,走廊上还有一个人。这其实没什么,但小兔的反应太大了,跟触电一样
逃了回来,半天说不出话来。到能说出来的时候,声音还发着颤。

  H姐说小兔真没出息。这些人以后是咱们的邻居了。今天看不到以后也会看
到的,有什么大不了。

  哎,我怎么没想到。他们是搬家来的哎,搬家!新邻居哎,以后要一起相处
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还有,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那还躲个毛线。

  想到这我也不哆嗦了。然后和H姐一起说小兔:嗯,真没出息。小兔委屈得
跟兔子一样。

  又是一番吵杂声,他们又上来了。刚才那几个人看到我们躲进屋子大概有些
不甘心,有个人故意从我们门前走过,经过门口时目光便往我们屋里扫。哎,被
陌生人看到自己全裸还挺刺激的。那人走过之后,过了一会又一个小胖子也贼头
贼脑地从门前经过,还说着「这边也有楼梯哎」,说给谁听呐,别人都下楼了,
这家伙装得太假,我都要笑出声来了。

  吵杂了一会后,搬家基本结束,这些人里有几个是搬家公司的,把东西搬上
来后就走了。然后便听到他们在整理房间的声音,听他们彼此的称呼大概有5、
6个人吧。过了一会,有一个人到我们这里敲门借胶带。我们的门还是开着的,
他敲门时已经站在门口了,我们三个裸女都映入了他的眼帘。这人大约30岁以
上,长得挺和善。我们三个女生中,H姐是最淡定的,就好像自己不是光着身子
一样,很热情地取出了胶带,还挺着她的大胸走到人家面前递给了他。那人说了
谢谢,然后接过胶带走了,整个过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除了我们三个女生都
是一丝不挂的。过了一会,那个小胖子又过来还胶带。小胖子年龄和我们差不多,
一到门口看到白花花的三个裸女,惊得连门都忘了敲了。刚才小胖子从门口故意
经过来着,不过可能是走得太快没看清楚吧,这下好了,看得清清楚楚。那胶带
几乎用光了,完全没有必要还回来,所以小胖子其实是专门来看我们的。

  这回不仅H姐很正常,连我和小兔都很正常。倒是那个小胖子,说话都口吃
了起来,眼神直直地盯着我们的身体看,H姐接过胶带以后,小男生回过身直直
地往门外走,然后好死不死地撞到了门框上,我们三个再也忍不住了,嘻嘻哈哈
地笑得东倒西歪。

  H姐问我,敢不敢去拜访一下?我当然敢了,有什么不敢的。

  话说全裸地结识新人对我来说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比如有几次外拍我就是
全程赤身裸体,甚至根本就不带衣服,那些影友根本就没看到过我穿衣服的样子。

  不过说实话眼下这种情况还是很不同的,拜访的是邻居,以后要朝夕相处的,
和那些下了车就还是陌生人的影友大不相同。再说,这是坐客哎,一丝不挂地去
做客哎,裸拍还有点不穿衣服的理由,坐客干嘛要光着,好突兀呐。我嘴上说着
「敢」,其实心里还是挺紧张的。嗯,小兔也一样,嘴硬而已。H姐我摸不准,
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只是刚才H姐穿着人字拖来着,现在把拖鞋
甩到一边,全身没有一点的外来物。脱鞋的动作怎么看都有点像是在下决心。

  然后我们一起往702走去。不久前我们寝室的姐妹就是全裸地去710做
客,这次轮到我有这种体验了。走出710的时候,H姐还问小张要不要一起去。

  哈,小张那表情。我觉得男生还是别去了,不然702的女生不尖叫才怪。

  我觉得H姐这主意真不赖。不管怎么样,以后和702都得朝夕相处了,那
么以后怎么和他们相处就成了一个值得纠结很久的问题。光着还是穿起来假装什
么都没发生?听刚才说话的声音,702肯定有女生,女生肯定不希望在同一个
走廊上有暴露着各个隐私部位的同性与之朝夕相处。记得第一次看到潘姐裸身去
710盛饭,同性的我简直有一种被看光的了尴尬感觉,702的女生以后搞不
好会抗议的。那现在这次拜访就有一些先声夺人的意味了,嗯,刚才已经被看光
了,还有点趁热打铁的味道。

  702的房间不大,却很拥挤地坐着六个人。除了刚才见过了两个男生外,
还有一个年龄比较大的老师傅和三个女生,老天,居然是三个女生,我以为至多
也就两个呢。那个年龄大的老师傅刚才多次从我们门前经过,一开始我们还以为
他是搬家公司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他们的员工。那人虽知道我们在公司里光着
身子,却没想到我们竟敢全裸地来拜访,他的眼神贪婪地盯着我们的身体看。

  那个借胶带的男生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三个女生也红着脸和我们打了招呼。

  原来这家公司是一个贸易公司,借胶带的男生姓孟,后来我们称呼他老孟,
是这里的业务经理,负责跟各个客户联系,那个还胶带的小胖子是小吕,刚到公
司不到半年,算是个业务员吧。年龄大的那个老师傅是老李,是公司的货车司机,
其实也不算老吧,比保安大叔们年轻,但比老孟要老些。老李以前很忙,但现在
大部分业务都有厂家送货,所以变得比较闲了。三个女生中有个胖胖的叫姚莹,
是一开始就跟着老板的业务员,年龄和H姐差不多,现在主要负责财务,但看招
待我们的样子,颇有些此间主人的样子。另外两个女生,一个叫小莎,一个叫小
颖,年龄比我小,属于什么都干的角色。小公司好像都是这样,几乎没有什么明
确的分工。他们的老板是个女的,今天不在这。

  三个女生都红着脸,三个男生都盯着我们的身体看,大家谁也没把话题扯到
我们为什么会光着身子上。屋里的气氛很正常,正常得都有点奇怪,我们光着身
子,却像我们有衣服在身上一样。大家都在故作自然。最后H姐说这附近几乎没
什么合适的饭店可以吃午饭,不如以后到我们这里吃吧。吴婶不仅手艺好,价钱
也公道。姚姐就笑着说,正为这事发愁呢,要是能到你们那里吃饭就太好了。然
后我们寒暄着起身告辞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都是到710打饭,然后带回到自己办公室去吃。我们
三个女生照样全身赤裸,不得不说H姐先发制人的战术充分发挥了效果,姚姐她
们几个女生虽然个个都红着脸不敢看我们,但也没说什么。不过确切地说,是两
个女生不敢看我们,那个小颖,嗯,不仅看得很起劲,那天还捏我的乳房来着。

  老孟他们简直爽到家了,在710短暂的打饭时间里几乎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一下。702的主心骨是姚姐。姚姐对我们基本上是敬而远之的态度。虽然表面
上和我们好像关系挺近乎的,但其实都是礼节上的近乎。老孟和小吕很想在71
0吃饭来着,但姚姐端着餐盘往702走,他俩也就不好意思赖在710。相比
之下倒是老李蛮方便的,老李中午经常不在,不过他宁肯晚一些回来也不肯在外
面吃,用他的话说,在这里吃饭比较干净。其实大家都知道他是想看我们的裸体。

  不过他其实只能看到H姐和小兔的裸肩,因为有办公隔断和椅子靠背阻挡视
线,他其实连乳头都看不到。

  702的老板姓张,在他们搬来之后的第三天出现了。大约40多岁的一个
大姐。绝对的大美人一个,人也很干脆爽快。估计是她的员工早就打过预防针了,
所以她进来时,看到我们全身赤裸的三人女生就没怎么惊讶,不过她也没有装作
没看见,反而很自来熟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道:这样可真凉快啊。我被她
的亲昵动作感染了,也没有太拘束,笑道:你也可以这样啊。张姐俏皮地吐了吐
舌头,说我可不敢,我们家那个货还不得打死我啊。哎?什么货?张姐看我没听
懂,笑嘻嘻地刮了我的鼻子一下,怎么那么像曼姐。话说你这们些人怎么回事,
我的鼻子就那么好勾吗?

  张姐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不过她在公司没几天又走了。我觉得702的很
多事都是姚姐在主持,张姐好像不怎么管事似的。

  该说说小颖了。这小丫头好奇怪的。

  小颖性格很活泼,搬来之后的第二天就和我们混熟了。那是702第一次到
710盛饭,小颖就大刺刺地捏了我的乳房,一边捏一边还说:哎呀,好软。哎,
流氓,你又不是没长,你捏你自己的看软不软,然后我报复性地捏了她的乳房一
下。嗯,不是捏,是色狼一样的大手握住,刚才小张就这么握着我的乳房来着,
现在我赚回来了。小颖笑着要躲开,可是我的手一直跟在她的胸上,这招是赵哥
经常对付我的,怎么甩也甩不掉,现在算是学以致用了。最后小颖说:晗姐你耍
流氓!哎,一下子感觉小颖好像不属于702的,应该是「我们这边」的了。

  下午的时候,小颖溜到706,说要看看我。小颖真是「溜」来的,坐了没
一小会就又溜回去了。这时候我和小颖认识还不到24小时,但感觉好像是老相
识一样。我继续着中午的游戏,时刻提防小颖来捏我的乳房。不过小丫头的目光
在我身上游来游去,像个色狼,哎,被女生看得害羞了是个什么体验?

  后来小颖一天好几次地「溜」过来,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我各种问题。比如
你们怎么会光着的?从什么时候光着的?啥?你是处女?哈哈哈哈,别骗人了!

  啥?从外面就能看到?这个就是啊?你为什么要留到新婚之夜啊?变态!古
董!

  那你有欲望怎么办?还有,男生怎么不光着?他们操你们吗?就在办公里干?
当着大家的面?轮奸?真的啊!太刺激了!哎,谁的最长?……

  秉持着H姐先发制人的战术,我也不隐瞒,有问必答。大概也就是两三天时
间,小颖基本上把7楼的情况打听了个清清楚楚。期间还碰到了晓祥,然而小颖
一点不害羞,当着晓祥的面也照问不误,倒是把晓祥弄了一脸的问号。

  小颖溜过来也不总是问问题,比如某次,小颖溜过来说:晗姐,你知道你有
多漂亮么?我都动心了哎。

  嗯,好好好,你动心了,来亲一口吧。哎,你还真亲,变态,流氓,同性恋
啊你。

  再后来,小颖中午盛了饭,干脆就坐在了710的沙发上。哎,真是「我们
这边」的了。不过姚姐也没说什么,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快的样子。但是老孟和小
吕还是跟着回到了702,毕竟我们几个女生光着呢,男生要「非礼勿视」哦。

  我们的午饭聊天节目算是多了个新人。不过大家不知道当着「新人」的面该
不该聊那些色色的话题。然而好奇宝宝摆出一付「我都知道了」的样子,还问你
们最多轮过女生多少发。然后色色的话题就全涌出来了。

  聊天的时候不知道小张怎么惹到小颖了,结果两个冤家不停的斗嘴。话说这
俩家伙不去说相声真是可惜了,听他俩斗嘴我好几次差点被饭给呛到。到后来,
两个人的战争已经变成了小颖要看看小张的鸡巴而小张偏不让的格局了。小张将
了小颖一军,说你要是掀开衣服给大家看看奶子我就给你看鸡巴。

  小颖也不答话。啪地放下筷子,然后很爷们地一把掀起了衣服。

  要不是小颖的得意神色,我几乎以为小颖恼了。

  小颖掀起来的不仅仅是衣服,还有半个胸罩。之所以说是「半个」胸罩,是
因为小颖掀起衣服的时候出现了技术失误,只有一个罩杯被一并掀起来了,另一
个没有被抓住。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失误的是掀起来的那个,不过小颖在看到只露
出了一个乳房之后,又用手去抠另一个没掀起来的,所以可以肯定,小颖是想全
露出来着。

  小颖抠了几下也没成功,只有一只乳房,孤零零地悬在胸前,样子有点狼狈。

  大家都看傻了,这小丫头也太大胆了吧,不到一周前彼此还是陌生人呢,现
在居然掀起胸罩给大家看乳房?这回我可不觉得是受到了我的影响,话说小颖一
开始就表现出了对性事不同寻常的好奇心,要是我传染的那也太快了吧。

  小颖还是没能成功掀起胸罩,干脆把手翻到后背去解胸罩带子,这时掀起的
衣服自然落下,刚才露出来的乳房也被遮挡住了。

  这时姚姐好死不死地进来送餐盘,小颖赶忙放下了背后的手。我肯定姚姐没
发现小颖的动作,但是她送完餐盘偏偏过来和我们聊了一会。小颖的餐盘刚才就
空了,姚姐就说一起回去吧,沙发上挤四个女生多热呀。

  然后小颖就送了餐盘给吴婶,和姚姐一起回去了。哎,她衣服里的胸罩应该
不会自动罩回去吧,那只露在胸罩外面的乳房估计得凉快一会了。

  下午,小颖又溜到706,让我下班以后等她一会。哎,确定小颖和吴总没
关系么?这两个家伙神神秘秘的样子怎么那么像?我觉得小颖应该挤眉弄眼才是,
但小丫头没有,还挺认真地给我解释说,下班时她会和大家一起走,然后她再单
独折返回来。哎,我更好奇了,这什么情况啊?

  下午晓祥会回来。鉴于之前小颖在我脸上叭地亲一口的疑似同性恋行径,我
担心小颖是要露胸给我看来着,所以提前告诉她那个时候晓祥会在的哦。小颖说
没事没事。

  然后我又是各种联想。晓祥回来了,我把小颖的事说给他听,然后两个人一
起联想,哈,晓祥的一些想法好搞笑。

  下班时小颖和同事们说说笑笑进了电梯,跟平常一样。哎,这小丫头太能装
了,我都开始怀疑下午小颖说让我等一等是不是个恶作剧了。不过还好,有晓祥
陪我,不回来也没关系。

  十多分钟后,706的门口忽然闪现一个人,嗯,小颖。

  小颖一丝不挂。

  我只以为她大概会露胸来着。却没想到小颖居然会全裸。小颖的皮肤不算白,
但身材很好。中午没看到的那只乳房现在无遮无拦地显露在胸前,下面的阴毛被
刮掉了,小阴唇自然地翻在外面,有点黑,哎,传说中被操黑的就是这样的吧?

  小颖笑嘻嘻的。这小丫头估计是为了追求「全裸出现」的效果而故意走的消
防梯,搞不好脱下来的胸罩内裤就扔在走廊上。现在晓祥最爽了,怀里抱着一个
全身赤裸的我不说,刚认识没几天的小丫头居然主动脱得溜光送上门来,无遮无
拦地随便你看。

  小颖走了进来,我本来是半躺在沙发上靠在晓祥怀里的,现在我起身让座。

  小颖说没事没事,然后一扭屁股坐上了道具凳。那个道具凳是木头的,小颖
坐上去发出「当」的一声。

  光溜溜的肉屁股碰到木头的凳子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小颖像想起什么似
的,说着「哦,对了,给你看看这个」,然后起身把屁股撅给我们看。

  小颖的屁股应该是她身上最好看的部位了,尤其是这样双手拄着膝盖,弯着
腰撅着屁股的时候。不过当时我并没注意到小颖的屁股有多浑圆,我只注意到她
的屁缝来着。在她的屁缝里,粘着一个塑料块,黑的,大概有半张信用卡那么大。

  刚才碰到凳子发出响声的应该就是这玩意了。

  这是什么?屁缝里粘这么个东西干什么?粘在屁眼上怎么拉屎?现在我要成
为好奇宝宝了。小颖伸手去撬那个物件,嗯,这么说不是「粘」上去的,我看到
了那物件的后面还有东西。小颖撬得很快,腾的一下就把那东西撬了下来。一个
比桃子小不了多少的物事出现在我眼前,我的个老天爷,那玩意刚才是插在屁眼
里的吗?这么大!插屁眼里?!居然没疼死?

  在这之前我从来就不知道还有「肛塞」这种东西。别说我不知道,估计我们
寝室最流氓的二姐也不会知道。小颖说她这几天其实天天都「戴」着它呢,睡觉
都不「摘」下。哎,我感觉好晕。小颖肯定不是我传染的,她玩得比我们几个加
起来还疯。

  我想看看被这个巨大的东西插过的屁眼是什么景象,小颖就掉转屁股给我看,
还是刚才的姿势,只是不用手拄着膝盖了。她的两只手分别按着两瓣屁股,然后
往两边分。在扒开的屁缝里,一个圆圆的大洞显露了出来,嗯,比小穴的洞口还
大。原本肛门周围的褐色皮肤现在在洞口的外围,内侧是一圈粉红粉红的肉肉,
再往里就是黑洞了。其实也不是全黑,洞口附近还有光线的,能看到一部分小颖
的肠子,再往里才是黑的。对了,在外圈褐色皮肤的附近,还凌乱地有一些肛毛,
显得那个黑洞特别的淫荡。

  屁眼居然可以扒成这样的大洞,真是开了眼界了。想到之前吴总用手指插我
屁眼来着,如果是眼前这种,目测就算是两根手指也可以「不碰壁」地插进去。

  不过这样的屁眼还能起到屁眼的作用吗?这算是被玩坏了吧?我正想着,小
颖把那个巨大的肛塞移到洞口,轻飘飘地按了进去。嗯,对了,怪不得一直「戴」
着,不然还不得漏了?哎,好恶心。那东西被按进屁眼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
的屁眼都有一种胀胀的感觉。

  小颖翻转身体重新坐到了道具凳上,又是「当」的一声,哎,我大脑都要不
供血了。我说你屁眼里整天插着这么大的一个东西,走路不疼吗?你这几天一直
插着这玩意?我看你走路的姿势蛮正常的,怎么也想不到屁股里居然是这个样子。

  小颖说一开始有点难受,不过一会就适应了。再说也不经常这样,这是戴的
最久的一次。这么说小颖的屁眼还有救,我还以为彻底坏掉了呢。

  小颖故意站起来走几步给我看,从外面看,倒是觉得细细的屁缝里夹着的那
个半张信用卡大小的底座挺碍事的,插在肠子里的部分其实根本看不到。小颖走
路的时候屁股一扭一扭的,那个底座真像是「粘」在屁缝里一样。我说你把衣服
脱哪啦?快拿进来吧。小颖说从4楼进了楼梯间就开始脱衣服,脱下来的衣服随
手扔在地上,反正也不会有人经过这里,所以也不担心丢。我说丢了才好呐,看
你怎么回家。

  然后我们一起去捡衣服。嗯,真够惊悚的,7楼走廊的地面上赫然一个内裤,
楼梯间的门把手上挂着一个胸罩。嗯,就是中午被掀到一半的那个,现在终于脱
离了小颖的身体。这时要是有个陌生人来到7楼不知会怎么想?进了楼梯间下去,
地上、扶手上依次是裤子、上衣还有鞋袜。嗯,袜子剩一只了,另一只看样子是
掉到一楼去了。小颖你穿一只袜子回家吧。

  回到706,我问小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颖这尺度太大了,肯定不是我
传染的。小颖说至少暴露是你传染的嘛。好吧,不说暴露的事,肛塞是怎么回事?

  小颖说,我是M嘛。

  M是什么鬼?拜托你说中文好么?

  然后小颖把她的经历说给我听。

  M是SM的M。我之前倒是知道有SM这回事,但却不知道这两个字母居然
代表了两个角色。简单来说,S是主人,M是性奴。

  小颖是M。

  数年后我认识的一个SM玩家很教旨地说小颖还算不得是个M,并且还罗列
了一些理由。不过以我的角度来看,小颖这样的就够分量了,再重口些真有些吓
人了。其实在这之前,从二姐的动作片里我倒是看过一些SM片,都是皮鞭啊,
滴蜡啊什么的,看起来只觉得吓人了,相比起来小颖的SM倒还蛮刺激的。

  小颖原本就是个平平常常的女生。以小颖的观点,自己算不得什么美女,在
任何群体中都只能算作是相貌平平,男生的目光多半是被自己身边的美女甲或者
美女乙所吸引,等着男生追自己怕是不可能有机会了,于是对于自己喜欢的男生
就干脆直接地倒追。

  女追男,一层纱而已。然后小颖就有了现在的男友,小孙。小颖认准小孙了,
非他不嫁,橡皮膏一样粘着。我觉得小颖应该是自卑心里在作怪,其实小颖样子
也不算丑,不算美女也算是中上等了,比如她的小翘鼻子,我就很想刮一下。再
说小颖的性格很活泼,是个可爱的小丫头,挺招人喜欢的。可是,男人嘛,吃着
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小颖百依百顺可小孙还是出了轨。小孙被捉奸的时候那女的
正在给小孙口交,当时小颖都看傻了,尿尿的东西居然插嘴里。

  小颖闹过之后总结经验,居然认为男友之所以出轨是因为自己不好玩,而不
好玩是因为自己不够贱。后来,小颖很主动地给男友口交,跪着。小孙算是个S
M的爱好者吧,女友的主动犯贱让他如获至宝。两个人的花样越来越多,有很多
是看过动作片之后两人学着样子实践出来的。小颖一开始只是为了讨好男友,但
后来在被凌辱的气氛中逐渐获得快感,进而奴性大发,真的喜欢上了被虐的游戏。

  两人不仅确立了主奴的关系,小颖甚至还想着如果将来不能和小孙在一起,
也一定要以奴的身份和小孙保持着联系。

  小孙越来越有主人的样子,虐小颖的尺度也越来越大,小颖不仅不反对,还
兴奋得不行。再后来,小孙甚至带着自己的哥们操她。小颖说,自己是奴,身体
是主人的,他要让别人操我,我有什么办法?

  我觉得小颖这个傻丫头真是遇人不淑。小孙这明显是在玩她。早晚会把她像
玩够的布娃娃一样扔掉。那时候可能小颖想当奴都没机会。不过小颖很肯定地说:
不对。小孙很爱自己的,而且现在简直离不开她了。性只是两人相处的一部分,
在游戏里她是奴,但出了游戏两人还是恋人,平等的那种,不,是小公主的那种,
小孙很宠她,有时还挺粘她的。

  哎,好奇妙的关系。话说他俩怎么区分什么是游戏什么是现实?有开关么?

  在后背上么?

  小颖说她觉得自己的经历很刺激了。没想到我们在7楼的办公场合居然光着
身体。当众暴露出自己隐私的身体,女性的乳房、阴户完全暴露在同事的目光里,
而且还理直气壮。在这之前小颖从来就没想过。我们的暴露行径把小颖刺激得不
行。

  我说你连轮奸都体验过了,相比之下暴露身体也没什么嘛。轮奸难道不是也
会让很多人看到自己的裸体吗?小颖说她从来没在外面脱过衣服嘛,尤其是办公
的场合。今天当众露出乳房是她早就计划好的,没想到居然不成功。然后她就决
定干脆晚上露给我看看。刚才上楼时,她在楼梯间一件件地把衣服脱下,兴奋得
全身都发颤。

  好吧,女生都有些暴露的心里,大概也都有那么一点奴性。话说上次被吴总
尿到脸上,我不也是兴奋得不行吗?这么说,我也有点当「奴」的潜质哎。

  我问小颖她都玩过什么性虐的游戏,小颖就说了一些。这里先卖个关子,后
面我再详细地说。小颖说这些的时候,自己用手揉搓着阴蒂,哎,我听也得好刺
激,情不自禁地地开始揉小穴。

  两个裸体的女生在自慰,晓祥的鸡巴把裤子顶得老高。我说小颖你给晓祥来
一发吧,看他硬得那样子。说这话时,我不担心小颖,倒是有点担心晓祥不同意。

  小颖的小阴唇有点发黑,我觉得就是传说中「被操黑」的样子,而且我们几
个女生的小阴唇都可以收在小穴里,平时不用手扯是不会出来的,而小颖的小阴
唇好像平时也是在外面的,收不回去的一种感觉,我觉得小颖大概算得上「阅男
无数」

  吧。她说小孙带着哥们操她,又没说有多少哥们。印象中晓祥虽然阅女无数,
但好像晓祥玩的女生大部分都是模特吧,用赵哥的话说都是「上等货」,小颖这
样的小穴不知道晓祥会不会嫌弃呢。

  没想到还没等晓祥说话,小颖倒先说着「不行」。然后我很聪明地想到了,
小颖的身体是属于她「主人」的,让不让别人操得她主人同意才行。

  小颖说,我给你口交吧。然后很主动地从道具凳上下来,爬到了晓祥的面前。

  嗯,爬。

  小颖给晓祥脱了裤子,晓祥的鸡巴直挺挺的立着。小颖像我之前给晓祥口交
的姿势那样,双乳顶在晓祥的膝盖上,然后把整只鸡巴吞进了嘴里。

  一整只鸡巴。从龟头到蛋蛋,完全湮没在小颖的嘴里。

  这种魔术我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今天我一定得搞清楚,这么长的玩意是怎么
进去的,到底进到哪里去了,还有,小颖太惊悚了,记得上次小静给晓祥口交的
时候也只是把硬硬的阴茎吞了进去,两颗蛋蛋是在外面的,小颖却把蛋蛋也吞了
进去。那么大的两颗,她嘴里是异次元么?

  小颖没做活塞运动,吞了一下鸡巴后又吐了出来,然后和晓祥说:啊,好长,
你站起好么,你坐着我没法运动。然后晓祥就很配合地站了起来,刚才小颖只是
把晓祥的裤带解开,这下他一站起来,整个裤子都掉到了脚踝处。小颖跪在晓祥
的面前,再一次地,把整只沾着她唾液的鸡巴吞到了嘴里。这次蛋蛋在外面。

  小颖开始活塞运动。我为了看清楚,也跪在一旁。嗯,跪着,这样比蹲着要
舒服许多,不过晓祥太得意了吧,老婆和女邻居都一丝不挂地跪在面前。

  小颖脑袋的运动很有规律,一下一下地。每次都是直没至柄,嘴唇贴上了蛋
蛋才再吐出。我忽然想到,晓祥的鸡巴该不会在插进了小颖的嗓子里吧?如果不
是这样,那就只能用异次元解释了。然后我盯着小颖的脖子看,然而这小妞运动
得幅度很大,我也看不出什么来。

  晓祥对于这种口交应该是有经验的,哼,这可瞒不住我。本来小颖是抱着晓
祥的屁股的,这样活动脑袋比较省力。但是后来晓祥改为抓着小颖的辫子了,小
颖就放开了手,两只胳膊自然垂下,真的就像是一个被拎着脑袋的布娃娃。嗯,
被拎着脑袋给别人口交。话说晓祥怎么没抓着我的头发来着。嗯,我之前给晓祥
口交都是他坐在沙发上来着,只跪过许辉一次,那次许辉也是第一次把鸡巴插到
女生嘴里,怎么会想到拎着脑袋这么虐的玩法。

  晓祥要射了,他按着小颖的后脑勺把小颖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肚子上。现在两
个蛋蛋紧紧地贴在小颖的嘴唇上,我看到小颖张开嘴,嗯,能看到牙齿。然后一
个粉色的小舌头伸了出来,像个小手,托着晓祥的蛋蛋,分别推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还不算完,小颖吞下两颗蛋蛋以后,再一次地伸出了舌头,这时我是在晓
祥的后面,确切地说,是晓祥胯下的后面,然后我看到了伸出来的舌头,在晓祥
的屁眼上舔了舔。

  这算特异功能了吧?把那么大的鸡巴一点不少地吞进嘴里不说,还能舔到屁
眼?

  这角度我也很方便地看到了小颖的脖子,嗯,似乎粗了一些,那个名叫脖子
的柱状肉体的里边,是晓祥的鸡巴。

  后来小颖告诉我说,这个叫「深喉」,练练就会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她还
说男生就只是龟头敏感,口交的过程其实就是把嗓子当阴道,让龟头摩擦获得快
感。我的那种所谓的「口交」真的就如我所说,仅仅是让男生有一些征服的快感
而已。

  扎嗓子里哎,记得医生看病的时候用竹签看嗓子,稍往里一些就会忍不住要
吐了,那么大个的鸡巴插进去会不吐吗?我觉得那个过程肯定很难受的,我才不
练呐。太变态了。

  「小颖是M」的消息简直太重磅了。话说好变态呐,不过小颖和吃屎的吴总
比起来哪个更变态一些?还有啊,吴总让我尿他脸上哎,这也算是M了吧?那我
算什么?S吗?

  我简直太想立刻把这个消息说给710听了,并且还可以顺便卖弄一下「你
们知道M是什么意思吗?」这么有技术含量的问题。不过细想起来这个实在不是
个小事。小颖自己都没说,我要是大喇叭说出来可能小颖就没法做人了。虽然看
小颖很有些想说出来的意思,主动扒衣露奶就够说明问题的了,但这种事还是她
自己来说的好。

  哎,我那个八卦的心哎,要憋死了!

  第二天小颖顺利地掀了衣服露出完整的两只乳房,这下没技术问题了。然后
就变成了小颖理直气壮地扒小张裤子的战争。小张就像遇到了女流氓一样,一个
劲地说:这什么世道?女生扒男生裤子?天理何在啊?不仅如此,小张还很没立
场地转移矛盾,说小李的鸡巴大,又粗又雄伟,你肯定没见过,你怎么不扒他的。

  结果搞得小兔差点没加入小颖的行列。哎,小兔的立场这么鲜明?什么情况?
不过小颖还是挺在意姚姐她们的,只要702的人在场,小颖就立刻变得规规矩
矩的,而且是戏精一样的秒变。小张一脸苦相地说:姚姐,坐一会吧,大家聊聊
天多好。

  小颖只在那一天露过一次乳房,再后来就没露过。不过大家知道小颖的尺度
了,并且如我一样觉得小颖是「我们这边」的,所以偶尔吃吃小颖的豆腐,但也
就是仅此而已,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小张还时刻警惕着小颖会不会来扒他的
裤子。

  这样过了几天。

  话说男生们自从702搬进来就再没脱过衣服。不过天气也一点点凉快了下
来,夏末秋初的日子,虽然还是很热,但至少不会热得那么难受。我们三个裸体
女生他们早就看习惯了,也不至于勾起多大的欲火。倒是小颖的一次半的露奶让
男生们兴奋了好久。我们三个女生坚持光着,像是跟702示威一样,来了例假
也只是穿上内裤而已。不过怕男生们看着恶心,所以考虑再三我们又穿上了短裤,
例假一过,立刻恢复全裸的状态。不过有日子没有大乱交了,不知道男生如何,
我们几个女生已经很有欲望了。

  这天中午,702居然只有小颖在。其实平时也就是姚姐总在,其他的人不
是这个不在就是那个不在。我以为姚姐是稳坐中军帐那种的,没想到她居然也有
外出的时候,而且更巧的是居然小颖还在。

  这是个大乱交的好时机。不过大家不知道小颖的尺度如何,毕竟在710小
颖只是公然露了一次半乳房而已,累计3只次。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颖格外兴奋。我们四个女生这几天都是挤在一个沙发上,
叽叽格格地说个不停。吃到一半的时候,小颖突然站起来,然后把衣服脱了。

  全脱了,一丝不挂。

  你们见过女生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突然就把衣服脱光的情况吗?

  小颖把衣服扔到沙发后面,还说着「哎,还是这样舒服」。扔完衣服,小颖
转身要坐下,我不失时机地阻挡了她,然后去看她的屁股。那个「粘」在屁缝里
的东西没有了。然后我就非常好奇地要看看她的屁眼。哎,这个我真忍不住,我
太好奇了。被那么大的东西侵入过的屁眼现在怎么样了?然后我很没心地扒开小
颖的屁缝,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屁眼出现在我眼前,嗯,肛毛不见了,看来
最近刮过。我还是很好奇,那么惨烈的屁眼居然能恢复如常?我脑海浮现出那个
大洞的景象,清晰无比。我简直想把手指插进去看看屁眼松不松了。然后我才想
到现在大家正在吃饭呐,小颖莫名其妙地脱光了衣服就够突然的了,我还像个变
态一样扒人家屁缝?要是真把手指插进小颖的屁眼,大家就不用吃饭了吧?

  我看了看大家,在小颖和我的双重打击下,大家纷纷死机了,然后像比眼睛
一样瞪着我们俩。小颖坐下了,她以为我早就大喇叭地把她的秘密说给710听
了呢,所以今天大刺刺地脱光了衣服,却没想到我居然能忍住不说。

  我容易么我。

  小颖失算了。结果就显得小颖像精神错乱一样。其实上次突然掀起衣服给大
家看乳房就够错乱的了,但是眼下是脱光哎,不是露个乳房可以比的。简直太突
兀了。

  大家一脸不相信的眼神。小颖看出来了,然后凑过来问我:你没说?我点头。

  小颖一脸的气愤,怎么没说呐?哎,这什么世道,我保守秘密还保错了。那
我补上好了,嗯,「小颖是M」,好了,说完了,吃饭。哼哼,你们知道什么是
「M」

  吗?

  大家「我操」地说个不停,声音此起彼伏。小齐还问,「S」是谁?哎,你
们都知道哎,你们这些流氓!我看看H姐,嗯,她也知道的样子,哎我没救了,
我掉进流氓窝里了。

  饭后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次大乱交。小颖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小张的鸡巴。

  不过她也没表示什么,她当时的注意力完全被小李硕大的鸡巴给吸引到了。
不是因为大尺寸的鸡巴插进阴道有多爽,事实上那天只有H姐和小兔挨了操,小
颖只是献出了自己嘴巴而已。没错,主人不同意。小颖关注小李的大鸡巴是因为,
她想告诉我,这种尺寸的鸡巴也可以深喉。

  好吧,我不是将她一军,我是真不信。

  然后小颖就表演给我们看。注意,这次纯粹是表演,不像上次给晓祥口交那
样。所以小颖让小李叉开腿站在地上,然后自己跪在小李胯下,矮着身子,仰着
脖子,像表演吞剑一样,把小李的鸡巴插进嘴里。嗯,小李的姿势很搞笑,小颖
在小李的下面,免不得要把小李的鸡巴往下掰,简直是要掰断了的角度,结果小
李就只好前倾着身体,撅着屁股,哎,看到屁眼了。

  不过屁眼一点也不抢眼,如同小颖的乳房一点也不抢眼一样。抢眼的是蟒蛇
一样的鸡巴一点点没入小颖的嘴巴,同时,小颖的脖子「肿」了起来。从小颖的
脖子刚开始「肿」的时候,小李就一个劲地说「我操」。最后,如同晓祥的那次
一样,小李的两个蛋蛋也进入了小颖的嘴巴里。后来小李跟我说,当时的感觉,
跟插入阴道差不多,最大的不同是,这个「阴道」外面有牙齿。小颖表演之后,
给小李做活塞运动,哎,小李不知道,抓着小颖的头发其实特别带感呐。

  然后小颖又给小张口交了一回。小张以为小颖又有什么恶作剧呢,但难得小
颖这次很诚恳,老老实实地给小张深喉了一回,只是在最后轻轻咬了小张的鸡巴
一下。

  我问小颖不打算让大家操她吗?我觉得她挺想挨操的。小颖说还没敢和小孙
说呢。哎,真是奇怪,小孙甚至带着他的哥们操她呢,这有什么不敢说的。小颖
说那好,今晚我就问问他。

  第二天,小颖溜过来。问我说:你就不想试试深喉么?

  她可不知道,我试过来着。小颖给晓祥深喉的当天我就拿许辉做试验来着。

  没用晓祥的鸡巴做试验是想成功之后给晓祥惊喜来着。对了,许辉现在天天
住在我们寝室,而且格局变了,以前是谁要他「侍寝」他就得跟谁,现在是他想
和谁睡就和谁睡,一付皇帝派头。那天晚上我说「借他鸡巴用用」然后跪在他面
前比量了半天。嗯,没成功,龟头一碰到喉咙的外围我就忍不住要干呕。大姐一
个劲问我要干啥,我干呕得多了丹丹甚至还怀疑我是不是怀孕了。妈滴,怀你个
大头鬼!电视剧看多了你这是。

  我还找赵哥试来着。小静就是他「开发」的吧,也来「开发开发」我好了。

  赵哥说没啥,就是「往死插」就是了,吐也没关系,吐啊吐啊就习惯了。我
听着怎么那么像恶作剧呢,嗯,结果没敢试。

  现在小颖来问我这个,什么意思?

  小颖说,让小孙给你训练训练呗。哎,小颖像个老鸨子,给他男友拉皮条。

  这什么世道啊。

  小颖藏着心眼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小颖弯着腰和我说话,领口就空在我
的面前,里边的胸罩一览无余,这领口太大了吧。我出其不意地伸手进去,一把
勾住了胸罩的罩杯。哈哈,小颖挣脱不得,还必须得弯着腰。死丫头,老实交代,
藏什么心眼呐!

  小颖投降,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小孙同意她在7楼挨操,不过作为交换条件,
小孙要看看我的处女膜。哎,真难以想象这两口子是怎么谈判的,这种事怎么说
得出口,我脑补不出来。

  不过,看起来想「解救」小颖,大概就得靠我了。

  可我不想去。确切地说,是不敢去。

  这家伙带着自己的哥们操自己的女朋友哎。小颖还说过他俩玩SM的一些情
节,感觉小孙好变态的,不是吴总那种,是有点可怕的那种。话说一开始我和吴
总独处时也觉得有点怕。我给他看处女膜倒没什么,可是他要是兽性大发,强奸
了我怎么办?处女膜死得不明不白的,我才不干呐。

  小颖讪讪地溜回去了,过了一会又溜过来:晗姐,你就不怕晓祥把你甩了么?

  这什么意思?哎,不用说,我明白了。

  我保留处女膜也够变态的了,偏偏又是这个职业流氓的女朋友。女人身上三
个洞洞,我竟没一个可以让他爽到的。之前虽然有过口交,可他真的爽么?不过
话又说回来,晓祥会因为这个把我甩了么?晓祥不是那种人。不过我又觉得很愧
对晓祥,自己的男友只能在别的女人身上得到慰籍,我是个不称职的女朋友。

  小颖又溜回去了,我满脑子都是这些事。

  下次小颖又溜过来,我没等她说话,先开了口:你家小孙会不会强奸我啊?

  小颖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强奸?她眨了眨眼,这才明白过来。处女膜
不是长在腿上的,这玩意在阴道里,要掰开女人最为隐私的小穴给他看才行。然
后她又想到,我大概是把小孙想得很野蛮了。

  我还真是把小孙想得很野蛮,没准是个大光头浑身都是纹身的那种人。不过
这也挺不合理的,小颖倒追的人家哎,这种形象小颖会看得上么?

  小颖说小孙和小张差不多,同一类人。

  好吧,我答应了。为了「解救」小颖。

相关文章

关键词:荡妇笔记win10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