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乱欲,利娴庄】(2.20)【作者:小手】

2017-12-27 14:52:22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02季~第20章

    乔元如中魔般抬头,痴迷地看着眼前的绝代佳人,手中轻抚性感的极品腴腿,
顺着胡媚娴腴腿一直吻上去,吻到了大腿根部,望着馒头般的肥美阴户,乔元伸
出手,轻轻抚摸小内裤花边,顺带摸了阴毛:「胡阿姨,你会舔我棒棒吗?你今
晚舔我棒棒,我保证让你今晚很舒服。」

    「如果不舒服呢?」胡媚娴看着乔元下流地抚摸她的阴部,她没有阻止,她
开始享受男人的下流,有时候男人越下流,女人越喜欢。

    「不会不舒服,刚才君竹她们就舒服不得了。」乔元调皮挤挤眼,小心翼翼
地扒开胡媚娴的透明小内裤,小指头轻触那肥美的大肉蛤:「胡阿姨,你穴穴好
肥,我好想吃它!」

    胡媚娴投来水汪汪眼波:「你现在就想按摩我的穴穴吗?」

    乔元狡猾一笑:「胡阿姨舔了我的大棒棒,我就给胡阿姨按摩穴穴。」

    胡媚娴芳心暗喜,她很想舔那大水管,脸上却装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你
坐到床上来。」

    乔元马上站起,很听话的坐在了床沿,他万万没想到胡媚娴却跪了下去,就
跪在乔元的双腿间,当着乔元的面脱下了乔元的短裤和裤衩,直接面对一根雄伟
的大肉棒。

    乔元心疼道:「胡阿姨,别跪伤了膝盖,你膝盖好漂亮的。」

    胡媚娴一心颤,轻轻握住大水管,温柔套弄:「放心,地毯伤不了我膝盖,
蛮懂得关心人嘛。」

    乔元抱住了胡媚娴的后脑,深情地注视着胡媚娴的大眼睛:「我关心胡阿姨,
我爱胡阿姨!」

    胡媚娴十几年没听过这种肉麻死人不填命的甜言蜜语了,她芳心大悦,羞涩
地看着乔元,羞涩地将大水管放在香唇边,舔了舔大龟头,缓缓地把大龟头塞进
了小嘴里,一边看着乔元,一边吮吸大龟头,她的双手,紧紧握牢大水管,生怕
会跑掉似的。

    「哦。」乔元汗毛倒竖,手指抚摸胡媚娴的耳朵和粉颊,双脚撩拨摩擦她的
大肥臀,几次从胡媚娴的手中抢过大水管,用大龟头摩擦她的樱唇和鼻子,最后,
还是胡媚娴抢走了大水管,她贪婪地吮吸,大口大口地吞吐,她完成了一次又一
次深吞,她可以轻而易举吞咽完大水管。

    乔元太兴奋了,太爱这位丈母娘了:「胡阿姨,你能不能一边含我的大棒棒,
一边自己摸自己的奶子。」

    胡媚娴眨眨大眼睛,居然照办,她双手抚摸紧身罩衣里的大奶子,小嘴吞吐
大水管,骚媚得难以形容。

    乔元彻底臣服,电流涌来,他仰头唱道:「你是小骚货呀,你是小骚货……」

    「扑哧!」胡媚娴吐出大水管,直笑得花枝招展,小手狠狠握紧大水管,无
比娇媚地嗔了一句:「讨厌!」

    乔元失去了理智,胡媚娴媚态深深吸引了他,他疯狂地捧起胡媚娴的脸颊,
大胆吻上去,用力含住胡媚娴的舌头,胡媚娴顺势站起,乔元抱住她的腴腰,两
人一起滚落在床。乔元翻身骑了上去,把胡媚娴压在身下,大水管寻到小内裤,
乔元伸手一拨,大水管狂顶几下,居然顶中了肥美大肉蛤,只见胡媚娴娇躯轻颤,
小嘴张开,大水管徐徐捅入了馒头般的肥穴。

    「胡阿姨,我爱你!」乔元大声喊。

    胡媚娴来不及回应,她的小嘴就被乔元封住了,他狂吃胡媚娴的口水,腰腹
用劲,大水管长驱直入,慢慢占据了胡媚娴的整条阴道,她发出急促的「呜唔」
声,她的修长腴腿在拍打乔元的瘦腰。

    「嘶」一声衣物撕裂的声音划破了卧室的上空,胡媚娴的紧身罩衣被乔元野
蛮撕裂,他有强悍的鹰爪功,撕开这点丝帛轻而易举,两只无与伦比的超级大美
乳在晃荡,乔元一手一只,用力握紧,用力搓揉,身下已是高举高打。

    「啪啪啪……」

    「呜唔……」太野蛮了,太粗鲁了,胡媚娴无法忍受乔元的粗鲁,也无法挣
脱乔元的嘴巴,她只能用粉拳击打乔元的身体,可惜一切都是徒劳,乔元又吻又
抓又抽,三管齐下,抽插尤其犀利,简直就是密集炮火。胡媚娴的肥穴迅速发烫,
片刻间就红肿了,她不再击打乔元,而是抱住乔元的瘦腰,扭动大肥臀与乔元激
烈交合,馒头穴不是柔弱之辈,它和它的主人对乔元发起了反击。

    「呜唔。」战况焦灼,棋逢对手,双方都没有后缩,但总有一个失败者。激
烈的五百下抽插过去,胡媚娴首先颤抖,剧烈颤抖,接着就是推搡,胡媚娴想推
开乔元,无奈乔元的身体坚如磐石,胡媚娴非但没有推开,反而被他的大水管持
续抽插,太犀利了,野蛮的抽插如活塞通上电,彷彿无休无止。

    肉穴红肿异常,肉哈喷沫。好不容易摆脱了乔元的嘴巴,胡媚娴如雨打残荷
般摇摇欲坠,她尖叫刺耳:「啊,你操死我了!死阿元,臭阿元!有你这样对丈
母娘么,啊!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你的大鸡巴……」

    乔元在冲刺,猛烈冲刺:「君竹最喜欢说我是大鸡巴阿元。」

    胡媚娴紧闭双眼,忘情抽搐,双腿乱蹬:「啊!大鸡巴阿元……」

    天崩地裂般的高潮来了,乔元疯狂射精,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胡媚娴的子宫,
热流撞击下,胡媚娴眼冒金星,魂魄出窍,这是她这辈子得到的最高潮,没有之
一,即便是利兆麟也给不了如此销魂,如此高强度的快感,简直登峰造极。

    足足失魂了五分钟,胡媚娴才幽幽清醒,看了看趴伏在身上的小男孩,胡媚
娴柔柔责怪:「忘记叫你戴套了,你怎么就不记得。」

    乔元露出坏坏笑:「我记得,但我不想戴套子,我要射给胡阿姨,我要把胡
阿姨的肚子搞大!」

    胡媚娴白了一眼过去:「我是你岳母,怎能怀你的孩子。」

    乔元无赖似的:「我不管,我就要胡阿姨怀我的孩子。」

    胡媚娴居然没有半点气恼,她轻抚乔元的瘦背,柔声道:「阿元,不要离开
我,今晚你就睡在这里。」

    乔元巴不得睡在胡媚娴身边,猛点头,下身缓缓挺动:「我永远不离开阿姨,
我要天天按摩胡阿姨的大肥穴。」

    胡媚娴暗暗惊喜,大鸡巴女婿果然实力强劲,她再次感受到阴道急剧肿胀,
快感卷土重来。

    胡媚娴用力抱住乔元,送上黏糯香唇,美目迷离:「喔,以后不要按摩了,
是干,我要你天天干我的大肥穴!」

    乔元动情喊:「妈,我爱你!」

    胡媚娴蹙眉娇嗔:「想要我做你的丈母娘,你就要对我好。」

    乔元搓揉超级大美乳:「天天干丈母娘的大肥穴。」

    胡媚娴挺动腴腰:「嗯嗯嗯,还要对我女儿好。」

    乔元加速了,大水管犀利出击:「天天干你女儿的小肥穴。」

    胡媚娴痛苦呻吟:「啊!她们不用天天干的,我才是要天天干。」

    乔元坏笑:「要的,她们是小骚货,妈是大骚货!」

    胡媚娴两眼一蹬,玉掌狂拍乔元的屁股:「下来,给我滚下来!」

    乔元哈哈大笑,大水管九深一浅,胡媚娴忍不住和乔元十指交叉,仰头欢叫
:「喔喔喔,大鸡巴女婿!」

    乔元也是舒服得要命,小腹拚命击打肥美之地:「我爱大骚货岳母。」

    胡媚娴媚眼如丝:「你又要操死我了!」

    乔元不想这么快就弄胡媚娴高潮,他灵机一动,突然停止抽插,双臂抱住胡
媚娴的娇躯,闪电侧翻,让她趴在了上面,坏笑道:「妈,你来操我,把我操死!」

    胡媚娴眼儿异样,缓缓直起了身子,双手整理如云秀发:「哼,等我扎好头
发先。」

    只见她盘好头发,脱掉身上的残破罩衣,如同战士正准备战斗似的,她那性
感肉体隐隐泛着粉红色。

    乔元深情注视着胡媚娴的一举一动,她每一个动作都有无尽的风情,乔元大
爱:「妈,你知道你有多可爱,那次陪龙家父子来这里提亲,我一见到你,心里
就想,如果能跟这个女主人做爱的话,立刻叫我死,我都愿意。」

    「你下流!」胡媚娴啐了一口,双手撑在乔元的瘦胸上,双腿收拢,下体刚
盘旋,她忽然眨眨大眼睛,改变了主意,双手改撑在乔元身体两侧的床上,似乎
担心乔元的瘦胸经不起即将到来的战斗。

    乔元觉得胡媚娴多虑了,他虽瘦而精,武功根基扎实,身体有无穷的力量,
又久经性爱历练,寻常女人轻易不是他乔元的对手,何况他天赋异禀,拥有超乎
常人的性具,他的大水管能轻轻松松顶在胡媚娴的子宫口,「不用担心我,我一
个对付君竹她们三个很轻松,搞定阿姨也不是什么难事,阿姨想着怎么爽就行了。」

    乔元说这话本是无心,他只想让胡媚娴放开手脚欢乐,可听在胡媚娴的耳中,
那是气人,她柳眉倒竖,冷冷道:「你能坚持十分钟,我就同意你叫妈。」

    乔元愣了愣,心想干妈亲妈齐上他都能轻松摆平,这个「妈」的口气也未免
大了。当下乔元傲气冲天,不屑道:「如果能坚持十五分钟呢?」

    胡媚娴呸一口:「我叫你做妈。」

    乔元被激怒了:「看时间,看时间。」

    胡媚娴伸手从枕头边拿来手机,给乔元看了时间:「现在两点三十五。」

    「胡媚娴大美女,放马过来吧。」乔元调皮地发出挑战信号,胡媚娴一放下
手机,乔元就抢先发动进攻,大水管疾顶胡媚娴的肥穴,他可不仅仅想着熬过十
分钟,而是想在十分钟之内把胡媚娴弄高潮,然后让她投降求饶。想到这,乔元
双手齐出,握住了两只超级大美乳。

    胡媚娴轻吟一声,扭动大肥臀,目光如电,心儿想:不教训教训他,等他翘
惯了尾巴,他哪把我放在眼里,这家我哪有说话的份,哼,今天就让他知道厉害。
心念至此,胡媚娴收束春心,不紧不慢耸动,大水管确实厉害,即便努力克制欲
念,大水管撩拨子宫的快感还是一阵一阵涌来,胡媚娴紧咬香唇,沉着迎战。

    「不会连嘴都不能亲吧。」乔元笑嘻嘻的,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一边挺动大
水管,一边改揉大肥臀。

    胡媚娴被顶插得浑身舒爽,刚好也想亲嘴,就趴伏了下来,超级大美乳狠狠
地压在乔元的瘦胸上,他呼吸一窒,手臂闪电勾住胡媚娴的脖子,唇唇相接,两
人热烈吻了起来,直吻得天昏地暗。

    「呜唔……」

    「你很会亲嘴嘛!」

    胡媚娴羞羞一笑,肥臀悄然抛送,阴道慢慢收窄,乔元开始感觉不一样了。
不过,他也不在乎,双手揉捏着大肥臀,加速挺动下身:「亲嘴算什么,我很会
操丈母娘的!」

    胡媚娴不好粗鲁还嘴,冷冷道:「还不知谁败。」

    乔元信心十足道:「肯定是丈母娘被我打得落花流水。」

    「是吗?」胡媚娴咬牙切齿,直起了肉感的上半身,肥穴如打桩机一样吞吐
大水管,这不是普通的吞吐,而是旋转加提拉,盘磨和挤迫同时进行。大水管几
乎每次都是将要拉到穴口时,再旋转吞入,如螺钉扭上螺丝帽,到了最尽头,在
大肥臀的重力压迫之下,肥穴异常收窄,夹住了大水管盘磨,顺反时针地盘磨,
接着提拉大水管到穴口,如此这般不停重复,天下没有哪个男人能挺得住。

    乔元终于知道厉害了,只是年轻人好强,不积极防御罢了,还呈口舌之快:
「胡阿姨,哦!胡阿姨,你快点认输了,你赢不了我的,君芙和君兰都怕大鸡巴
阿元。」

    胡媚娴又气又急,她的性技巧固然精妙,却也是双向的,杀敌三千,自损八
百,乔元被弄得欲念缠脑,胡媚娴何尝不是欲火焚身,大大出乎她意料了,以前
她三两下就能轻松对付利兆麟,如今对付乔元使尽了浑身解数,可弄了三分钟,
乔元依然没有溃败的迹象,胡媚娴心生焦急,快感又不停袭来,她忍不住张嘴呻
吟:「喔喔喔……」

    「胡阿姨,快叫我好女婿。」乔元奋勇抽插,他以为胡媚娴即将投降。

    哪知胡媚娴缓了一口气,柔柔道:「好舒服!阿元,你再坚持五分钟,我就
故意认输。」

    乔元一听,鼻子都气歪了:「什么叫故意认输,我不要你故意认输,我要真
真正正打败胡阿姨。」

    胡媚娴吃吃媚笑,密集吞吐大水管:「啊,好粗!大鸡巴好粗!」

    又过了一分钟,乔元开始焦躁不安,双手乱摸,想寻找胡媚娴身体的敏感点,
可惜,这个女上男下的骑乘式,乔元捏不到胡媚娴的脚足,他无法挑逗胡媚娴的
敏感穴位,摸了半天,除了把胡媚娴的雪肌摸成粉红色外,一无所获,反而是乔
元的尾椎发麻,精关告险。

    偏偏这时,胡媚娴说了一个事:「阿元,告诉你了,我准备跟利叔叔离婚,
离婚后,我就找个男人嫁了,以后你就不能给我按摩了。」

    乔元脸色巨变:「胡阿姨,你开玩笑的吧?」

    胡媚娴凄然道:「是真的,我总不能一辈子过无性生活。」

    乔元瞪大眼珠子,气急败坏:「我不是跟阿姨做爱了吗,我可以跟阿姨过性
生活。」

    胡媚娴冷冷道:「不行的,你是我女婿,让外人知道我跟女婿勾搭,我就没
脸了。」

    乔元急得坐了起来,踉踉跄跄中,骑乘式变成了坐怀式,乔元抱住胡媚娴的
腴腰,可怜兮兮道:「我不说,阿姨不说,有谁知道。」

    「喔喔……」胡媚娴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加速了吞吐:「纸包不住火,就
算外人不知道,也瞒不住我三个女儿,还有你妈妈,利叔叔……」

    乔元毕竟单纯,又极爱胡媚娴,这会竟然信以为真,泪腺一酸,眼泪如江河
决堤般流了下来:「胡阿姨,不要,不要嫁人啊!呜呜……」

    胡媚娴大吃一惊,她万万没想到乔元会哭,而且哭得这么难看,心一软,就
想改口,可犹豫了一会,她还是决定先赢了乔元,让乔元俯首称臣再说,于是耸
动不停,肥穴快速吞吐大水管,她自己也爽得尖叫:「啊啊!」

    「胡阿姨,我不给你嫁人!」乔元快哭花了脸。

    胡媚娴几乎忍俊不禁:「哼,我不但要嫁人,我还不准你叫我做妈,如果顶
不住十分钟,你就继续喊我胡阿姨吧。」

    「怎么会这样。」乔元已心灰意冷,无心恋战。

    胡媚娴一看乔元要泻气,顿时慌了,这不是胡媚娴的本意,她只是想耍小手
段教训乔元,没想到乔元已深深迷恋胡媚娴,胡媚娴说要嫁人,无异于晴空霹雳,
把乔元震得万念俱灰。

    胡媚娴真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为了给乔元打气,为了让乔元恢复信心,
她妩媚问:「那你想不想阿姨不嫁人?」

    「嗯。」乔元木然点头。

    「想不想叫我做妈?」胡媚娴挤了挤眼。

    「想!」乔元人机灵,这会已听出了希望,胡媚娴却是强弩之末了。

    她抱住乔元的脖子持续吞吐大水管,任凭大水管撞击她的子宫,已经撞击了
四百多下,胡媚娴颤声道:「那你就坚持十分钟。」

    乔元彷彿添加了充足的能量,他紧抱住胡媚的大肥臀,一轮密集顶抽,「啪
啪」声不绝于耳。

    胡媚娴蹙眉叫唤,膝盖颤抖:「大鸡巴阿元,还剩下一分钟,你能坚持吗?」

    乔元大吼:「我能,我能!」

    他顾不上在胸前跳跃的超级大美乳,狂吻胡媚娴,可还没吻几下,乔元苦叹
道:「完了、完了!我忍不住了,胡阿姨好厉害,你的下面好紧!胡阿姨,求求
你慢点。」

    胡媚娴无法慢不下来,她必须用冲刺迎来高潮,只有白痴才会放弃高潮,这
是千金不换的快乐,电光火石中,胡媚娴将尖尖指甲掐入了乔元的背肌,目光迷
离:「阿元,妈很舒服!妈给你操死了!」

    暖流浇上了乔元的大龟头,精液予以强烈回击,乔元一边射精,一边拿起手
机,随即哈哈大笑,笑得很幼稚,如小孩子得到糖果似的:「两点四十七分,妈
你输了,我赢了!你不用嫁人。」

    胡媚娴紧紧抱住乔元,肥臀够沉的,可大肥臀依然压着乔元的小腹,阴道抽
搐,嘴里喘着粗气:「胜负还早,三盘两胜。」

    乔元正开心得要命,一听之下,如同兜头淋了一大盆冷水:「什么意思,胡
阿姨想耍赖么。」

    胡媚娴喘道:「五盘三胜。」

    乔元哪见过真正耍赖的女人,气得他胸口发闷,不过,一想到跟丈母娘要嫁
人相比,丈母娘耍赖又算得了什么,乔元赶紧忍住气,佯装大度:「好好好,就
五盘三胜,我先赢一盘了。」

    胡媚娴偷笑,软绵绵喘气儿:「阿元,抱紧我。」

    即将过机场安检了,胡媚娴不得不劝三个宝贝女儿回去:「你看你们,妈妈
和阿元几天就回来,哭什么鼻子。」

    乔元也劝利家三姐妹别哭,他保证一从缅甸回来,就和她们大战三百回合,
三个小美人总算有点笑容,梨花落雨的,煞是好看,加上王希蓉和利兆麟也在一
旁劝说,乔元和胡媚娴总算及时过了安检。

    因为乔元是第一次坐飞机,胡媚娴在候机大厅的椅子上,给乔元细细说了坐
飞机的各方面注意事项,乔元听着听着,忽然对胡媚娴小声道:「妈,很多男人
看你。」

    胡媚娴虽然戴着大墨镜,可娇美玉容还是吸引众多男人的目光,昨夜缠绵到
天亮,胡媚娴不但没有丝毫憔悴,相反,她显得容光焕发,美艳逼人,心情特别
好,这一切,全仰仗乔元的功劳,压抑了十几年的情欲终于得到畅快淋漓的释放,
胡媚娴对乔元的情感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增加。

    说来也奇妙,乔元昨晚也经历了他人生中最激情四射的性爱,他彷彿在一夜
间成熟了不少,言谈举止稳重了许多,可在胡媚娴眼里,他依然是个孩子,胡媚
娴有心逗他:「看来,我要找个男人嫁掉也不是很难的事儿。」

    乔元竟然不生气,他知道丈母娘在开玩笑,只是心里多少有点酸:「妈,我
明说了,我希望你尽快和利叔叔离婚,因为明年这个时候,你应该生孩了。」

    「生谁的孩子?」墨镜里看不出胡媚娴忸怩,她在明知故问。

    乔元很沉稳地回答:「我的孩子。」

    胡媚娴芳心一颤,想起昨夜乔元一共射了五次进去,胡媚娴事后没有做任何
避孕措施,她既担心怀孕,又有所期待,昨夜的畅快淋漓又浮现脑海,性爱如此
迷人,如吸食鸦片般上瘾,胡媚娴已经感受到阴部阵阵酥痒。

    「妈,飞机上能做爱吗?」乔元在胡媚娴的耳边嘀咕。

    胡媚娴吃吃娇笑,反问道:「你知道我想在什么地方跟你做吗?」

    「什么地方?」乔元好奇。

    胡媚娴压低了声音:「我们家的地下室。」

    「妈。」乔元脸色大变,裤裆发胀,胡媚娴一看,急忙用手袋遮了过去,乔
元血气方刚,哪能忍受胡媚娴的暗示和挑逗,地下室是他乔元和胡媚娴相处的地
方,两人都在那里孕育了爱的种子,乔元曾经幻想过在地下室了和穿比基尼的胡
媚娴做爱,巧的是,胡媚娴也有相同的幻想,她曾经在地下室里,一边幻想乔元,
一边自慰。

    瞄了瞄胡媚娴的紧身弹力裤,乔元欲火焚身:「妈故意穿着这种弹力裤,随
时能脱下,随时能和我做爱,对不对?」

    胡媚娴撇撇小红嘴:「你想多了。」

    乔元再次贴着胡媚娴的耳朵嘀咕着什么,胡媚娴听着听着,美脸羞红,春情
荡漾。

    远处的一排椅子上,两个戴墨镜男子也在交头接耳,他们认识乔元,乔元也
认识他们,只是乔元的心思都在胡媚娴身上,没有注意到这两个男子,他们是唐
家大少和唐家二少,他们是承靖市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

    「他还没看见我们。」唐家二少侧了侧身子。

    唐家大少淡淡道:「看见了又怎样?」

    顿了顿,唐家大少对乔元身边的胡媚娴发生了兴趣:「这女的是谁?」

    唐家二少摇摇头:「不认识,可能是他妈,看起来又不像,他们好像也坐这
趟航班,真是天赐良机,缅甸是我们的天下。在承靖我们弄不了他,在缅甸,我
让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行。」

    唐家大少死尸般的脸闪过一丝兴奋:「女的别伤着。」

    唐家二少会意,正淫笑着,忽然,他低声惊呼:「哥,你看!乔元这小子的
手摸哪里。」

    唐家大少远远望去,骂了一句:「我操,我兴奋了!」

    原来乔元竟然以袋子为掩护,把手摸到了胡媚娴的阴部,他以为神不知鬼不
觉,只有他和胡媚娴知道,哪知被唐家两兄弟看了个真切,唐家二少揉了揉裤裆,
淫笑道:「我也兴奋了,这小畜生当真艳福不浅。」

    唐家大少阴恻恻道:「离死也不远。」

    候机厅响起了广播,开始登机了,如同母子般的两人进了头等舱,他们还不

    知道有巨大的危险在等待着他们。

    头等舱很宽阔舒适,胡媚娴和乔元并排坐在一起,他们看上去既像母子,也
像情侣,他们浓情似海。

    很快,有美貌空姐过来招呼:「请问先生女士,你们有行李吗?」

    乔元感觉口音有点耳熟,抬头看去,与空姐四目相接,空姐一声惊呼:「乔
元!」

    乔元也瞪大了眼珠子:「林冰绣!」

    林冰绣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见乔元,她有点小激动:「啊,这么巧!」

    乔元眼尖,看见了正在不远处忙活的另一位小空姐余婉珠,林冰绣扬声喊:
「婉珠。」

    余婉珠听到有人喊,一转身过来,就看见了乔元,她兴奋得像只小喜鹊般飞
过来:「啊,乔元!」

    由于有胡媚娴在,两位小空姐都没敢太热情,乔元自然把两位小空姐介绍给
了胡媚娴。

    「这位是胡阿姨。」乔元有点尴尬,他不好意思说胡媚娴是他乔元的丈母娘。

    胡媚娴何等人物,已然从乔元的介绍里猜到乔元和这两位美貌小空姐有不寻
常关系,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热情地和两位美丽小空姐聊天。

    飞往仰光的8946航班穿入云霄。

    经济舱的座位有点逼仄,唐家二少征询大哥的意思:「哥,他们在头等舱,
我们要不要升舱?」

    唐家大少摇摇头,摘下了墨镜:「不用了,三个小时的航程很快就过,何必
和他们碰面。这样最好,我们在暗处,他在明处,我们盯着他们,等到了缅甸再
找机会动手。」

    唐家二少有点纳闷:「哥,你说乔元这小子去缅甸做什么呢?不会是做跟我
们同样的生意吧。」

    话音刚落,唐家大少射来了凌厉的目光:「我们是去做木材生意!」

    「是是是!」唐家二少连连点头,大气都不敢喘。

    唐家大少冷冷道:「老二你记住,我们收购土地的资金已经枯竭,这次生意
必须做成,干掉这小子倒是其次,不要本末倒置。把事情弄砸了,你就永远待在
缅甸,不用回去了。」

    唐家二少猛点头:「哥,我知道轻重。」

    头等舱里很安静,空姐们去经济舱服务了。

    乔元讨好道:「妈,我帮你捏脚。」

    胡媚娴大喜,她柔柔叮嘱:「用手捏就好,别用嘴。」

    乔元才不管这些,他喜欢胡媚娴的玉足,他想舔就舔。

    出门在外,胡媚娴穿的是白色繫带便鞋,乔元脱下便鞋后,就把胡媚娴的玉
足搁在自己的怀里,胡媚娴则舒展着身体,很舒服地躺下,乔元趁没人看见,捧
起胡媚娴的玉足闻嗅。

    胡媚娴敏感,嗔道:「别乱来呀!」

    乔元坏笑,很下流地摸了摸胡媚娴的弹力裤阴部:「这里又没人,地方又宽
敞。」

    胡媚娴知道乔元的意图,坚决反对。

    乔元也不着急,玉足在手,他有办法让这位美丽性感的丈母娘变成荡妇,他
修长的双手开始揉捏胡媚娴的绝美玉足。

    推着服务车,林冰绣一边优雅得体的给机上乘客递饮料,一边和旁边的余婉
珠小声聊着,两人都因为意外遇见乔元而兴奋。两天前的淫乱交欢,乔元彻底征
服两位美丽小空姐,之后他还大方的给了二十万红包,如此阔绰豪爽,如此性能
力剽悍,两位小空姐又怎能不喜欢这位风流小男孩,又怎能不想念他。

    「想他吗?」林冰绣对余婉珠挤了挤眼。

    「你呢?」余婉珠也给林冰绣挤挤眼,两人相视一笑,林冰绣撒娇:「我先

    问你的。」

    余婉珠羞涩颔首:「有点。」

    小女孩说「有点」想,那跟很想没区别,余婉珠微微失望:「可惜,他不是

    一个人。」

    林冰绣好奇问:「那女的好漂亮,不知是他什么人。」

    余婉珠猜测道:「可能是他的长辈亲人。」

    林冰绣忽然神秘道:「哎,我听说皇莆媛那辆保时捷就是他送的。」

    余婉珠张开小嘴,惊愕道:「好大方。」

    林冰绣眨眨有神大眼睛,话中有话:「好大……方。」

    两位小空姐脸一红,都掩嘴娇笑,两人推着服务车来到旅客旁,示意给予服
务,刚好就站在唐家两兄弟身后,兄弟俩压低声音聊着,唐家大少的声音小些,
二少的声音大些,不过他们聊天的内容都让余婉珠听到了,近在迟尺,还听得很
清楚。

    本来旅客聊什么与空姐无关,空姐也不是有心去听旅客的话,只是听着听着,
余婉珠听到了她最关心的两个字:乔元唐家二少忧心道:「铁鹰堂最近好像风生
水起,连续买了三家酒楼,听说他们还要买酒吧街的一家酒吧。大哥,再这么下
去,对我们不利啊。」

    唐家叹息:「周秘书一死,我们就束手束脚,急也没办法。」

    唐家二少恶狠狠道:「乔元是乔三的儿子,不如绑了他。」

    唐家大少摇摇头:「看情况再定,铁鹰堂还在帮我们收购房子,非不得已,
我不想跟铁鹰堂为敌。」

    眉头一皱,唐家大少陷入了思索:「那女的,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唐家二少眉飞色舞:「大哥动心了,那我们就抢这个女人,玩腻了,再放她
走。」

    唐家大少居然批准了这个建议:「要做得像当地人干的。」

    推车来了唐家兄弟的身边,余婉珠很礼貌,很温柔询问:「先生需要什么饮
料?」

    唐家大少有点后悔在空姐站在身边时还讨论那些话,不过,他也不在意,原
本就说得很小声,即便空姐听到了,也不会传到乔元的耳朵了,因为唐家兄弟万
万没想到两位空姐会认识乔元。

    「白开水。」唐家大少警惕地观察了一下余婉珠,余婉珠脸色平静,没有丝
毫异样,唐家大少放心了,接过了白开水。

    唐家二少张望推车,举手一指:「可乐。」

    余婉珠很大方得体的把一罐可乐递了过去,还给唐家二少投去一个甜甜笑容,
看得唐家二少魂儿都飘了。

    唐家兄弟不知道,临危不惧,临危不乱是空姐最基本的素质,要不然空姐上
岗前也不会培训三个月,交不菲的培训费。

    头等舱里,乔元已经成功扒下了胡媚娴的弹力裤,她双腿高举着,弹力裤挂
在双腿上,只露出硕大的肥臀和湿哒哒的肉蛤,乔元则掏出了大水管,侧着身子,
用一个奇怪的姿势把大水管插入了胡媚娴的肉蛤中,蛤肉深陷,爱液溢出,乔元
得意耸动。

    忽然,有人碎步跑来:「阿元!」

相关文章

关键词:乱欲win10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