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乱欲,利娴庄】(2.19)【作者:小手】

2017-12-06 14:17:0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02季~第19章

  想到要和乔元再渡巫雨巫云,胡媚娴芳心剧跳,美脸酡红。

  利兆麟以为妻子难为情,不好意思和女婿发生关系,他又苦口婆心地劝胡媚
娴想想法子勾引乔元,害得羞恼交加的胡媚娴满屋子追着利兆麟要打,所幸胡媚
娴还是应允了下来。

  说服了胡媚娴,利兆麟心头大定,满心欢喜,自然对出主意的王希蓉感激涕
零,这不,又过了九千万给王希蓉,此时爱意绵绵,只送财富远远不足以表达爱
意,性感的大肥臀就在眼前摇晃着,利兆麟抱稳大肥臀,发起了勐烈攻势,把王
希蓉爽得头晕目眩。

  「啊啊啊,兆麟,你说媚娴能勾引阿元吗。」

  王希蓉的欢愉心情比利兆麟过之无不及,她解除了儿子的隐忧,为儿子奸淫
胡媚娴铺好了后路,以后在这利娴里,她王希蓉的地位绝不在胡媚娴之下。

  「机会应该很大,媚娴还是蛮漂亮的,身材也好。」

  利兆麟对妻子的容貌和身材充满了信心,他几乎能肯定只要胡媚娴勾勾小指
头,乔元就神魂颠倒,臣服在胡媚娴的裙下。

  王希蓉娇吟:「哼,你意思说,我家阿元很好色了。」

  利兆麟哈哈大笑,加速用大阳具摩擦王希蓉的肉穴:「男人好色有什么不好,
阿元不好色,也不会搞了君兰,君芙。」

  王希蓉扭臀:「啊,他这么坏,我收拾他。」

  利兆麟淫笑,小腹密集撞击大肥臀:「还是我来收拾你吧,子之坏,母之过。」

  王希蓉尖叫:「啊啊啊,阿元未必喜欢成熟女人……」

  利兆麟兴奋过头,脱口而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阿元喜欢和成熟女人上
床。」

  王希蓉一惊,回首凝视利兆麟:「你怎么知道。」

  「我……」

  利兆麟自知说漏了嘴,好不尴尬,王希蓉佯怒:「你快说,你不说的话,我
三天不理你。」

  利兆麟心爱王希蓉,马上道:「我说,我说,我派人调查过,阿元跟会所那
个燕经理关系不一般。」

  王希蓉暗松了一口,她还担心利兆麟发现了她和乔元乱伦,或者发现了乔元
和朱玫勾搭,不过,一想到燕安梦跟儿子有一腿,王希蓉心里也不好受:「你为
什么不阻止他们。」

  利兆麟和燕安梦母女也有勾搭,他只能帮乔元说好话:「这种事我不好干预,
再说了,那燕经理有业务能力挺强的,对阿元的帮助很大,会所需要这个女人,
阿元收服了她,百利无一害。」

  王希蓉爱子心切,对乔元有帮助的人,王希蓉都不愿怪罪,利兆麟一番解释,
王希蓉也就不想追究燕安梦了:「怪不得那晚她打电话给阿元。」

  利兆麟柔声叮嘱:「这事呢,你自己知道就好,千万别说出去,破坏了会所
的经营不说,阿元也会很没面子的。」

  王希蓉诡笑,雪白的大肥臀摇起:「啊,快点了,我要过去陪玫姐,让媚娴
该干嘛就干嘛去。」

  利兆麟哈哈大笑:「对,对对对。」

  地下室里。

  乔元好生无聊,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听到铁门响,他赶紧佯装看玉石,胡
媚娴都走到了身边,乔元还装模作样端着玉石,这下就露陷了,装逼装过了头。

  胡媚娴冰雪聪明,忍不住讥讽乔元:「好认真嘛,好专心嘛。」

  乔元这才扔掉手中的玉石,笑嘻嘻看向胡媚娴,整个人都看傻了,头发湿湿
的胡媚娴美得如出水芙蓉,深蓝色的比基尼几乎无法承受她沉甸甸的双乳,雪白
小腹似乎愈加平坦光滑了,饱满圆润的大肥臀下,两条修长的腴腿笔直矗立着,
腴腿滑肌上还挂着晶莹水珠,水珠顺着腴腿滑落,落在了两只穿着高跟凉鞋的绝
美玉足上,玉足猩红点点,煞是诱人,更诱惑的是,她美丽的大眼睛里,两只佔
据眼睛四分之三的大乌眸闪过一丝无辜,顷刻间令人生怜,令人兽血沸腾。

  「又硬了。」

  胡媚娴狠狠跺脚,眼儿瞄着乔元隆起的裤裆。

  乔元赶紧双手遮在双腿间,结结巴巴道:「胡……胡阿姨,你为啥这么漂亮。」

  胡媚娴脸儿微红,嗔道:「我漂亮是我的事,不能因为我漂亮,你一见我就
硬,像什么话。」

  乔元兽血上脑,有点语无伦次:「胡阿姨,你身上的每处地方我看了都喜欢,
一见你就想跟你做爱。」

  胡媚娴长这么大,还没听过这么直白粗鲁的话,顿时惊得花容失色:「不行。」

  乔元可怜兮兮道:「不做爱也可以,我想摸摸胡阿姨的奶子。」

  胡媚娴一甩湿发,用手捋了捋水珠,美目射来明亮的眼波:「下流。」

  不过,胡媚娴没把话说死,她有心考核乔元这段时间的看玉水平,一指角落
的一堆玉原石,说道:「那些原石如果你全部都能答上他们的成色和价值,我就
给你按摩胸部。」

  末了,胡媚娴加重语气重申:「我是说给你按摩胸部,不是摸,是按摩。」

  这话说完,胡媚娴自己都想笑,娇容绝代,倾国倾城。

  「好好好。」

  乔元不由得心花怒放,对他来说,摸和按摩哪有什么分别,他急忙去搬角落
的一只塑料筐子,将筐子放在横桌上,筐里装着不少毛原石。

  「请胡阿姨问。」

  乔元紧张且兴奋。

  胡媚娴飘了他一眼,随意从筐里检出一块毛石:「这块。」

  乔元接过,拿在手上仔细观看了半天,又闻了闻,指甲刮了刮,吞吞吐吐道:
「成分百分之六十三,到百分之六十五之间,除去边边角角和杂质,估计也就值
五十多万。」

  胡媚娴早对这块毛石心中有底,听了乔元这么说,芳心暗喜,只是脸上不动
声色,玉指一伸,指了指塑料筐里一块个头较大的毛石:「那块。」

  乔元赶紧拿起细看,只看了不到三分钟,他就把毛石放下了:「这块没多少
玉石成份,跟普通石头差不多。」

  胡媚娴柳眉轻佻,张望着塑料筐,精心选了一块毛石,澹澹问:「这块呢。」

  乔元有点心猿意马,眼儿瞄了瞄胡媚娴鼓鼓的阴部,大水管加硬,抬头发现
胡媚娴的眼光凌厉,他哪敢再分心,捧起毛原石细看,看了五分钟,他一声惊呼:
「欧耶,这块原石的成份好像挺足的,胡阿姨,借你的口水。」

  说着,朝胡媚娴递上原石,胡媚娴微微低头,樱唇聚起,缓缓地吐了一口唾
液,乔元心神激荡,笑嘻嘻道:「胡阿姨,你吐口水的样子好性感。」

  「你严肃点。」

  胡媚娴瞪了一眼过来,乔元心一紧,不敢再嘻哈,用手就着胡媚娴的唾液在
石头上搓了几下,随即捧起石头细细闻嗅,脸上有喜色:「呃,焦味儿不浓,应
该是上等绿玉,成份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三以上。」

  胡媚娴冷冷道:「说准确点。」

  乔元一愣,再闻原石,脑袋晃了晃,结结巴巴道:「百分之八十三以上,百
分之八十九以下……」

  原以为这么说就可以,哪知胡媚娴语气很严厉:「再精准点。」

  乔元无奈,只好再次分析,再次观察,再次闻嗅,好半天了才做出最后判断:
「成份应该在百分之八十四,到百分之八十五之间,从刮痕上看,石屑不散,石
质坚硬,颜色深沉,绝对老坑,水头应该很足,我出两千万。」

  胡媚娴蹙眉:「百分之八十五的成份才两千万吗。」

  乔元咧嘴奸笑:「我也要赚点嘛。」

  胡媚娴媚眼一亮,哼了哼:「你也赚得太狠了。」

  乔元挤挤眼:「不赚多点,我怎么养君竹她们白白胖胖。」

  胡媚娴听得舒服,不禁莞尔:「她们喜欢苗条,不喜欢白白胖胖。」

  乔元坏坏地瞄了胡媚娴的乳沟:「我是说她们某个地方白白胖胖。」

  胡媚娴脸一红,怒道:「你敢调戏我。」

  乔元赶紧放下玉原石,双手齐摇:「我不敢调戏胡阿姨,我意思说,只要我
经常帮胡阿姨按摩胸部,我保证它们白白胖胖。」

  考核非常满意,胡媚娴有心给予奖励,她娇嗔道:「先洗手。」

  乔元赶紧去洗手池洗手,手上也没多髒,很快就洗乾净,双手往身上乱擦着
来到胡媚娴跟前。

  胡媚娴羞得满脸通红,背过身去,那看似严厉,实则媚惑的风情深深吸引了
乔元,乔元热血沸腾,立马紧贴胡媚娴的大肥臀,双手剥下比基尼的肩带,眨眼
间,两只无与伦比,硕大雪白的大奶子露了出来,乔元双手齐出,轻轻兜住这双
超级大美乳,手掌往上一抬,温柔地搓揉了起来,嘴上讚道:「好大,好沉啊,
好想摸。」

  胡媚娴娇躯轻颤,颤声道:「不许摸,只许按摩。」

  乔元勐点头,双手收拢,仔仔细细地揉弄:「是的,是的,我不能摸胡阿姨
的奶子,我只能给胡阿姨按摩胸部,胡阿姨的胸部好美,以后会越来越美,我要
给胡阿姨按摩一辈子的胸部。」

  「嗯。」

  胡媚娴轻吟,大肥臀在扭动:「你别顶我屁股。」

  乔元心想要按摩胡媚娴胸部就必须贴着胡媚娴的大肥臀,除非正面按摩,想
到这,乔元转到了胡媚娴的正面,双手再次握上两只超级大美乳,只是这么一来,
他的下体又触到了胡媚娴的阴部,开始只是轻触,渐渐地接触得有点频密,胡媚
娴美脸酡红,不安道:「别顶我下面。」

  乔元实在没办法,索性把大水管从裤衩里掏出来,直接交到胡媚娴的小手中:
「胡阿姨抓住它,它就不会乱顶了。」

  胡媚娴也不客气,玉掌一翻,结结实实地抓了大水管,乔元暗叫舒服,胡媚
娴则芳心剧跳,昨晚大水管的剽悍历历在目,这会再遇这剽悍之物,加之双乳被
揉,胡媚娴几乎把持不住,柔柔嗔道:「它跟你一样调皮。」

  乔元轻搓胡媚娴的乳头,下流道:「今天它弄了君竹两次高潮,君兰一次,
君芙一次。」

  胡媚娴双腿一并,阴部阵阵酥麻,彷彿有爱液流出,她用力握住大水管,疑
惑道:「为什么不平均点。」

  乔元笑嘻嘻解释:「君竹主动要多一次,君兰和君芙没这么浪。」

  胡媚娴为女儿们打抱不平,嗔道:「你这个小屁孩懂什么,女人不主动,不
代表她们不想要。」

  话一说出口,她立马感觉不对,急急补上一句:「我是说君兰和君芙。」

  乔元咧嘴坏笑,已然从胡媚娴的话里听出了什么,直笑得胡媚娴羞涩忸怩,
完全没了长辈对晚辈的气势,手中的巨物不适宜地弹动,胡媚娴玉手收紧,上下
套弄,爽得乔元汗毛倒竖,夸张地揉捏胡媚娴的超级大美乳,几乎把超级大美乳
揉成麵团,把胡媚娴挑逗得芳心鹿撞,她随口问:「跟她们做时,你戴套子了吗。」

  乔元一愣,回答不上来。

  胡媚娴不由气恼,手上一紧,乔元惨呼:「哎哟。」

  胡媚娴丝毫不松手:「我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

  乔元可怜道:「我是忘记了,我不敢不听胡阿姨的话。」

  「哼。」

  胡媚娴哼了哼,手中的大水管不经意地撞到了她的小腹,乔元见状,眼珠子
一转,要求胡媚娴坐下。

  「干什么。」

  坐下椅子的胡媚娴正好直接面对乔元的大水管,她依然握着,爱不释手。

  乔元分开双腿站立,装出痛苦状:「胡阿姨,你刚才抓得太用力,它有点不
舒服,你含几下,关心关心它。」

  「你说什么。」

  胡媚娴瞪大了她的大眼睛。

  乔元双手齐出,再次握住胡媚娴的两只超级大美乳:「胡阿姨,这样好不,
你一边帮我含,我一边帮你按摩胸部,我舒服,你也舒服。」

  胡媚娴呼吸急促:「你敢要我含你的……」

  乔元生见胡媚娴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担心胡媚娴不愿意含他的大水管,情
急之下想到了胡媚娴喜欢被舔玉足,乔元急病乱投医,连连点头:「对对对,你
含我的大棒棒,我等会舔胡阿姨的脚。」

  胡媚娴一愣,长长眼睫毛下的两只大眼睛眨了眨,似乎在权衡利弊,乔元暗
暗焦急,手指夹住胡媚娴的乳尖,来一个顺时针搓捏,胡媚娴轻哼一声,娇柔道:
「那你等会记得舔我的脚。」

  乔元兴奋得勐点头:「记得,记得,我等会还要给胡阿姨全身按摩。」

  胡媚娴默许了,大眼睛盯着手中的大水管,有点犹豫:「这么粗,我的嘴这
么小。」

  说话间,她悄悄地吞嚥了一把口水。

  乔元鼓动道:「君芙的嘴比阿姨还小,她差不多能把棒棒全含进去,相信阿
姨也能的。」

  哪知胡媚娴一声斥责:「胡说八道,君芙怎么可能把这东西差不多含进去。」

  乔元好不委屈:「是真的,胡阿姨不相信的话,下次等君芙含进去了,我拍
个照给胡阿姨看。」

  胡媚娴撇撇嘴,仍然半信半疑:「那君兰和君竹呢。」

  乔元道:「君兰最厉害,可以全部吃完大棒棒,君竹跟君芙差不多,无论她
们怎么使劲含,也含不完。」

  胡媚娴爱女心切,很是不满:「你别逼她们全部吞完,会弄伤嗓子的。」

  乔元笑道:「我没有逼她们,她们只要含进一小半,我就知足了。」

  胡媚娴听乔元这么说,心里放松了下来:「这才差不多。」

  手中的大水管已经被她搓揉得光亮粗壮,想起昨晚被大傢伙佔据阴道的情景,
胡媚娴难以克制心中的欲火,小嘴一张,将乔元的大龟头含了进去,樱唇合上,
香腮鼓起,胡媚娴迅速陷入了迷欲,十几年了,她还是第一次为男人口交,第一
次让阳具充斥她的口腔,第一次闻嗅男人下体特有的气味,她本能地吞吐,忘情
吸食,不断地让嘴中之物深入她的咽喉。

  乔元爽得反白了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哦,好舒服,好舒服。」

  「你按摩呀。」

  胡媚娴闪电吐出大水管,又闪电吞入,这次她含入了三分之二。

  乔元的双手不再空闲,他用力搓揉两只超级大美乳,用力捏刮两粒娇艳乳尖,
动情呼喊:「胡阿姨,我爱你,我好爱你。」

  胡媚娴轻哼:「再让我知道你跟我女儿做爱时不戴套子,我饶不了你。」

  乔元笑嘻嘻问:「那我给胡阿姨按摩时,要不要戴套。」

  「要。」

  胡媚娴回答得很坚决,乔元很是好奇:「昨晚阿姨没要我戴啊。」

  胡媚娴脸烫,昨晚销魂之极,哪里顾得上要乔元戴那玩意,她严肃道:「我
后来挺担心的,让你随便射进去,万一怀孕怎么办。」

  乔元坏笑:「胡阿姨这么年轻漂亮,再生两三个娃娃也没问题。」

  胡媚娴娇嗔:「那也不能生你的……」

  话没说完,已是娇羞得忘记了舔吮大水管,就在这时,地下室的铁门?当响,
利春萍喊:「夫人你在里面吗,利先生有事找你。」

  胡媚娴和乔元赶紧整理衣服,胡媚娴扬声喊:「我知道了,你跟兆麟说我马
上来。」

  整理好了比基尼,胡媚娴柔柔道:「今天的功课就到这里吧,朱玫是你妈妈
的好朋友,你去陪陪她,晚点再去我卧室。」

  说到这,那张倾城倾国的绝色美丽再次烫热羞红。

  「好。」

  乔元勐点头,又看呆了。

  胡媚娴想起了什么,叮嘱道:「还有,我炖了滋补汤,等会你去厨房喝了,
今天就别和君竹她们做了,要有节制。」

  「好。」

  乔元心里暗暗发誓,等会给胡媚娴按摩时,绝不会节制。

  胡媚娴轻扭大肥臀,转身走几步,身后的乔元突然小声喊:「胡阿姨,我爱
你。」

  胡媚娴听到了,她没有回头,迳直离去,很可惜,她迷人的笑容,乔元无法
看到。

  喝了滋补汤,乔元就屁颠屁颠地跑去了王希蓉的卧室,见到了朱玫,她已决
定在利娴庄留宿,就和王希蓉睡在一起,两人彷彿有说不完的八卦,真是好闺蜜。

  「朱阿姨,你好性感啊。」

  乔元扣好门就窜上床,和朱玫腻在一起,身穿轻薄系带睡衣的朱玫无所顾忌,
直接伸手进入乔元的短裤,握住了一根热辣辣的大傢伙:「你终于舍得来陪我了。」

  王希蓉看不过眼,把朱玫的手拉了出来:「阿元明天要和媚娴去外地,媚娴
要他准备,玫姐你别怪他。」

  朱玫给乔元大抛媚眼,还把她性感睡衣拉开了一大片,美乳美肉好不诱人:
「我当然怪他,我来这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见阿元。」

  王希蓉见朱玫已是袒胸露乳,心知她想要什么,这会再阻拦,朱玫肯定生气,
王希蓉便对儿子使了使眼色:「还不亲亲朱阿姨,安慰她。」

  乔元毫不客气地掏出了大水管,直扑朱玫:「光亲亲不够,要操一操。」

  王希蓉呵斥:「阿元,别没大没小。」

  朱玫却吃吃娇笑:「我喜欢你儿子操我,我是你王希蓉的儿媳。」

  说完,身子后仰,躺在了床上,腴腿分开,乔元一压一挺,大水管准确插入,
徐徐深插,两人配合之默契,令王希蓉歎为观止。

  朱玫娇媚呻吟:「啊,一下子就插这么深,是不是不爱乾妈了。」

  乔元淫笑耸动:「插深点,才能给乾妈止痒,才是最爱乾妈。」

  朱玫吃吃娇笑,扭臀迎合:「阿元,乾妈爱你,啊啊啊……」

  王希蓉大羞:「真受不了你们。」

  乔元握住朱玫的大奶子,腰腹加力:「乾妈的穴穴好烫,一定是想被男人插
了。」

  朱玫呻吟:「是的,猜得真准,喔……」

  可就在乔元要採取暴风骤雨之际,卧室门意外传来敲门声,紧接这有人喊:
「希蓉,你们休息了吗。」

  「利叔叔来了。」

  乔元吓得像兔子般跳下床,慌慌张张穿上短裤,给朱玫挤了挤眼,赶紧去开
门:「利叔叔。」

  利兆麟似乎知道乔元在这,他笑呵呵道:「阿元,明天你要去外地了,还不
早点去休息。」

  乔元不敢再待下去,挥手跟朱玫道别:「朱阿姨,等我从外地回来了再去看
你。」

  朱玫喊:「记得给乾妈带礼物。」

  「一定,一定。」

  乔元说完就熘了,他的心思全在胡媚娴身上,刚才抽插了十几下朱玫的肉穴,
这会大水管硬梆梆的,难受之极,又不敢提前去胡媚娴的卧室,只好先回自己的
房间,没想到一推开自己的房间,早已埋伏多时的三位美少女一拥而上,乔元登
时惨叫连连,受尽了欺辱。

  王希蓉的卧室里一片欢笑和旖旎。

  利兆麟的风趣和博闻见识令床上的两个美妇开怀大笑,兴趣盎然。

  不知是有意无意,曲腿坐在床上的朱玫竟然让睡衣带松来,睡衣悄然敞开,
春光乍泄。

  利兆麟似乎没看见,依然口若悬河,最后还是王希蓉发现了朱玫的春光,她
赶紧给朱玫系好睡衣带。

  利兆麟目光炯炯,关切道:「小玫,困不睏。」

  朱玫妩媚,轻拍床面:「一点都不睏,利先生过来坐啊。」

  身穿短裤背心的利兆麟居然大咧咧坐了过去,几乎和朱玫肩靠肩:「招待不
周,以后常来我家玩。」

  朱玫瞄了一眼利兆麟的多毛身体,美脸微烫:「利先生太客气了,我会经常
来的,你们家的泳池比我们酒店的泳池好太多。」

  利兆麟微笑,彷彿话中有话:「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风情。」

  朱玫娇笑:「咯咯,利先生真会说话。」

  眉目在传情,暗香在盈袖,三人热聊了一会,王希蓉滑下床:「我上上浴室,
你们聊。」

  可就在王希蓉关上浴室门的一瞬间,利兆麟就扑倒了朱玫,短裤还没完全脱
完,大阳具就扎入了朱玫的温暖肉穴,朱玫无法抑制地呻吟,多亏她及时掩嘴,
呻吟才没有散播,他们疯狂接吻,疯狂扭动。

  「小声点,别让希蓉听到,啊……」

  朱玫忍受利兆麟的疯狂抽插,利兆麟安慰道:「听到也不怕,希蓉心肠好好
的。」

  朱玫有点担心:「那也不能让她发现。」

  「小玫,跟你做爱真带劲。」

  利兆麟握住朱玫的大奶子,疯狂抽送,彷彿要赶在王希蓉走出浴室前完成交
媾,朱玫显然也有此意,他抱紧利兆麟,扭腰迎合:「别说话,用力插我……」

  利兆麟是老手了,如此仓促,如此刺激,他也不免手忙脚乱,虽然大力狂抽,
却无法在这么短时间里把朱玫弄出高潮。

  两分钟过,浴室响起了轻微的马桶冲水声,不一会,王希蓉走出了浴室,她
娇媚动人,性感暴露,毕竟这里是她的卧室。

  出乎王希蓉的意料,朱玫也很暴露,她脸色酡红,睡衣凌乱,王希蓉满腹疑
惑,她意外发现朱玫的小内裤塞在枕头下,没塞完,露出了一大截。

  再看利兆麟,他背心脱了,只穿着裤衩。

  「玫姐,你裤子怎么在这。」

  爬上床的王希蓉和朱玫咬耳朵,利兆麟近在咫尺,自然听见了,他坦然笑道:
「我刚才见小玫的内裤挺漂亮的,就求她脱下了给我看看,我想着也给你买一条
这样的内裤。」

  王希蓉扭头,瞪着利兆麟:「你怎么知道玫姐的内裤漂亮。」

  利兆麟讪笑:「不小心看见的。」

  羞恼的王希蓉埋怨朱玫的睡衣没系好:「玫姐,你看你的睡衣。」

  朱玫挑衅道:「干嘛,怕我勾引你老公呀。」

  利兆麟靠过来,揶揄道:「希蓉好容易吃醋的。」

  王希蓉被激了一下,嘴硬道:「我才不会吃醋呢,有本事玫姐你就勾引他。」

  「真的吗。」

  朱玫的大眼睛闪耀着异样,她朝利兆麟招手:「利先生,来我这里。」

  利兆麟真的爬到朱玫面前,双手一抱一推,将朱玫压倒在身下,朱玫惊呼。

  王希蓉瞪大了双眼:「你们干什么。」

  朱玫咯咯娇笑,竟然抱住了利兆麟:「勾引你老公呀。」

  话音刚落,朱玫的下体就被利兆麟的裤裆狠狠碾压,她张嘴呻吟:「喔。」

  王希蓉急了:「兆麟,你疯了,你快起来。」

  哪知利兆麟非但没有从朱玫的身上起来,还变本加厉,对朱玫进行全方位攻
击,又是狂吻,又是乱摸,朱玫的睡衣完全洞开,雪白双乳袒露,利兆麟握住了
朱玫的双乳,放肆揉搓,脸儿压下,还张嘴疯狂吮吸朱玫的乳头,情势完全失控。

  朱玫还在娇笑:「利先生,我可是你老婆的好朋友,你千万不要插进来,啊,
利先生,你的东西在顶我……」

  利兆麟不止『顶』那么简单,他褪下了短裤,朱玫尖叫媚笑:「啊,希蓉,
你老公好色,他想干嘛。」

  「老公,你停下来。」

  王希蓉气急败坏,拚命拉扯利兆麟,可惜已来不及,利兆麟的大阳具插入了
朱玫的肉穴,朱玫仰头呻吟,品味着如同强暴的刺激,她佯装拍打利兆麟,呻吟
着,叫喊着:「利先生,别开玩笑了,快停下来,你不能插进去……」

  利兆麟不仅插进去,还插到尽头,就在王希蓉的面前大力抽动大阳具,朱玫
看向目瞪口呆的王希蓉,一脸歉疚:「希蓉,玩笑开过了头,你老公真的插进去
了,啊,他好粗啊,好厉害,怪不得你说他一晚能做几次,我以前有点不相信,
以为你吹牛,现在相信了。」

  王希蓉哭笑不得,又无计可施。

  「希蓉还说我什么。」

  利兆麟哈哈大笑,压着朱玫勐抽,嘴上狂舔朱玫的颈脖。

  王希蓉焦急阻止朱玫说下去:「玫姐,你别乱说。」

  朱玫没有多嘴,闺蜜之间的秘密必须守护,她扭动腴腰,迎合利兆麟的疯狂
抽插:「希蓉,啊,反正你老公已经插进来了,我就跟他做一次,好不好。」

  王希蓉默不作声,也不想阻止了,既然木已成舟,再阻止也没多少意义了。

  朱玫察言观色,已知王希蓉默许,她兴奋得娇喘,双臂用力抱住利兆麟的粗
腰,用力挺动下身:「希蓉,求你了,都插进来了,不做的话,我会很难受的,
求你了。」

  王希蓉气鼓鼓道:「我上洗手间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做了。」

  朱玫狡黠,极力否认:「没有做,你老公只是看我的内裤,摸摸我下面,我
们刚想做的,你就从浴室出来了,啊啊啊,他好粗的,希蓉你真幸福,你老公好
棒,我喜欢你老公,我好喜欢你老公插我下面,希蓉,你就同意兆麟和我做啦。」

  王希蓉听得面红耳赤,又不知道如何回应,酸妒之下,她芳心有一丝得意,
利兆麟伸臂过来,揽住了王希蓉的腴腰,一边抽插朱玫的肉穴,一边揉王希蓉的
巨乳:「希蓉,我们一起玩。」

  「玩什么。」

  王希蓉轻易有了生理反应,乳头竖起,下体湿润。

  利兆麟坏笑,手指头扣在了王希蓉的阴户上:「我们玩3P。」

                ※※※

  胡媚娴很想穿上妓女装,只是考虑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她打算留着以后再
穿,她不想让乔元觉得她是个荡妇。

  镜子里,胡媚娴何等人间绝色,性感不妖冶,媚娇而贵气,又怎么会是荡妇
呢。

  当然,胡媚娴做了精心准备,她穿上黑色紧身罩衣,全透明的黑色花边小内
裤,她故意让阴毛露出小内裤边沿,与花边争艳,修长的腴腿涂了嫩肤液,显得
亮泽滑润,她脚下还穿着一双钢琴黑的露趾高跟凉鞋,黑色系配雪肌,无可抵挡
的诱惑。

  胡媚娴不知道为为何要精心打扮来吸引乔元,或许就是为了『悦己者容』,
刚才离开地下室时,乔元说的那句话震撼了胡媚娴的心灵。

  「哼,小小年纪,懂什么爱情,无非是见我漂亮性感。」

  胡媚娴抚摸着臀侧,双手滑落,抱住了无与伦比的大肥臀,镜子里的她性感
到了极点,妩媚到了极点。

  紧身罩衣把胡媚娴的上身勾勒得肉感十足,双乳挺拔,浑圆硕大,她用食指
沾了沾口水,轻轻涂在罩衣的激凸上,电流跳动,欲火聚集,胡媚娴微微喘息:
「兆麟说得对,我要及时行乐,管他是不是我女婿,我只要大鸡巴男人,我要找
回我失去的十几年光阴,我不再为利兆麟保守我的贞操,阿元,我好想含你的大
鸡巴。」

  激凸很敏感,下体酥痒难耐,肥美的阴户彷彿正在散发丝丝热气,胡媚娴对
着镜子扭动大肥臀,媚态轻佻,她娇声唱道:「你是小骚货呀,我是小骚货……」

  忽然,镜子里多了一个男孩,不是别人,正是准女婿乔元。

  胡媚娴大吃一惊,尖叫着转身。

  乔元则激动不已,双腿打颤:「阿姨也会唱这歌。」

  胡媚娴羞怒交加,上前就在乔元的胳膊上用力拧了一把:「哎呀,你怎么不
敲门。」

  乔元忍住刺痛,眼睛几乎一眨不眨的盯着胡媚娴紧身罩衣:「我敲门就听不
到胡阿姨唱歌了,阿姨……」

  「乔元。」

  胡媚娴顿足,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乔元像傻了似的嘟哝:「胡阿姨救命,你太性感了,你太漂亮了。」

  胡媚娴一听,怒火消了大半:「哼,这么晚才来。」

  乔元委屈道:「君竹她们抓住我,我只好先搞定她们。」

  「啊。」

  胡媚娴一愣,深深蹙眉,以为乔元消耗了大量体力。

  乔元似乎明白准岳母的心思,马上给胡媚娴吃定心丸:「胡阿姨请放心,搞
定她们只花了我一点点功力,我不累,我没射,我要留给胡阿姨。」

  胡媚娴心如鹿撞,啐了一口:「你乱说什么,我只是给你按摩,不是跟你做
爱。」

  「是是是。」

  乔元也不想搞清按摩和做爱的区别,他走上前,胡媚娴一惊,本能后退,退
到了床沿坐下,修长腴腿岔开着,花边透明小内裤里的阴户高高贲起。

  乔元站在胡媚娴面前,兴奋惊歎:「胡阿姨,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胡媚娴早没了刚才的怒火,刚才她也不是真的发脾气,而是被乔元看见了她
的风骚和媚情,她一时恼羞成怒,这会怒火全消,玩性大盛,她有心教训乔元:
「那你跪下来。」

  乔元二话没说就跪了下来,全是地毯,跪着也舒服,胡媚娴冷冷呵斥:「没
骨气,叫你跪就跪吗。」

  乔元正色道:「别人就是打断我的腿,我也不会跪,但胡阿姨叫我跪,我就
跪。」

  胡媚娴柳眉一挑,脸露喜色,大眼睛示意她的高跟鞋玉足:「说得这么漂亮,
那你跪着舔我的脚。」

  乔元没有丝毫考虑,弯下腰,像狗舔食一样舔吮胡媚娴的脚趾头,胡媚娴浑
身轻颤,主动将玉足从高跟鞋里滑出,让乔元舔吮整只玉足。

  快意无限,电流肆虐,胡媚娴舒服得胸脯起伏,那紧身罩衣里的大奶子更添
海拔,下体急剧湿润。
 

相关文章

关键词:乱欲win10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