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宾的性半生】 (36-40)新版

2017-11-27 17:34:1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36

    两天后回去前来到柳雯琪的公司,地点很好,人不多,在柳雯琪的办公室里
两人有了一次观点一致的谈话。柳雯琪的客气使得宾并没有发现自己自带的说教
口气有时会让人讨厌。

    “就我这几天粗略的观察,我认为这里不会有太大的发展前途”,

    “呃,为什么?”,

    “你看啊,地点不好,没有好的交通,大港口,多余的平地,也没个依托。
这里的铁路和到幸市的铁路都是低等级为打仗用的。没人会来投资的。这里的人
们都是捞一把算一把。我相信大家都是靠转手走私货,这样是赚钱可风险太大。
而且过几年国家一定会大抓一批,从来都是这样。再有个两三年一定要撤,赚够
了赶紧跑,我回去也提醒一下马素贤。好的地界就不一样将来必然大发展”。

    “我们只是转手些电器,近来开始做女性用品,这生意还没多少人做,利润
大还没人查。只要没有直接参与走私风险应该不大。主要是要有渠道销货快,特
别是你马姐介绍的那几个回民。我也在准备再开几个点多找些机会,还有我们现
在都是用船在走货,等资本攒够了就换手”。

    “噢,给你个好消息我二哥转业到省物资局了。我回去看看只要你小心一定
有机会,但是他可是国家干部别害他”,

    “太好了,放心一定”。

    “我是不太适合做商人,特别是自己做。还是做学术的好”。“换个话题,
别不高兴。你为什么这样?好像你家和王姨压力挺大的”,

    “咋样!我没觉着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人们都这样看?我很小就喜欢女孩子,
长大后看见男人都那样就更是了。想想都恶心,我的男人刚从哪个女的底下拔出
来就塞进我嘴里,也许还是肛门里,说不定还带着什么呢!”,

    “噗”,两人笑喷了。

    “好了别谈了。看这里”,推过来一手提箱打开,一箱钱全是一扎扎的十元
人民币。

    “这么多,我的?”,

    “三万!”,

    “多少?三万?怎么可能?”,当时万元户已是稀罕的了。

    “这是这两年你们应得的,还有你这次帮我忙的酬劳,我继母再三的强调我
一定要重谢呢,你的关系肯定帮大忙!你和我继母以前什么关系,每次说到你她
好像都是很开心的样子”,

    “阿姨和我妈挺熟的,转业还帮过忙”,

    “怕还不止这些吧!放心我才不在乎呢,她是有股让人喜欢的那劲。还有那
个马姐,简直把你奉为上宾哟。你这家伙这么好?这么多女人喜欢,早点遇见你
也许我也会喜欢上呢,那样就没这些麻烦喽”。

    “不谈这些了。我们去看录像机吧!”。宾与柳雯琪去看了录像机,买了四
部VHS 的和一堆录影带回到辛市。又挑了许多女士的内外衣,看着尺寸和样式柳
雯琪没说话眼睛滴溜的转。宾请柳雯琪参谋给家里人和女孩的,但有两套尺寸不
一的性感的没有问柳雯琪的意见。她多少有了更多的主意以后怎样与宾打交道或
者利用他。事情办得差不多了,还有一天就有飞机过文市,给三哥打好招呼准备
返回。

    方军已办完了陈妈女婿的事,出来后人就躲到外地去避避风头。陈妈的女儿
又来了是千恩百谢,宾才知道她叫陈雨溪,个子不高一米五多些,二十六岁有一
个六岁的女儿。人长得还精致小巧可爱,和这里的人一样有些偏黑瘦,单眼皮透
着哀怨,偶尔看过宾的眼神透着崇拜和一些其他。柳雯琪滴溜的眼光扫到了陈雨
溪的表情。宾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为什么单眼皮的眼睛看起来偏细小,我总是能
感到忧郁,哀怨,悲哀等等凄凉呢!让人同情可怜。

    陈雨溪说,她丈夫已被抓过两次了,上一次已到了香港被遣送回来关了半年,
这次刚上船就被逮着了,还好有大家帮忙放出来。

    陈妈总是躲躲闪闪避免和宾的眼光接触,宾并没在意。吃完晚饭收拾好陈妈
就和陈雨溪在佣人房里没出来。王姨和宾聊了很久打听她的两个儿子的情况,柳
雯琪就建议八月开学前去看一下如果可以就再带回一个,这边她去做她爸爸的工
作,说着眼角瞥了一下宾,宾没有注意到。王姨感动的掉眼泪,宾答应先联系安
排一下,个人就回房间睡觉了。

    宾回到房间躺下没多久灯光都灭了,待一切变得寂静陈雨溪出了佣人房,楼
梯口哪个身影看着她悄悄地溜进了客房转身走了。这几天到处奔忙宾疲倦的睡着
了,觉着门被打开,感到一双有些粗糙的手在身上摸着,接着一个光滑细腻的身
体钻进被子贴上来。

    一激灵醒过来坐起来问,“谁?”,

    “小点声,我是陈雨溪,陈妈的女儿”。

    “你来干什么?”,

    “我是来谢谢你”,

    “谢我什么,噢那你得感谢你妈的主家。你这样跑进来不怕你妈让主家赶出
去?”。

    “你干我妈的时候怎么就不怕主家把她赶出去了?”,

    “你说什么?你妈,什么时候的事?”,

    “别提上裤子就不认,她说是你来的当晚在厕所”。

    宾当时就懵圈了,“我,等等,那晚我喝多了,真不记得有这事”,

    “好了我们也没要乍的,你帮我们那么大忙都不知道怎么谢呢。这两天你也
累了还是让我来伺候你”,

    “你等等,不能这样”,

    “那样?我妈她老了你都做了,我还不如她?”。

    事到如今宾也只好将错就错,放松精神抱着陈雨溪躺下抚摸着瘦小的身躯。
皮肤光滑细腻,只有手上的皮肤粗糙有老茧,肩头有硬皮锁骨窝很深。屁股不大
但很结实,腰细而有劲,乳房也不大但很柔软,乳头挺立很有手感,别有一番村
姑的味道。让他想起了那个彝族姑娘安阿乌。

    他也不翻身双手一拖,两人的嘴亲在一起,再一抬乳头吸入口中。又一举陈
雨溪立了起来,喘着用手扶住宾的阴茎坐进去,抬起身体上下运动,长期的劳动
锻练了身体和腰腹,瘦小的身躯没有大喘又有力量,时不时地用力夹一下不是太
紧的阴道使得宾非常受用,集中精力享受着快感。偶尔向上顶几下,水慢慢的多
起来流在两人的接合处,“嗤噗”不一样的声音围绕着两人。

    宾是一个喜欢主控床上运动的人,像这样持续女上男下的运动,宾还是第一
次从头至尾任由她进行,不消耗体力只是任由舒畅的刺激传遍全身的对象还真不
容易遇见。陈雨溪喘气越来越重,动作也变得迟缓了。她感到了宾要爆发,大喘
着双手撑住宾的肩头身体撑着上下用力大动起来,宾也用力随着向上顶低吼着喷
进所有。

    有了郭医生的话和与安阿乌的经历,特别在外地宾已不在乎上床已婚女伴是
否会怀孕,只求痛快舒畅的感觉。

    37

    陈雨溪趴在身上亲亲宾抬起身体侧躺下,“呼”,伸手捞起内裤堵住腿间想
起身下床。宾翻身抱住她,“先别走,你在家做什么?”。

    这时宾回头一瞥紧闭的门觉得那里好像有双眼睛,

    “种地,还能干什么”。

    “你怎么不出来找个事做?”,

    “哪那么容易,再说那是男人们的事”,

    “这里的男人都只想着一件是就是偷渡,还能做什么事。我看你挺机灵,去
跟你主家的女儿说说也许能行”。

    说完压住她,她感到了坚硬,“你还?”,黑暗中眼光闪了一下。

    宾起身把陈雨溪抚成跪趴着撅起,下床站在身后一挺,“哦”,身体弹起宾
双手一托她立起身,背靠在宾的胸上坐在阴茎和手上,“噢,不行,穿进去了,
哎呀,真不行了”,身体软在宾的手臂上。

    宾一举一转变成面向自己再次坐入,陈雨溪趴在宾的肩头泣唏着,“哎呀,
刚才都要顶穿了”,宾无声地托住上下运动,每次一坐到底陈雨溪都会用双手支
住肩头的肌肉把身体悬一下避免太深的顶入。没多久就身体软到只是靠双手才挂
在宾身上,气短地说,“放我下来吧,让我歇会”。

    宾转身慢慢地弯腰把她放在床上,拔出来站在床边把陈雨溪的身体转到头在
床边,湿漉漉的阴茎打在脸上和虚喘的嘴边。陈雨溪看着才明白了宾的意思,颇
不愿意,“你们男人就喜欢些奇奇怪怪的,又不擦”,张开嘴吞入包住任由宾插
弄,几下就捅得太深插进喉咙,陈雨溪张开嘴翻着白眼。

    宾又感到了背后有点奇怪的目光,回头扫一眼紧闭的门。把陈雨溪抚起跪好
按住腰缓慢的插入到底探了探底部,小个子却有着不短的阴道,宾的心中念头一
转。那种酥麻悠然传来,然后抓住屁股用力快速的运动起来,坚硬的腹肌拍打着
同样结实的小屁股。陈雨溪的头时不时向上抬起低下,左右摇摆,嘴里“嗤,呦”,
的低吟着。慢慢地宾感到了更紧密的包裹和层峦叠嶂的刮擦,几下更深的探底后
抵住射入深处。

    宾松手喘着躺下,陈雨溪软软的趴在他身边,再次伸手摸到内裤夹在腿间。
“你可真能折腾,我都要散了”,

    宾没有回音喘气轻了,陈雨溪也不再说话,拉过被子盖住两人睡着了。半夜
陈雨溪轻轻地起身离开。

    一大早敲门声叫醒宾,“先生,起床了要误点了”,是陈妈。柳雯琪已找好
了车一会就来。宾起身收拾好然后坐下大家一起吃早餐,餐厅里王姨,柳雯琪,
陈妈都在,没有看见陈雨溪。

    柳雯琪边喝稀饭边随口对在旁收拾的陈妈说,“陈妈,跟你商量个事呗”。
“我看你女儿挺机灵的,人也还踏实。要是你孙女有人带,就让她来我这里看看
能不能找个事做。不过咱可说好你还得在这做,我阿姨觉着你做得不错。你们呢
商量一下,不着急过几天给我回话,要出来就一定要安排好,给我做事可不能三
天两头的有事”。

    宾随口帮忙道,“嗯,陈妈我去过她的公司,会有前途的,让你女儿好好学”。

    陈妈吃惊的盯着柳雯琪,又回头感激地看着王姨,最后转向宾那表情似呼是
如果只有两人她会立即脱光给宾。半天才憋出句话,“呃,呃,一定!一定!您
们放心一定安排好,一定不会误事的。谢谢主家,谢谢先生”。

    “你可别谢我,我是什么忙都没帮。要谢就得谢你家的大小姐”,

    柳雯琪嘟囔不清的说,“谢我!记住我的好,我这是在帮你呢!尽搞些有的
没的,欠我的人情以后都得给我还上”。

    吃完饭车就来了,把东西搬上车。宾在车边跟王姨说,“阿姨再见,回去后
会我尽快的安排好您和儿子们见面的事”,再转向柳雯琪,

    “你也别去机场了,以后多联系。有些事可以找我哥,能帮他一定会帮的”。

    陈妈和陈雨溪站在门口表情复杂地看着宾,挥手告别。

    小飞机晃晃悠悠声音很大,宾堵住耳朵读书直到下午才到。

    小田接机回家后第一件事妈妈就和颜悦色地坐下和宾谈话,宾立刻觉得有问
题。

    这期间母亲一直有所耳闻有的没的传闻,怕宾闹出什么事来,丢不起那个人。
这次听说了宾与马素贤有半同居,对她来说如五雷轰顶,社会氛围也无法接受。
批判某人道德品质败坏的代名词就是非法同居,进行流氓活动。

    思来想去硬性的逼着分开是不可能,堵不住就只有引导疏通,既然已是同居
就干脆对外宣称已订婚等毕业后再择期结婚。只要平息了社会舆论,孩子们干什
么还真已不是父母能管得住得了。

    多次与马素贤接触交谈中,人虽然年纪偏大,但懂事得体,无条件的一心扑
在宾身上。约来客气严肃的一谈,马素贤把一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当得知既然
认了就要确认关系对外公开时喜出望外。首先被未来的婆婆认可了,马素贤一诺
百应!三年的等待终于有了好的结果。可转念一想还有未来的公公和家人,年纪
和族裔是她自己迈不过去的坎。宾的妈妈拍胸脯保证没问题。两人结成统一战线,
宾的妈妈说,“我的儿子我知道懂事,听话,孝顺,让我来谈”,大包大揽下来。

    “你觉得马素贤对你如何?你先别说话让我说完别让你把我绕进去。这几年
我们大家都看得很明白,她是一门心事在你身上。年纪大了玩不起。你一天这个
那个的人家啥也没说过,是个过日子的人,毕业后就娶进门吧。先安家再立业,
你们年轻人要的那个啥就那样。再说没感情你招惹人家!别对不起人家,闹出事
让人笑话。这一年把你哥的事办了,毕业后就是你喽”。

    对马素贤宾从一开始就没有反感,就是始终少点心动的感觉,只是被动地在
一起觉得还轻松愉快。如果一辈子都没有心动的人和这样的人过一生还真是一个
不错的选择。就是答应了也没有什么不妥,年轻并没有认真的去想严重性,结婚
离婚对他来说只是个名词,合适高兴就在一起。就应付地说,

    “好吧那就试试呗,这可是你们包办的啊”,

    “什么叫试试,就这样了”。“呃,她是当地人,我们是不是要下聘礼呀?”,

    这次宾倒没有含糊,“不。我娶谁还给聘礼!倒贴还要排队呢。再说还早呢,
到时候再说吧”,

    “你就吹吧,好到时候看!”,妈妈欢欢喜喜的走了。

    性,好感,动心,心动,这些对宾来说是身体和精神的三个层面,也分得很
开。宾对性的定义是一次非常复杂的化学物理变化引起身体的精神反应,进而完
成一次精神循环。

    只有简单的机械运动宾是不接受的,所以他自认为应该不会去找妓女。

    好感的范围很广,有的也许就是一眼或其他引起好感然后就有了动心的感觉
去进一步发展。多数情况都会发展成上床,可能同时会有很多人。他不觉得有什
么不妥,大家在一起好聚好散去追求性的升华,但前提是没有麻烦。

    可心动在他的内心是一个神圣的向往,可望而不可及。这是个到现在还没有
发生,他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有。

    家庭的只是一个模糊抽象的概念。目前找适合结婚的就是马素贤了,简单的
认为有个交待,最重要的是有些事她从不过问!

    38

    打个电话约马素贤,给妈妈打声招呼拿上东西就出门了。马素贤面带羞涩的
给宾开门,准婆婆早已打来电话说是宾一口答应了。

    这是她第一次身份变化后面对宾,有所期许宾会有所表示,宾却没变的进门
摸摸脸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我洗个澡,你把这些挑着换上”,转身进了卫生
间,马素贤颇为失望的低叹口气。

    洗完澡光着就出来了,“你怎么这么没羞啊!也不穿个衣服,我还没换好呢”。

    宾没有回答看着马素贤身上新式的黑色镂空内衣,胸罩只兜到乳头,花边里
漏出大半白花花的乳肉,细小的三角裤遮不住大部分臀肉,黑色的腰带衬托着的
翘臀更挺。与以前的保守全包样式根本不同,视觉上的感官刺激使他昂然,

    “羞什么羞!”,一把搂住隔着单薄的内衣手指滑过乳头,花蕊弹着指肚,
张嘴隔着薄纱啄着乳头。手滑到腿间指端从顶端到菊花轻拂,另一只手按住臀尖
揉捏。

    “哦,给我”,马素贤明显动情了,张嘴亲着宾,舌头顶着牙齿往里搅探。

    宾抬起她第一条腿搭在腰间,把细裤拨到一边曲腿向上顶入,

    “唔,真好”,双手勾住宾,眼里火热努力配合着,把她从宾这里学来的有
限知识都用上努力讨好宾。宾熟练的把另一条腿也提起来托住双腿向床走去,马
素贤双手紧扣醉眼迷离地看着宾,努力上提身体减轻体内的顶涨。

    把她放在床上,两指勾住内裤的细边,马素贤抬起臀扭动着随着宾褪下内裤,
双手伸到背后解开胸罩,分开腿向着宾迷着眼挑逗地说,“你老婆!美吗?”,
这种时候希望用加重语气来强调她的身份变了,但又不使宾反感她的变化,她太
了解宾了,习惯成自然,他们的关系走到这一步更多的是宾觉的没有负担和压力。

    “美,太美了”,上床扶起腿插入快速的抽动起来,

    “噢,老婆我太幸福了”,夸张得大叫着,扭动着。眼里含着泪水,宾也略
有感动的用力顶到底,碰到了软肉。马素贤的脸,乳房,身体颜色变的浅红,宾
在她张着嘴大口出气中射入。

    马素贤起身去厕所然后为宾搽干净,侧身贴着宾温柔的看着宾。

    宾轻拂着她的后背,“别一天老婆老婆的。你是怎么搞定我妈和家人的?我
才走几天就变成这样”。

    略微紧张地说,“我真的没有做什么!是你妈,呕,我婆婆先找的我,直接
跟我说都同居了就要明确关系日后结婚。我都有点莫名其妙,辛福来得太突然,
我就答应了。我还以为是你和我婆婆商量的呢,你没见她对我有多好呢”,时刻
不忘略带夸张的语气来强调身分的变化。

    “噢,是这样”。

    赶紧转换话题,“呃,对了”。“你那么急到辛市干什么去了,含含糊糊也
没说清楚。我们和柳雯琪的生意挺好的呀”。

    “不是要赶回来办我爸的六十大寿吗”。“说的急,去之前我也不清楚,以
为有什么急事呢,去了才知道是要帮她的忙。你知道吗?柳雯琪是个同性恋,做
生意中会有人欺负,她继母想借我哥对象的家世帮帮她,同时也让我冒充一下她
的男朋友,别让人瞧不起”。

    “呃,你又多了一个,那我怎么办?”,

    “这不我妈就帮你了吗。噢,那是假的别让我家里人知道,他们会生气的”,

    “还是我婆婆对我好。那你哥和他对象不是知道吗?”,

    “和他们说好了。别总是我婆婆,我婆婆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困了睡
会吧,飞了一天”。

    宾醒来看见马素贤穿着给她买的新内衣还是一脸辛福地在看着他,“你没睡
呀?几点了?”,

    “睡了,刚醒。天都亮了,六点。你睡的真香,累坏了吧?”。

    “对了,柳雯琪我都没见过,说说你的印象”,

    “她呀人够精明,能干,会算计。那眼睛滴溜的时刻在算计,一眼就可以看
出来,在那里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我。以后我们要小心一点”,

    “放心都是那几个溜精的回民在跟她打交道,我不直接参与吃不了亏。就是
有股份在里面”。

    “那你有时可得帮她一把,怎么也是我明面上的女朋友吗”,“呃哟,还生
气吃醋了”。“她的眼神啊,噢,很像你偶尔流露出来的目光,我见过好几次你
在和那些人们谈话的时候。嗯,我以后也得小心点,哪天你把我也卖了算计了”。

    “放心,这世上我唯一不会卖的就是你。我也不知道上辈子怎么了反正这辈
子是来给你做牛做马的”。“噢,那袋子里的钱是怎么回事?那么多,就哪么随
便的放着,什么事都不让人省心”。

    “哪个呀,是柳雯琪给我的,说是我们应得的分成”,

    “那也不该那么多呀,还有这些都是你的!我知道他们都做了多少。我去给
你存起来”。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几张不同银行的存单,“还有这些,两万”。

    “怎么都是我的名字?应给是我们的”,

    “哪时候我婆婆,噢,你妈不是还没认我呢吗”。

    “好了,你都收起来。我得回去看看准备办大寿了”,

    “要我做什么吗?”,

    “你不知道这些年我们家的传统?瞧好吧!”。

    全家人都没有过生日的习惯。父亲的六十大寿就不一样了,半年前就说好全
部都得到。定在七月一日父亲党证上的生日,因为少小离家自己也不知道是哪一
天出生,就在入党时选了与党同一天的生日。

    临到六月初,三哥军校五月中毕业回原单位,刚到就休假不方便。六月中大
嫂的父亲病了,大哥不好说就说有紧急任务。妈妈气得拿起电话把所有的人骂到
猪头,包括不明就里的于伯伯和三哥女朋友的父母,直到父亲生气地威胁不办了
为止。

    二哥二嫂躲出去了,这时只有老四是最可爱的人了。说话安抚,先消了气再
说明各自的原因,千保万证地定在七月的第二个星期天。

    还有一个星期才是大寿之日,大哥和三哥还没回来,宾和二哥列好单子和日
期着手各自准备。

    39

    正在读书等时间,李师意进来了很惊奇宾回来了抱怨道,“你回来也不告诉
我,

    什么时候回来的?“

    “嘿,你还真灵,我前天晚上刚回来”。

    “到车站接完我就没影了,也不告诉我去那。干吗不带我去幸市?”,

    “好了,飞机上没座位”。起身拿出一包,“喏,给你的礼物”。

    不管宾心意如何李师意就做为干女儿进了这个家,她以为只有时刻靠近才可
能有机会。十八岁了出落得更像她妈,脸型和身段就是消瘦版的年轻师丽娜。宾
有时也不免心动,而她只要能腻在宾身边就可以。

    宾对李师意说,“在家看好,我出去一下”,拿上另一个袋子就走了,

    “哥你干吗去呀?带上我呗!总留我一个人在家”。

    宾出了门心里说,“干吗?干你妈能带你吗?”。

    昨天已打电话到单位约好与师丽娜见面,李师意来了就更不会有问题了,而
且她肯定没告诉李师意宾回来了。来到固定的旅馆房间等了一会,师丽娜披着略
湿的头发进了房间,雪青色的连衣裙更加衬托着雪白的肤色,几周没见浴后微红
的满脸期待。

    “闭上眼睛,站着别动”,宾用眼罩遮住师丽娜的双眼,身体弥漫着浴后的
淡香,缓慢地帮她脱去衣裤。身上只有内衣,“抬起手转一圈”,师丽娜缓慢地
转了一圈,宾用立拍得照了两张像。

    “你在干什么呀?”,

    “乖乖的别看,一会让你看”。走过去再帮着褪去内衣裤,换上带来的白色
细小内衣。坐下欣赏着,白色的镂空胸罩是小号下半托的,只是兜住了乳房的下
边,褐色的乳头在花边和吊带中若隐若现,细内裤只兜住前面阴阜的鼓包,细毛
从两边探出头,中间黑色若隐若现,后面只盖住腰下的一部分,布料从高翘处变
窄嵌在臀缝里蜜桃臀圆滑的翘在外面,显得突兀性感。宾又用立拍得照了几张。

    “好了,慢慢摘下眼罩自己看看”,

    伸手缓慢摘下眼罩,低头一看,“呀,这么小。唔,真美”,

    走到穿衣镜前来回转身看着。回头妩媚地一手揉着乳房,捏着乳头,另一只
手按住阴阜,中指滑下隔着薄布摸向阴唇,“噗”,手指没了进去!师丽娜一脸
惊异的看着坏笑的宾,低头一看,是开裆裤!

    没有拔出手指,抬起脸挑逗地看着宾,身体后仰把腿间更清晰的向着宾,手
掌盖住阴阜,食指和中指叠在一起,变成两个手指在里面进出,可以看见手指湿
了衬着光亮。

    向前一步缓慢的拔出手指,抬起手拉着细丝伸到宾的嘴边,宾嗅了一下味道
张开嘴吞入手指吮吸。师丽娜缓慢的向后退,宾啄住指头跟着向前直到她倒在床
上夸张的张开大腿。开档刚好裂开漏出阴蒂和肛门,靠近洞口的布料边缘颜色不
规则的变深了,大阴唇分开了漏出粉红的小阴唇和水渍帘帘的洞口。

    宾伸出舌头顶在顶端的突点上,“喔”,一声长喘。舌头一路舔弄着来到肛
门,“啊,啊,别在那里”,菊花的皱褶随着舌头扭曲变化,身体哆嗦着。回到
洞口来回转着往里顶,指端按在阴蒂上磨搽。

    “哦,你真行,我要死了”,水顺着肛门流过开缝打湿了细纱和床单。

    宾起身对准开缝刺入洞口,“啊,这样新的会坏的”,

    回答是快速的闷声,“噗嗤”。

    再把她翻成跪趴,再次挺入,隔着布没有平常的啪声。“咿呀,咿呀”,的
吟声大起来了,身体向后迎合。

    宾突然有了些奇怪的想法,“啪,啪”,手掌不太重的打在没有布料的右臀
上,皮肤发红回应着拍打。师丽娜回头看了一眼宾,嘴唇微噘,眼神里却透着乖
巧。

    几年前张医生的言传身教回到心里。受到鼓励,宾拔出湿漉漉的阳具顶在皱
褶的菊花上,“啊,你!”,吃惊地回头看见了坚定的眼神。眼睛变得柔顺了,

    “你慢点”,“噢,慢点呀”,胸支在床上,转过头投来哀怨的目光,回过
两手拉住两片臀肉尽力张开。宾缓慢但坚决的把龟头顶进了肛门,皱褶向内卡在
龟头后面棱梯上,

    “啊,停一下”,微动了一下身体喘了两口气语带坚定地,“来吧”,慢慢
的宾的毛发完全遮住了肛门,两具身体紧贴在一起。

    “呃,太长了,真到肚子里了”,

    宾缓慢的拔出,肛门的圆环微凸,卡在龟头的边棱被拉出高高的一大截。这
是宾第一次颇有兴致地欣赏肛交的过程,也许师丽娜乖巧的配合仰或是身体真有
些不同。过程颇为有趣,慢慢地运动变得滑顺了。中指伸进阴道隔着两层薄壁抹
着进出的阳具棱线,再转过指头找到阴道上壁的糙点,

    “啊”,师丽娜转过头夸张的张大嘴,两眼圆睁,蠕动着身体,水流顺着中
指涌在手掌中。宾速度变快了,紧致的包裹带来的快感让宾精门大开,在高亢的
声音中舒畅的射入直肠。

    身体向前扑倒在床上,“你真是,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哪里都去也不嫌!”,
喘着气没有回答手抚摸着微红起伏的身体。“男人都是些疯子,在女人身上什么
都干”,轻微的鼾声传来。师丽娜不再抱怨,靠着宾趴着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宾睡了一会醒来,看着熟睡中的师丽娜,微噘着嘴唇,脸上还挂着一滴泪珠。
轻轻的起身穿上衣服。

    “噢,你起来了。我也得回去了,师意在哪边吗?这样,有点晚了我先去接
她,你晚点再回去”。

    “还有这个你都没试呢”,打开一看是一套细小的桃红色的比基尼,

    “这能穿出去吗?放你那吧省得多事,我先走了”。

    “等一下,这几张相片你不要看一下吗?”,

    伸手拿过那几张立拍得,“嗯,真好看”,找出剪刀剪去有脸的部分递回给
宾,“我不能拿,你留着吧。喜欢吗?”。

    宾回到家,二嫂和妈妈在门口站着说话。二嫂说,“四弟,你见到她娘俩了
吗?”,

    “谁呀?”,

    “李师意和他妈呀!这妈可真漂亮,比小姑娘好看多了,有韵味。俩站在一
起就像姐俩,小姑娘过几年也会像她的,不过娶老婆还是马素贤哪样的放心些”。

    妈妈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宾联忙接话,

    “噢,李师意她妈来了,没见到。那好不用送了,我先进去了”,闪进家里。

    40

    大寿之日终于来了,一家人也都到齐了。全家人都在忙碌着,宾的爸爸嘴上
说,“你们呀,就是个六十岁吗谁没有呢,搞成这样”。但喜悦之色全在脸上,
开开心心的接于伯伯,各亲家的电话。

    只有马素贤脸上颇为挂不住,虽然妈妈和她都有让宾去见她的父母家人的意
思,但宾以还是学生为由而坚决地挽据了。妈妈当面说,“你呀一点不懂事”,
劝慰马素贤,“他还小,也有原因吗”。可背地里又嘟囔,“一个学生,还没事
业弄得像个上门女婿,等等也好”,传统里还是不希望儿媳妇明面上压住儿子。

    要是别人马素贤早就一甩手吹了,可在宾面前她还得豁达的说,“没事,时
间太紧了,来日方长。过好大寿最重要”。

    哥四个和他们的媳妇或对象,一个孙子。唯一的外人就是李师意了,她压根
没把自己当外人!

    这家与众最大的不同是,大日子和节假日,厨房里是没有女人的。哥四个都
在忙,老二刚当兵是炊事员学过,以后也没断过继续学习水平不比老四差。老大
会做就是不太合口味,差点的就是老三,也就可以打个下手但在慢慢学。为此哥
几个的媳妇对象还得鼓励挣点面子。哥四个好像都把做饭当成爱好了,其嗤咔嚓
不到两个小时一大桌,鸡鸭鱼肉样样不缺的齐了,几大菜系还都包含,五个女辈
算是开眼了,虽然听说过可见到了才信是真的没吹!当然少不了老爸喜欢的红烧
肉。

    为此老妈还专门和马素贤打招呼,多数菜都会有猪肉她可千万得给面子,如
果不喜欢就专门给她做或者去清真饭店定几个菜来。马素贤坚决地表示,如有忌
讳就不会来了,而且要嫁给宾也就一定会入乡随俗的。

    老妈又是一通懂事的夸奖,二嫂听见了随口道,“妈,您就别夸了。她跟我
一样大,这些事她当然懂。想必她早有考虑过,都是她应该做的您就放心吧”。

    又回头马素贤说,“小马,你就比我小几个月,可我们两个都是宾的嫂子”,
三哥的对象文静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马素贤客气地对着两人,“嫂子,我和宾有什么做的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
原谅”,应对过去。

    老爸老妈自然高兴,一家人欢欢乐乐的办完寿宴。

    吃完饭大伙起哄,儿子做饭女儿洗碗,老大和老二媳妇不动,老三的女朋友
也看着不动,马素贤自然不敢动。李师意撅着嘴求助地看着宾和老妈,都被视而
不见只有噙着泪,往厨房去大家这才嬉笑着去帮忙,只有怀孕的二嫂在妈妈的示
意下没动。

    收完后大家坐在一起喝茶吃水果。老爸说,“有几件事该和你们说一下”。

    “你们于伯伯打来电话说要在他离休前把以前的事解决了。这次老大也带来
了信正式为三十一年前的事道歉”。

    “不是那件事我也不会去朝鲜,这里那里的来回调动,像无根的萍,嘿”。

    “说是过几年我离休后可以回到都市去,他们准备了一个单独的小院”。

    “呃,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提它干嘛呢。我们这样的去那里都不自由,什么
都得报备,医院也不待见你,子女们又不能跟着调去。还是呆在这里的好”。

    大家沉默了,大哥站了起来鞠躬道,“爸爸,对不起,为我你们受苦了,待
遇应该更高”。“您离休后和妈妈去都市吧,我们来报答照顾您们”。大嫂一看
也赶紧站了起来。大哥少小离开养父母家,始终保持着紧密的关系,大家也都努
力维持着。

    但工作特殊又离得远,特别是结婚后,大嫂就觉得是外姓人,有意保持一定
的距离。这还是第一次带三岁的孙子来,为此老妈颇有微词。一看这架势,一贯
心直口快又强势的二嫂马上说,

    “干么呀,好像我们做了什么不孝顺的事似的”。

    嘴太快二哥相比就显得有点沉默寡言,她始终觉得她丈夫才应该是这一家的
嫡传长子,结婚后处处维护这个家的声誉。在这点上老妈领情也给面子,从来都
是谦让的。气氛有点尴尬,马素贤马上打岔,

    “伯父伯母身体还好,还等着带孙子呢,不需要子女照顾,常来看看就挺好。
还有好几年呢,到时候再说嘛。伯父您再说下件事”,宾看到了二嫂的白眼。

    “呕,又是房子,现在物资供应好了基地驻各地的办事处缩编,都市的点要
移交。正好我在他们给我说,如果有家里人在都市可以办个手续去住,你们都不
在那里我也就没在意”。

    宾感到什么抬头看见马素贤的滴溜溜的目光,她什么意思?

    “还有就是这次中央有叫老干部离退休的想法,看来我也该考虑回家了,干
了一辈子也该休息休息了!”。语气里明显的有不干,大家没有插话。

    又过了一阵马素贤就借口起身告辞,宾陪着送出门,二嫂对李师意道,“小
姑娘,你也一起走吧!一起送你”。

    “我才不当电灯泡呢,多呆会等哥回来再送我”,语气有明显的醋意,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哥不累呀”。

    出了门马素仙问,“那些房子你怎么想?”,

    “房子,我有什么想法?你什么意思?”,

    “我看我们可以去看一下怎么样,如果可能就把它们盘下来”,

    “盘那些房子干什么,我们都有公家的房子住。整那些旧空房子干什么?”,

    “这点你听我的准没错,将来你会明白的,你们部队上的人不懂房子的重要
性”。

    “还有就是得有都市的户口啊。这个让你大哥去想办法把你妈的户口办去,
其他人都是集体户口,一时半会办不成。这样你先进去和大哥说,然后我们安排
去都市的事,别声张。天还早我自己回去,早点把小丫头送回家然后过来商量一
下。哼!她还就赖上了”。

    宾回身进屋跟大哥嘀咕商量办户口的事,当然没有告诉他是为房子的事,答
应尽快办。然后再去跟妈说想和马素贤去看看房子,老妈也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
做,但既然是马素贤的点子,也就认可去试试看,但别让老爹知道了。

    第三天大哥大嫂带着侄儿回都市了。宾和马素贤也悄悄地准备去看房子。
 

相关文章

关键词:半生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