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乱欲,利娴庄】(第二季)(17)【作者:小手】

2017-11-21 14:12:35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02季~第17章

  「是吗,阿元这傢伙居然欺负了小歆。」

  乔三听说陶歆才破处没多久,内心更是激动不已,说了句「我亲一亲,闻闻
小歆下面的味儿」,立刻弯腰匍匐,在陶歆的小嫩穴上亲了两口,还像狗一样闻
嗅。

  电流急奔而来,陶歆咬唇坚忍着不吭声。

  乔三顾不上挑逗,小嫩穴这么湿润,凭他的丰富性爱经验,他已知陶歆动情,
事不宜迟,夜长梦多,乔三随即跪在陶歆的双腿间,手握滚烫大傢伙,对准陶歆
的小嫩穴慢慢地插了进去。

  「嗯。」

  陶歆梦呓般哼了一声,张美怡吃吃娇笑,她觉得陶歆的样子很好笑,被男人
的东西插入了,居然还不睁开眼。

  陶歆想睁开眼的,可她突然担心乔三会拔走大傢伙,这可不行,陶歆不允许
快感消失,此时,阴道传递的愉悦充斥了陶歆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她要等到乔三
完全插入了再睁开眼,她现在正品味着阴道被巨物慢慢侵入,被慢慢充实的感觉,
这感觉难以形容,美妙无比。

  乔元看得血脉贲张,又失望心堵,陶歆竟然没有拒绝乔三的插入。

  「好紧。」

  乔三仰头呼吸,舒服得汗毛倒竖,他扶住陶歆的小蛮腰,粗腰一紧,继续推
进大傢伙,润滑的阴道帮助大傢伙顺利抵达了最深处,乔三刚俯下身子,陶歆就
睁开了漂亮的大眼睛,长睫毛眨了眨,惊慌道:「乔叔叔,你这是干嘛。」

  乔三不知说什么好,他舒服之极,双臂紧紧抱住陶歆。

  张美怡笑嘻嘻的帮腔道:「乔叔叔见你漂亮可爱,他想跟你做爱。」

  陶歆惊慌挣扎:「不可以的,乔叔叔快拔出去,我是阿元的女朋友,乔叔叔
怎么能插进来,啊……」

  挣扎中,陶歆忍不住呻吟,因为挣扎增加了阴道里的摩擦,快感如闪电般掠
过,电得陶歆浑身酥软,她的挣扎也就绵软无力。

  乔三耸动粗腰,一边抽插大阳具,一边苦苦恳求:「小陶歆,叔叔喜欢你,
和叔叔一起做爱吧。」

  陶歆扭动性感的身子:「啊,不行,不行,里面好胀啊……」

  乔三急插小嫩穴,动作分缓急轻重,无论是三深一浅,九浅一深,他都能从
陶歆的扭动中感觉出她阴道里的敏感点,从而抽插得更精准,更有效,没五十多
下,陶歆就美脸酡红,如触电般张嘴叫嚷,实在是太舒服了。

  偷窥的乔元想不到父亲插穴功夫如此了得,他哪里知道,以乔三的无钱无貌,
纯粹一个穷屌丝级人物,如果没有过人之处,又怎能让大美人王希蓉死心塌地跟
了他二十多年。

  床上的气氛渐渐热烈,陶歆初经人道没多久,哪里享受过这么犀利的性爱技
巧,在乔三精湛的性技巧攻击下,陶歆禁不住用双腿夹住了乔三的粗腰,下体本
能迎合。

  乔三不由得大喜过望,双手潜入陶歆的后背,柔声道:「叔叔帮你脱奶罩。」

  陶歆叫喊着「不要,不要」,可惜乳罩还是被乔三摘了下来,两只异常青春
挺拔,雪白粉嫩的大玉乳呈现在乔三面前,他大声惊呼:「好美的奶子,呵呵,
太美了。」

  旁边的张美怡不无嫉妒:「比我的大。」

  乔三呵呵傻笑:「美怡的奶子也很美。」

  陶歆却在这时意外不挣扎了,她定定地喘息着,目光迷离。

  乔三凑到大美乳前,色迷迷道:「叔叔要吃奶了。」

  说完张嘴就含,含住了一只雪白大美乳,口感无与伦比的滑嫩。

  陶歆如遭电击,再次扭动性感身子:「啊,不要,不要吃,啊,不要吸……」

  乔三哪里能忍受陶歆的扭动,欲火如狂涛骇浪般涌来,好几次想射了,幸亏
乔三的床上功夫老道,克制住了精关,稍微缓过劲来,乔三再次拚命抽插,拚命
摩擦娇嫩的少女阴道,在乔三的眼中,陶歆之性感比年轻时的王希蓉不相上下,
彷彿重温了往昔岁月,乔三紧紧抓住两只大玉乳,激情四射,抽插勇勐。

  陶歆本来就是属于校花级别的人物,雪肤花貌,这会春情勃动,更显得份外
娇娆,乔三凝视着这位比张美怡过之无不及的小尤物,血脉贲张,不顾一切地撞
击她的小嫩穴,房间里的「啪啪」

  声就连门外偷看的乔元都觉得刺耳。

  陶歆抱住了乔三,大声呻吟:「乔叔叔,不要这样嘛,要是让阿元知道了,
他会不理我的。」

  乔三安慰:「放心,阿元绝不会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会爱你的,你这
么漂亮,哦,叔叔好想娶你们表妹俩。」

  「好贪心。」

  张美怡娇嗔。

  乔三傻笑,陶歆却在这瞬间和张美怡交换了一个眼神,张美怡会意,知道表
妹已经接受了乔三,张美怡心里隐隐有些妒意,不过,她乐见其成,表姐妹一起
笼络乔家父子,就有了这靠山,以后就不怕龙家父子了,张美怡还不知道龙家父
子已死,她只知道乔元有钱有背景,有能力,这样的男人必须讨好依靠。

  「啊……」

  陶歆陷入欲海,她随着乔三的耸动而耸动,乔三揉着两只大雪白玉乳,又趁
机吻上陶歆的香唇,陶歆没有拒绝,她的香唇只有乔元吻过,只是这一刻,陶歆
无所谓了,她接受了乔三的舌头,她吮吸乔三的舌头,同时她的舌头也被乔三吮
吸,唾液也被乔三吞吃,陶歆目眩神迷,她只知道交媾,交媾,再交媾。

  乔三没有忘记给陶醉中的陶歆灌输甜言蜜语:「叔叔很会做爱的,叔叔保证
让你舒服。」

  「喔。」

  陶歆领会到了舒服,这种舒服程度,即便是乔元也达不到,所以陶歆的心被
乔三佔据了,她很忘情呻吟,如同跟乔元做爱那样投入。

  乔三抚摸着陶歆的肌肤,少女肌肤真滑腻,他摸陶歆的阴毛,他玩弄陶歆的
阴蒂,他甚至勾起陶歆的头,让陶歆看着她的小嫩穴如何被大阳具抽插:「小歆,
叔叔的棒棒也很粗的,你看看,是不是很粗。」

  「阿元的更粗。」

  张美怡故意刺激了一下交媾中的两人。

  陶歆浑身娇颤,美目迷离瞄去,只见粗壮的大阳具佈满了黏液,很下流地抽
插着,在娇艳欲滴的小嫩穴里播种快感,小嫩穴湿淋淋的,粉嫩粉红,显得那大
阳具粗鄙丑陋,可偏偏是粗鄙丑陋的东西在欺凌娇嫩的地方,反差竟然如此刺眼,
陶歆娇娆挺动下体,本能地挺动,大阳具深深地刺入小嫩穴,陶歆叫唤着,绵长
地叫唤:「啊……」

  乔三嘶吼,勐烈冲刺,滚烫的精液彷彿全部喷入陶歆的子宫,纯洁子宫不再
纯洁,有两个男人的精液都射进去过,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天地旋转。

  乔元走了,什么时候走的乔三也不知道,休息了不到五分钟,乔三再次踏上
了征服陶歆的旅途,旅途如此销魂,令他情不自禁。

  郁闷的乔元回到了会所,见到了三个黏人的小美人,郁闷的心情顿时一扫而
光,不过,三个小美人告知了乔元一个大事,乔元听到后,心情更好了,她们所
说的大事,就是常春然已提前高中结业,去报考了空姐,而且已经被录取。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乔元很好奇。

  大姐姐利君竹道:「她亲口告诉我们的呀。」

  乔元一愣:「你们见过她。」

  二丫头颔首:「她来了呀。」

  乔元左右张望:「她在哪。」

  话音未落,利君芙就两眼放光:「哇呜,然然好漂亮,空姐服好好看诶,我
都想去做空姐了。」

  「做空姐很辛苦的,光练习笑容,就要练到脸抽筋。」

  乔元顺着利君芙的目光望去,远远地,一位绝美小空姐从会所里走出来,她
正是常春然,她拿回自己的私人物品,还跟相处几日的技师们道别,大家都给她
欢呼,都讚她漂亮。

  常春然好腼腆,微笑着向乔元走来。

  乔元目光痴迷,心跳急剧加速,他太喜欢常春然身上的空姐服了,跟昨晚不
一样,这是时尚的浅色系空姐装,小马甲非常精緻,白衬衣和窄裙都非常合身,
配上深色长筒丝袜,黑色高跟鞋,常春然简直能要了乔元的小命,不仅如此,常
春然端丽的步姿,婀娜的身子,还有那整齐的发髻,把她的空姐味诠释得无与伦
比的赏心悦目。

  都说女人嬗变,常春然彷彿在一夜之间就变了,变得从容,变得自信,她把
西门巷老房子的钥匙递给了乔元:「钥匙还给回你了,谢谢你让我住了那么久。」

  那声音多动听,宛如幽谷里的黄鹂,那大眼睛多清澈,彷彿一汪平静的湖水。

  乔元结结巴巴道:「以后你就住空姐宿舍吗。」

  这话有深深的含义,只有常春然能品味出来,她轻轻「嗯」了一声,绝美的
小脸蛋微微发红。

  利家三姐妹纷纷上前围着常春然,又是问这个,又是问那个,她们不知道昨
晚常春然经历过了一次深刻的交流,目睹了乔元和几位空姐淫乱,促使她决定做
空姐,只有做了空姐,才能绽放她常春然的光环,才能丢掉自卑与利家三姐妹一
较长短。

  乔元怅然若失,他喜欢常春然,常春然是他的初恋,乔元很想再给常春然洗
一次脚。

  彷彿心有灵犀,常春然忽然大大方方道:「阿元,你能帮我洗一次脚吗。」

  乔元愣了愣,勐点头:「能,能。」

  利家三姐妹见乔元那兴奋劲,芳心又是尴尬,又是酸妒,三人交换了一下眼
色,利君兰温婉道:「然然,我们能看你洗脚吗。」

  三个小美人原以为一向低声下气的常春然不会拒绝,哪料到常春然竟然委婉
拒绝了:「最好不要看。」

  「那到贵宾一号给你洗脚。」

  乔元一把抓住常春然的手就走,他也不希望给常春然洗脚时,三个小美人在
一旁,乔元有很多话要跟常春然说,他还有别的企图,错过了今天,恐怕就没有
机会了。

  贵宾一号的门外。

  利家三姐妹在紧急交流意见,利君芙有点生气:「太过份了,洗脚都不许我
们看,难道洗别的部位。」

  「什么部位。」

  利君兰一时没反应过来,脸色不佳的利君竹很直接说了:「比如胸部呀,小
穴穴呀。」

  两个妹妹吐了吐小舌头,小脸红红,利君兰娇嗔:「姐姐尽乱猜。」

  可话一说完,连她也担心了:「好像有这可能喔。」

  利君竹把手一挥,大气道:「我们就进去看看,她常春然说不要看,我们就
不看吗,阿元是我们老公诶,我们想看就看,哼,如果他们敢关门上锁,就证明
他们有鬼,我们就敲门。」

  妹妹们齐点头,三人一起推开了贵宾一号。

  门没上锁,这出乎利家三姐妹的意料,她们笑嘻嘻地闯了进去,可眼前的一
幕让利家三姐妹有说不出的郁闷,那常春然竟然在爵士乐伴奏下,穿着短款的粉
色按摩衣,青春性感,她挺着酥胸,紧着小柳腰,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在贵宾
一号里走猫步,乔元则在沙发上手舞足蹈,欢叫着夸讚常春然走得好看。

  即使利家三姐妹出现,常春然也没停止猫步,柔顺的长发遮住了她半张秀气
美脸,她有点娇媚。

  今天来会所,常春然就是想跟乔元一了百了,莫说乔元叫她穿按摩衣走猫步,
就是提出再过份的要求,常春然也会答应,她希望今天就还清所欠乔元的债务,
然后彻底放弃乔元,做自己的空姐,过自己的生活,从此与乔元无牵无挂,无拖
无欠。

  「台步走得很好看嘛,为什么不给我们看。」

  利君竹气鼓鼓地质问常春然,常春然转了个身,长发甩荡,小蛮腰轻扭,小
翘臀一弹一弹地走着:「是乔元临时叫我走台步的。」

  利君芙冷笑:「他叫你走台步你就走,他若是让你做别的事情,你也会答应
吗。」

  常春然用那半张美脸上的大眼睛斜了一眼过去:「答应。」

  利家三姐妹面面相觑,这分明就是挑衅,以前怯怯的常春然哪去了,利家三
姐妹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常春然。

  乔元赶紧打圆场,一屁股坐在了热水木桶前,招呼常春然过来:「别走了,
别走了,过来洗脚,你们要看吗。」

  眼睛看向了利家三姐妹,她们几乎想都不想就回答:「要。」

  常春然坐上了鹿皮沙发,那两条小嫩腿啊,简直嫩得比初春的花蕊还要嫩,
那两只绝美小玉足啊,也只有利君芙,董雨恩的玉足能媲美,乔元一上手,就摸
得不亦乐乎,洗得不亦乐乎,十足贝玉般的小脚趾头似乎有意挑逗,抖了抖,可
爱的大脚趾竟然竖了起来,乔元千分之一秒的速度硬了,剧硬发烫,把裤裆撑起
了个大帐篷。

  六只大乌眸几乎同时发现了乔元的丑态,这下把她们气得够呛,纷纷把怒火
用怒视的方式对准了常春然。

  常春然用雪白嫩手梳理了一下半遮脸的秀发,轻声道:「有你们这样看人家
洗脚的吗。」

  利君兰阴阴一笑:「不这样看,要怎样看。」

  常春然嫣笑,笑得很甜美,笑得很清纯:「我漂亮吗。」

  利君竹抢先回答:「漂亮,但没我们漂亮。」

  利君兰附和:「然然没我们个子高。」

  乔元一听,心里暗暗叫苦,他现在可不能多说半句话,否则后果难测,他专
心地揉捏手中的绝美玉足,好几次,他都想低头咬上一口。

  常春然明显的感受到了脚足舒服,她悠然晃起了身子,动听的声音娓娓说着
往事:「君芙也没我个子高,但我看得出乔元很喜欢君芙,我记得有一次学校早
操,乔元盯着操场上做广播操的利君芙,可能是看傻了,乔元忘记了做操,一动
不动地站着,害得他被张老师敲了脑袋壳。」

  这话一说完,整个贵宾一号沸腾了,尖叫四起,利君芙兴奋得眼圈都红了,
忙看向乔元问:「真的吗,阿元,是真的吗。」

  乔元目瞪口呆:「常春然,这事你也知道。」

  常春然露出一口皓齿,利君芙上前,咯咯娇笑着打了乔元一粉拳:「偷看人
家,讨厌,我做广播操好看吗。」

  乔元讪笑:「你哪是做操,你是跳舞。」

  一句话,引得大家哄笑,女神太开心了,忸怩着又给了乔元一粉拳。

  「这么说,你常春然在偷看乔元咯。」

  利君兰的话一针见血。

  羞得常春然垂下了脑袋,乔元赶紧洗玉足,捏揉中使出了调情小手段,常春
然渐渐有点不自然,她的大眼睛闪耀着一抹柔情:「告诉你们吧,乔元喜欢我的
脚,有一次放学,他追上我,要我给他摸摸脚。」

  彷彿晴天霹雳,利家三姐妹有河东狮吼的冲动,还是大姐姐先发飙:「乔元。」

  乔元哭丧着脸,他万万没想到常春然会把他的秘密捅了出来,事到如今他只
能见招拆招了:「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你们还没跟我说过话。」

  本来已是轩然大波,常春然竟然火上浇油:「乔元还说,我是他的初恋。」

  这下,乔元都惊呆了,张嘴低头,在常春然的绝美玉足咬下愤怒的一口,常
春然尖叫:「乔元,你干嘛。」

  乔元刚想再咬第二口,耳边是利君芙的抽泣声:「阿元,是真的吗,然然是
你的初恋吗。」

  乔元好难为情,犹豫了半天,还是点了承认常春然是他的初恋女孩,利君芙
大失所望,嗲嗲道:「我还以为孙丹丹是你的第一个初恋,我是你的第二个初恋。」

  利君兰冷笑:「现在阿元如愿以偿了,可以摸初恋的脚了。」

  大姐姐利君竹嫉妒得发狂:「然然的脚确实很好看嘛,你看他,竟然在我们
面前咬然然的脚。」

  利君芙依然抽泣,刚才她还乐得四不像,这会心酸得要命:「哼,怪不得说
然然走路好看,原来他早就暗恋人家了。」

  乔元郁闷中反击:「这能怪我吗,那时候,你们三个傲气得不行,看都不看
我一眼,常春然还看过我两三眼。」

  常春然居然咯咯娇笑,笑得好动听。

  利君兰轻轻坐到常春然身边,柔声问:「然然,你老实说,你跟阿元上过床
了没。」

  脚上异常舒服,常春然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娇羞摇头:「没有,不过……」

  利家三姐妹紧张之极,一齐催问:「什么。」

  常春然飘了乔元一眼,坦言道:「昨晚阿元送我回去的时候,我想跟他上床
的,因为我要去做空姐了,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还他一百万,
我打算把身子给他,还清债务,可他不答应。」

  这话厉害了,利君竹像兔子般跳起,一下就坐在了乔元的身上,双臂搂住了
乔元的脖子,大大的香吻送上:「老公,好样的,没有乘机耍流氓。」

  乔元暗叫惭愧,他哪是这般好人,他想对常春然耍流氓好多次,昨晚只是不
甘心而已,居然歪打正着,赢得常春然的芳心,运气好到爆。

  利君兰也送上了香吻,大讚爱郎知礼绅士,不强人所难。

  不过,利君芙就不全信,她一抹眼角泪水,冷笑道:「我怀疑。」

  常春然皓齿浅露:「你们不信的话,可以检验啊,像上次检验陶歆那样检验
我是不是处女,反正处女没了,我就还清债了。」

  利君竹从乔元怀里一下蹦起,对常春然大皱小巧鼻:「我们才不上当,上次
好后悔,那陶歆后来缠阿元了。」

  常春然澹澹道:「我不会缠他。」

  利君芙冷冷道:「你脸红什么。」

  常春然用手背试了试粉嫩脸颊:「好像有点热,阿元,麻烦冷气开大点。」

  乔元拿起遥控开大了冷气,心中暗暗好笑,他知道常春然已处于发情状态,
有最直观的证据,常春然的按摩裤下水痕明显,阴唇隐约显现,而她丝毫没有察
觉。

  利君竹瞄了瞄浑身充满灵气,玉骨冰肌的常春然,心虚道:「然然,说实话,
我们不怕陶歆,虽然她长得比你高,身材比你好,胸部比你大,人又比你活泼,
但我觉得陶歆带不走乔元的心,那次我才放心让阿元上了陶歆,而你常春然,我
有点怕怕。」

  常春然看向乔元,利家三姐妹也看向乔元,大家都等他表态,这表态很重要。

  乔元两手再次揉捏常春然的玉足,他知道说不好两边都得罪,不过,想到以
后再难见到常春然,他怅然若失,动情道:「君竹,君兰,君芙,你们放心,常
春然也带不走我的心,但我真的喜欢她,以后我也会想她。」

  乔元不知道,他这番朴实的话,不仅深深打动了利家三姐妹,也深深打动了
常春然,她目光温柔,浑身酥麻,忽然,利君竹又一次扑向乔元,娇嗲道:「老
公,快亲亲。」

  乔元只好腾出手抱住小媳妇,旁若无人地热吻了半天,生理反应强烈,他痛
苦道:「别亲了,再亲的话,就忍不住了。」

  利君竹咯咯娇笑,娇媚动人,她一向大胆野蛮,她要挑衅常春然:「阿元,
我想你在你的初恋面前操我。」

  乔元大吃一惊,利君兰和利君芙也是瞪大眼珠子,常春然更不必说了,整个
人都呆住了。

  乔元读懂了小媳妇的心思,如奸夫淫妇心灵相通,他坏笑问:「常春然,你
刚才说过,今天无论我要求你做什么,你都答应。」

  「是的。」

  常春然木然点头。

  乔元缓缓站了起来,示意小媳妇帮他脱衣:「那我想在你面前,跟利君竹做
爱,操利君竹的小穴穴,可以吗。」

  气氛急转直下,常春然娇躯微颤:「上次在教室,你不是当着我面跟她做爱
了吗。」

  「上次不知道你是乔元的初恋嘛。」

  利君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麻利地褪下了乔元的长裤,小玉手握住黝黑
硬挺的大水管,温柔撸动着,那大龟头居然像炮口似的对准了常春然。

  常春然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大水管,呼吸微微急促:「我答应就是。」

  「还有我。」

  利君兰竟然自己脱衣了,利君芙岂肯落后,也嚷着要和乔元做爱,刚想脱去
高跟鞋,乔元警告三个小美人,不许她们脱高跟鞋,三个小美人咯咯娇笑,果然
只脱衣服,脱得一丝不挂,脚上依然穿着高跟鞋,一时间,肉体林立,婀娜多姿。

  常春然大羞,却也有点兴奋,她大胆地看着利家三姐妹的裸体,看着她们私
处。

  利君竹也学着常春然走台步,一边走,一边用手托着挺拔的大奶子:「然然,
我们的奶子都比你大喔。」

  乔元维护道:「然然的奶子也不小。」

  利君兰皱鼻娇嗔:「你很想摸是不是。」

  乔元咧嘴讪笑,见利君兰款款走来,乳房颤动,他伸手摸了摸利君兰的小尾
巴,大水管立马呈七十五度挺起。

  常春然两眼骤亮,芳心鹿撞,不经意地舔了舔小樱唇,乔元眼尖,佯装很难
受的样子,把大水管递到常春然面前:「硬了,硬了,然然,你能不能摸一下。」

  利家三姐妹一愣,来不及反应,常春然已然伸出玉手,轻轻的抓了抓大水管,
大水管勐弹几下,常春然吓得缩手,乔元得寸进尺:「含一下呢。」

  利君竹大怒:「阿元,你别过份。」

  乔元好像没听见似的,大水管几乎递到了常春然的唇边:「你说过答应我做
任何事的。」

  利君竹急道:「然然,你敢。」

  如果利君竹不说话,常春然或许真不敢,可利君竹这一声恫吓强烈刺激了常
春然,她缓缓张开小嘴儿,玉手再次握住大水管,大胆且快速地含入了大龟头,
笨拙地吮吸着,香腮鼓起,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乔元。

  乔元热血沸腾,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的心脏几乎跳出嗓子眼。

  「讨厌诶。」

  利君竹顿足。

  常春然没有含太久,她适可而止吐出大水管,小美脸羞红,很不舍地放开了
大水管,第一次吮吸男人的阴茎,常春然竟然不排斥。

  乔元气恼小媳妇,大喝一声:「利君竹,噘屁股过来。」

  利君竹妩媚娇娆,马上跪上沙发,就跪在常春然身边,尖尖高跟鞋跟向后举
着,如两把尖锥,雪白小翘臀高高噘起,优美地弯成S弧线,姿势超级诱人。

  乔元面红耳赤,手握大水管,狠敲利君竹的嫩穴和臀肉,并示意常春然来看:
「常春然,你看,君竹的浪水很多,厚厚一层。」

  常春然真的张望过去,见利君竹娇嫩的小穴口渗出一层透明黏物,常春然小
手悄悄地按在了自己阴部上。

  利君竹迫不及待催促:「看什么看嘛,快插进来,让你的初恋吃醋。」

  大水管强势插入,插入了利君竹的嫩穴,它深深的挺进,势如破竹。

  利君竹淫荡叫唤,秀发披散。

  常春然深深呼吸,她目睹乔元的大水管完全没入了利君竹的阴道,在这一瞬
间,常春然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她今晚必须让这支大水管也插入她身体。

  「啊。」

  利君竹手扶沙发背,摇臀后挺,乔元扶住小媳妇的屁股,一轮急抽:「君竹,
你初恋是谁,告诉我。」

  「我初恋就是你。」

  利君竹风骚无比,舞蹈底子全用上了,耸动得很美妙。

  乔元举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嫩嫩的臀肉上:「说假话。」

  接着,又是连续的巴掌,天啊,真够狠心的,这么漂亮的小屁股,这么娇嫩
的臀肉,竟然留下了片片澹红掌印。

  利君竹不说话了,快速地后挺,快速地吞吐大水管,此时摩擦阴道才是重中
之重。

  乔元看向利君兰,大吼道:「君兰,你的初恋是谁,快说。」

  利君兰正穿回高跟鞋,紧身牛仔裤好看是好看,可也太难脱了,必须先脱掉
高跟鞋才能脱去牛仔裤,爱郎喜欢高跟鞋,利君兰脱下牛仔裤后,又穿上了精美
的高跟鞋,还故意在爱郎面前展示她的玉足高跟:「我的初恋叫乔元,拼音是这
样读的,qiao yuan。」

  「说假话。」

  乔元被调皮的利君兰逗乐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利家三姐妹的初恋,
乔元和其他男人一样,都是贱骨头,越是深爱某个女人,越是思考这些不切实际
的东西,心中阵阵酸楚,乔元又是一巴掌,打得小媳妇浪叫乱扭,却也让后插式
发挥得淋漓尽致,两人共同享受到了难以形容的性愉悦。

  浪叫声开始充斥贵宾一号,常春然被眼前真实的性爱深深刺激,这两天的刺
激对于常春然来说是致命的,她湿得一塌煳涂,怀春的心完全崩溃,即便禁果是
毒药,常春然也毫不犹豫地吃进去。

  「君芙,你说说,你的初恋是谁。」

  乔元瞪向女神,女神可没这么好脾气,她蹬蹬走过来,用漂亮的高跟鞋踢了
乔元两脚,气鼓鼓道:「我的初恋,就是现在操我姐姐的大坏蛋。」

  利君竹不依了:「喔喔喔,阿元不是大坏蛋,喔喔喔……」

  「不是坏蛋是什么,难道是好蛋吗。」

  利君芙恼姐姐不争气,给乔元这般羞辱,还为乔元说话,够贱了。

  哪知利君竹娇嗲喊:「他,他是大鸡巴阿元。」

  「啊哈哈……」

  笑声几乎刺破了乔元的耳膜,连常春然也笑的东倒西歪。

  是可忍孰不可忍,乔元奋力出击,招招致命,小媳妇眼看着就不行了。

  常春然歎为观止:「你们平时都这样淫荡吗。」

  利君兰妩媚:「我们不认为淫荡,就算淫荡也是我们四个人的淫荡。」

  乔元很赞同这观点,他调整了大水管抽插的角度,让常春然看得更清楚些:
「常春然,你看我怎么操利君竹,我喜欢她们穿高跟鞋给我操。」

  一时兴奋过头的常春然意外脱口而出:「我没高跟鞋。」

  她话一出口,就自知失言了,顿时羞愧难当,懊悔不及。

  乔元坏笑:「我又没说操你。」

  利家三姐妹哈哈大笑,利君芙贴身过来,大美乳摩擦着乔元的胳膊,还给乔
元送上一个大香吻:「阿元,我爱你,我太爱你了。」

  「羞死人了。」

  利君兰对常春然做鬼脸,常春然果然羞得双手掩脸,双足乱蹬。

  利君芙乘机落井下石:「有人就是自作多情。」

  「阿元……」

  利君竹嗲嗲的叫嚷,阴道急剧收缩,颤抖的娇躯停止了耸动。

  乔元心领神会,抱扶小媳妇的小翘臀,大水管如暴风骤雨般撞击她的小嫩穴,
一声闷哼,小媳妇登时了极乐高峰,她嘤嘤哭泣,软软地扑倒在沙发背上。

  大水管凌空弹起,威风剽悍,乔元顺势将身边的利君芙抱上怀里,女神伶俐
聪慧,立马盘腿夹住爱郎的瘦腰,双手勾紧爱郎的脖子,让爱郎从容地将他粗硬
的大水管插入小嫩穴,满满地插入。

  女神的阴户早已湿透,经得起大水管匆匆闯入。

  花心一阵酥痒,灵魂混乱出窍,女神紧贴爱郎,示意爱郎可以动了,可以止
痒了。

  常春然算是长了见识,原来做爱还能有这种姿势,只见乔元双臂勾托着利君
芙的双腿,下身挺动,大水管由下而上抽插利君芙的小嫩穴,利君芙抱紧乔元的
脖子,随着乔元的耸动配合着上下吞吐大水管,他们经常用这个姿势,所以配合
得天衣无缝,快感也就铺天盖地而来。

  乔元见女神陶醉,乘机央求:「等会借你的高跟鞋给常春然穿好不好,你们
的脚刚好一样大小。」

  利君芙眉目如画,有点儿不悦:「你想操她,是不是。」

  乔元坏笑。

  「我不给他操。」

  常春然可谓入乡随俗,这么清纯的少女十七年来从未说过半句髒话,此时,
她已被浓浓的淫荡气息侵蚀,髒话信手拈来,不过,常春然声音婉转动听,即便
是说髒话,也没半点刺耳。

  乔元边走边操,托着利君芙的屁股来到常春然跟前:「常春然,你看,利君
芙有小尾巴的。」

  常春然大吃一惊,伸长脖子去看,看着看着,她忍不住惊呼:「哎呀,狐狸
精。」

  利君芙耸动着娇喘道:「不错,我是狐狸精,你别得罪我,我会法术的,我
会让你……」

  常春然哪见过有尾巴的人,登时吓得面如土色,小手勐摇:「别说,别说,
我不得罪你就是。」

  利君芙见常春然这么害怕,芳心得意:「那你不许跟阿元做爱。」

  常春然忙不迭颔首:「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乔元听罢,恨得牙痒痒的,冷冷道:「利君芙,你得罪我了。」

  大水管一停,动也不动。

  利君芙大吃一惊,小蛮腰乱扭:「好嘛,做就做嘛,我同意你和常春然做爱
了,不许停。」

  乔元咧嘴,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利君芙瞪着爱郎,眼神多幽怨,只是在大水管的强烈抽击下,幽怨眼神变成
了妩媚眼神,那佔据眼睛四分之三的大乌眸充满了荡意,乔元爱怜之极,不是情
不得已,他也不会使那贱招威胁女神。

  「啪啪啪。」

  密集的三百下过后,利君芙目光迷离了,小酒窝不见了,表情很痛苦:「阿
元,你好狠心,在你初恋面前这么用力操我,我……我好舒服……」

  常春然目瞪口呆,明明看见利君芙很痛苦的样子,可她却说很舒服,这话太
自相矛盾了,哎,一个小处女,哪知道其中的奥妙。

  乔元动情道:「之所以在初恋面前用力操利君芙,因为我更爱利君芙,我发
誓娶利君芙做老婆,我要天天操利君芙。」

  利君芙芳心大悦,生理大悦,声声娇嗲动人:「你昨天就没操人家,啊啊啊
……」

  轮到了利君兰,她背对着乔元贴身过去,接受乔元从身后环抱,很有情调的
动作,像情侣般挑逗,小翘臀落在乔元的裆部上,乔元候个正着,大水管精准插
入小嫩穴。

  利君兰轻甩秀发,动作优美诱人,看着常春然深呼吸:「阿元,我不要这么
快,我要慢慢的,你插着我慢慢跳舞,喔……」

  乔元抱住小蛮腰,脸贴在她的后脑上,闻着发香慢慢磨动下体,很温柔抽插。

  利君兰娇吟漫步,就在常春然面前漫步。

  乔元注视着常春然,与常春然目光交接的那瞬间,常春然没有避开,她定定
地看着乔元和利君兰跳舞,她的小嫩腿也在抖动,彷彿她也期待和乔元如此共舞。

  「常春然,她们三个哪一个最淫荡。」

  乔元坏笑,双手抱住利君兰的大美乳,故意在常春然面前温柔搓揉,手指夹
玩着粉红乳头。

  利君兰张嘴呻吟,情不自禁扭动身子,小翘臀遭受撞击,阴道摩擦开始加剧。

  「还用说吗,当然是利君芙最淫荡。」

  常春然掩嘴娇笑,挺放松的,这里就属利君芙年纪最小,不说她,还能说谁。

  大姐姐利君竹给常春然竖起了大拇指:「常春然有眼光。」

  娇喘中的利君芙绝不想背负最淫荡之名,她软软道:「然然,如果你改口,
说别人淫荡,我借高跟鞋给你。」

  言下之意耐人寻味。

  常春然可不笨,听出利君芙的暗示,小脸一红,很聪明的谁也不得罪,自己
担下这罪名:「我淫荡算了。」

  利家三姐妹哄笑,都看得出常春然想和乔元做爱。

相关文章

关键词:乱欲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