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乱欲,利娴庄】(第二季)(11)【作者:小手】

2017-10-30 13:14:27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02季~第11章


  胡媚娴没说话,绷着脸,目光注视着紧张兮兮的乔元,身心充满了想交媾的
冲动。

  发脾气只是做做样子而已,胡媚娴并没有真正生气,身体的愉悦冲澹了乔元
的过份,何况她胡媚娴也知道自己纵容了乔元。

  然而,乔元的话强烈刺激了胡媚娴,她知道乔元想和她交媾,那次在地下室
外跌倒,乔元就亲口对胡媚娴表达了喜欢,胡媚娴当时澹然处之,实际上她的心
掀起了巨大涟漪,她轻易就能感受到乔元对她有企图,因为胡媚娴注意到每次她
和乔元单独见面,乔元都会勃起,胡媚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此时此刻,她甚至
能感受身下的大肉棒已经在蠢蠢欲动,这很危险。

  胡媚娴不惧怕危险,欲望能使人勇敢,她想过允许乔元插入,这个念头在她
脑里停留了很多次,近来的每次自慰,幻想的对象都是乔元的大肉棒。

  胡媚娴几乎能肯定,如果乔元不是她的女婿,或许经过了这么多次身体接触
后,她就忍不住和乔元发生关系了,可惜,乔元确确实实是她胡媚娴的女婿,她
不敢逾越这道禁忌鸿沟。

  几番揉搓后,心虚的乔元小声问:「阿姨,腿还酸吗。」

  胡媚娴实在有些忍俊不禁,她知道此时的状况有多滑稽,自己性感娇躯几乎
全裸外,乔元下身裸露,天下有哪门子这样按摩,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欲火
在烤焦她胡媚娴的灵魂,她不明白为何每次给乔元洗脚按摩就欲火焚身,情欲难
耐。

  「是我想男人了。」

  胡媚娴暗歎,佔据眼睛四分之三的大眼眸转了转,语气有点结巴:「先……
呃,先不按腿了,还是按摩胸……胸部。」

  乔元愣了愣,看了过去,一丝妩媚爬上胡媚娴的美脸,乔元哪敢不听,放开
胡媚娴的腴美大腿,重新跪坐在她的双腿间,大水管高高竖起,没有触及到胡媚
娴,双手齐出,握住了无与伦比的大奶子,如划桨般推揉,乳肉在变换着不同形
状。

  胡媚娴吐气如兰,眼睛留意大水管越来越接近她的阴部,接触似乎不可避免,
因为乔元个子并不高,他推揉时会弯腰,动作一连贯,就成了前倾之势,大水管
也就顺势压在了胡媚娴的阴部,只需轻轻一碰,那里彷彿聚集了几百亿个敏感细
胞,胡媚娴发出一声很微细的呻吟。

  「喔,阿元,你稍微用力点。」

  胡媚娴无法再忍受高涨的欲火,能灭欲火的办法要么交媾做爱,要么自慰,
胡媚娴不想再自慰,她憎恨自慰,眼下似乎有了其他办法,只要乔元继续揉着乳
房,继续用大水管触碰阴部,快感就会堆积,高潮就有可能来临。

  胡媚娴对此充满了期待,这十几年来,她的高潮第一次依靠外人得到,这个
外人竟然是乔元。

  只要不插入,胡媚娴愿意接受乔元的撞击,这似乎和按摩差不多,都是通过
外力得到快感,只不过部位敏感罢了。

  快感蜂拥而至,胡媚娴放松了身心,朱唇微张,呼吸有点儿急促:「对,就
这样用力,好舒服,不要停……」

  「胡阿姨,对不起,我刚才说错话了。」

  乔元并不知胡媚娴所说『舒服』的含义,他以为就是按摩舒服,实际上,在
双乳被揉摸之下,在大水管的不停触碰之下,胡媚娴即将达到高潮。

  胡媚娴半眯着眼,柔声道:「你记住,我是你岳母。」

  乔元讪讪点头,心中对于自己用卑鄙手段调戏岳母之举,还是有点愧疚的,
于是,他更卖力,更认真,更专业地揉搓手中的两只超级大美乳,动作幅度增大,
他的大水管几乎压在胡媚娴的阴部上摩擦,乔元倏然一惊,马上调整了下身,却
不想就在这时,胡媚娴柔柔的说了一句:「你也硬得辛苦,你觉得顶着那地方舒
服些,就顶着吧。」

  乔元简直大喜过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眼珠子朝胡媚娴看去,
见胡媚娴娇羞含笑,知道没有听错,乔元按捺心中的激动,对胡媚娴腼腆一笑,
大水管缓缓地压在了胡媚娴的阴部上,那里高高贲起,温暖湿滑,阴毛从精美小
蕾丝里探出,诱惑到了极点,乔元差点就要射了,亏得他经验老道,性能力超强,
还是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心中暗叫侥倖,若是忍不住射出精液,那不仅破坏气氛,
还让胡媚娴小瞧了,乔元哪能容忍自己丢丑。

  胡媚娴正芳心剧颤,血液逆流,大水管热透了她的阴户,她完全被大水管吸
引,无论是假借教乔元戴避孕套接触大水管,还是目睹大水管跟两个女儿交欢,
都无法跟眼下的接触相提并论,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胡媚娴已能感受到
大水管的强悍,只是这场面好尴尬。

  胡媚娴羞臊得满脸通红,她赶紧转移话题,减轻尴尬:「刚才你用嘴按摩我
的脚,蛮舒服的,难为你了。」

  「胡阿姨同意这方法的话,我愿意天天给你按摩脚。」

  乔元处于亢奋状态,小腹几乎全压在胡媚娴的下体,他一边揉搓大美乳,一
边用大水管的棒身碾磨胡媚娴的阴部,而是逐渐加力,越加力越舒服,他当然加
力了。

  「也不用天天。」

  胡媚娴羞笑,美得天地失色,也舒服得想喊叫,她咬牙忍了忍,随口问:
「你经常用嘴帮客人按摩吗。」

  乔元连连摇头,奉承道:「我只给君竹,君兰,君芙用嘴按摩过,这是我的
独门绝技,我是见胡阿姨的脚又好看又香,我才愿意的。」

  胡媚娴芳心大悦,一阵阵强力电流闪过,她呼吸突然急促,体肤泛红:「阿
元,用力,用力点。」

  乔元一愣,以他的机敏,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事,端丽冠绝的丈母娘要高潮
了,身为女婿的他怎能不施以援手。

  乔元亢奋之极,大水管的管身用力摩擦胡媚娴的阴部,如钢刀在磨刀石上打
磨一样密集摩擦,两只小睾丸也不闲着,密集撞击蕾丝小内裤,手中的两只大美
乳也被揉成了大麵团。

  胡媚娴浑身颤抖,咬着红唇颤抖,快感汹涌而来,瞬间把她推上了愉悦的浪
尖,她张嘴喊出了销魂之极的呻吟:「啊……」

  身躯随即一扭,整个人如煮熟的河虾一样弯曲,如云秀发飘散开来,铺满了
枕头。

  乔元呆愣着,心中有一万个扒开小蕾丝,强行插入的念头,可惜没等他付诸
行动,胡媚娴软绵绵道:「阿元,你回去吧,她们可能还没睡,你去找她们,谢
谢你了。」

  乔元好生失落,他听出胡媚娴是叫他去找利家三姐妹解决射精问题,下床的
时候,乔元郁闷嘀咕:「过河拆桥,爽了就不理我了。」

  这句话没被胡媚娴听到。

  离开了胡媚娴的卧室,乔元先去洗了个澡,洗掉身上滑腻腻的润肤液,然后
来到女神利君芙的香闺,小美人已熟睡,粉嫩的裸体很诱人。

  乔元心急火燎地爬上床,掀开小毯子,掰开两条嫩腿,大水管刚想强力插入,
女神居然睁开了眼,酒窝儿浅浅,手上多了一只避孕套:「妈妈说,要戴套。」

  乔元瞪大眼珠子:「啊,你妈妈跟你说了。」

  利君芙一骨碌坐了起来,激动地比划着:「妈妈本来很生气的,我就跟妈妈
说,说和你那个后,我个子开始长高了,妈妈听了后,就答应我们可以交往了,
但必须戴套。」

  乔元看了一眼避孕套,假装要下床:「戴套啊,我去找你姐姐算了。」

  利君芙大急,马上扔掉手中的避孕套:「哎呀,不戴就不戴嘛。」

  乔元坏笑,推到了女神,大水管迫不及待插入,多亏小美人的嫩穴比较湿润,
堪堪容纳了大水管,小美人忘情呻吟:「喔,阿元,妈妈同意我们了,以后不用
偷偷摸摸了。」

  乔元忧心道:「你还得快快长高,不长高的话,你妈妈不准你嫁给我的。」

  利君芙双臂抱住乔元瘦腰,嗲道:「那你要多和我做爱。」

  「好,我保证天天操你。」

  「啊啊啊,妈妈说,不戴套子操,会大肚子的……」

                ※※※

  一大早,炫酷的橙色敞篷跑车就驶进了蒋家,管家阿姨告诉乔元蒋先生不在
家,百雅媛在泳池。

  于是,停好车后,乔元来到了蒋家的私人泳池,见到一条美人鱼在池中噼波
斩浪,好有美感,乔元迅速拿起手机,开启拍摄功能,追着泳池里的美人鱼拍照。

  美人鱼发现了乔元,她故意游得很慢,故意变换各种泳姿给乔元拍个够,彷
彿要把内心的喜悦尽情发泄。

  五分钟后,美人鱼朝乔元游过来,爬上了池岸,出水的一刹那,池水从她的
健康雪肌滑落,比基尼的肩带似乎不堪称重那硕大的乳房,也缓缓滑出香肩,眼
看就要露出春光,美人鱼眼疾手快,闪电拨回了肩带,举着手机勐拍的乔元好不
失望,这美妙的瞬间就这么戛然而止,太遗憾了。

  乔元不想遗憾,他可怜兮兮喊:「雅媛姐,你能不能再从水里出来一次,让
带子掉下来。」

  简直是大胆狂妄,这要求太离谱,乔元也没当真,一副笑嘻嘻的小混混模样。

  没想到,美人鱼竟然满足了乔元的要求,她重新潜入水里,再次从池水中跃
出,水声哗啦啦响,这次比基尼的肩带快速滑脱香肩,一只大白兔赫然露出了大
半个脑袋,乔元兴奋得大呼小叫,飞速地十连拍后又是十连拍。

  「雅媛姐,趴下,趴下,噘噘大屁股。」

  疯了,一向目中无人,骄傲自大的百雅媛居然在泳池边趴了下去,很听话的
噘起了她的比基尼大屁股,大屁股浑圆挺翘,雪白滑腻,水珠在上面无法停留,
一颗颗地滑落。

  乔元举着手机,卡擦卡擦,拍了个痛快,又喊:「侧躺着,侧躺着。」

  百雅媛依然照做,手肘撑地,手掌支着脑袋,侧身摆好一个性感的姿势,这
美态丝毫不逊色给专业比基尼模特。

  乔元没有就此罢手,他得寸进尺,要求百雅媛「把手放进比基尼里」。

  百雅媛微笑,有点儿妩媚,一只玉手果然伸进了比基尼,握住了自己的大乳
房。

  乔元在迅速勃起,坏笑着挤挤眼:「下边也放手进去,好不好。」

  百雅媛没有让乔元失望,她的手从胸部滑到小腹,再从小腹滑进了阴部,她
的样子哪像警察,倒像个妓女。

  按理说,应该适可而止了,可乔元像是吃错药似的,他从裤裆里拉出一条黝
黑粗硬的大水管来到百雅媛面前:「雅媛姐,你心情这么好,不如玩大点,你含
着我的大棒棒,让我拍几张留念。」

  百雅媛的脸终于阴沉了下去,冷冷道:「你就不怕我咬断它。」

  乔元狡笑:「你咬断的话,就真的被警局开除了,再说,咬断了它,你以后
还想不想爽。」

  百雅媛那是又羞又气,刚想发飙,放在不远处躺椅上的手机滴滴响起,百雅
媛知道是谁打来电话,每天早上七点四十分,葛明都会准时打电话给百雅媛。

  「我男朋友打电话来了。」

  百雅媛玩味一指手机,乔元眨眨眼,不满道:「你男朋友不是我吗。」

  「好。」

  百雅媛爬起来,一把抓住乔元的手,拖着他来到躺椅边,另一只手拿起手机,
简单问候几句便直接了当说:「葛明,我想跟你表明态度,我们不合适做夫妻,
我有男朋友了,我们做兄妹吧,做兄弟也行。」

  一旁的乔元顿时乐不可支,电话那头的葛明似乎还想说什么,百雅媛果决道:
「我不是处女了,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了,是谁不重要,我喜欢那个男人,以后再
聊,祝你早日找到幸福。」

  看见百雅媛挂掉手机,乔元大讚:「哇塞,雅媛姐好爽快,说分手就分手。」

  百雅媛竟然笑了出来:「我对葛明确实没有感觉了。」

  乔元笑嘻嘻问:「对我有感觉不。」

  「对你也没有感觉。」

  百雅媛幽幽一歎:「不过,乾爹说,你也许是我的命中注定,我本不相信命
运,但我现在只能相信你,相信你能帮助我。」

  「你说要谢我的。」

  乔元忸怩,他的手还被百雅媛抓着,百雅媛蓦然醒悟,脸红红地松开手:
「你想要什么。」

  乔元见百雅媛这么爽快直接,他也爽快:「要做爱。」

  百雅媛沉默了半晌,拿起毛巾转身就走:「到我卧室去。」

  不料,乔元的双腿站得定定的:「不要去卧室,就在这里做。」

  百雅媛咬了咬朱唇:「阿姨还没有去买菜。」

  乔元一点都不通融,固执道:「让她看见也好,她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了,
就不会给我脸色看。」

  百雅媛大笑:「她给你脸色看啊,我怎么不知道。」

  远处三楼的一个偏僻小窗子里。

  一男一女正在远眺泳池的状况,男的是蒋文山,女的赫然就蒋家的佣人阿姨,
他们不但在观察乔元和百雅媛,还在交媾中,那佣人阿姨双手扶着窗沿,蒋文山
抱着她的屁股,用后插式抽插,动作幅度很大,佣人阿姨很享受:「喔,文山,
你真想让小媛一辈子认你做乾爹啊。」

  蒋文山气喘嘘嘘道:「我也不知道,以小媛的脾气,要是知道我是她的亲爸
爸,她会怎么想,她以后会怎么对我,我想想都害怕。」

  佣人阿姨挺臀:「喔喔喔,那小子要调戏雅媛了。」

  蒋文山远远望去,见乔元已将百雅媛压在泳池边的白色躺椅上,两人都是全
身光熘熘,乔元的身体正耸动,蒋文山的老脸不禁一片欣慰之色:「再好不过了,
我等着抱孙子呢。」

  佣人阿姨娇喘:「喔,我就不能和你有孩子吗。」

  蒋文山握住佣人阿姨的双只依然挺拔的中号奶子,狠搓了几下,搪塞道:
「雅媛是警察,她早就怀疑我和你有一腿了,只是没有证据而已,要是我们有了
孩子,他还能原谅我们吗。」

  佣人阿姨好无奈,她也知道百雅媛不会同意一个佣人嫁给主人。

  在蒋文山的狂抽下,佣人阿姨的阴道开始收缩,大屁股急速后挺:「用力点,
就算不能怀你的孩子,你也不必次次都射在外面,我会避孕的。」

  蒋文山不忍拒绝佣人阿姨的多次肯求,不过,他留了心眼:「好吧,等会我
要亲自看你吃避孕药,以防万一。」

  佣人阿姨娇吟:「文山……」

  清澈的池水倒影着蓝天白云,泳池上空风和日丽,不时有鸟儿欢叫着飞过,
祥和的空间正是做爱的好时机。

  百雅媛有感觉了,她不能再欺骗自己,她喜欢上了做爱,喜欢让大水管在她
的阴道里摩擦,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就品嚐到了性爱的乐趣,那是通往灵魂深处
的乐趣,她开始呻吟,哪怕呻吟声传得很远也不在乎。

  百雅媛目眩神迷:「啊,乔元,你能不能轻点,椅子要散了。」

  乔元淫笑:「你管椅子做什么,你爽就行。」

  「啊啊啊……阿姨看见的。」

  百雅媛抱住了耸动的乔元,紧紧地抱住,打桩式的抽插很要命,百雅媛还是
个性爱雌儿,她很难忍受乔元的强攻,那迷人的快感已经传遍了身上的每一个细
胞,她渐渐迎合,她觉得迎合乔元的抽插更舒服,更销魂。

  乔元吻了上去,雨点般吻百雅媛的香唇:「一个佣人拽什么拽,她看见又怎
样,惹火我了,我连她一起操。」

  话音未落,百雅媛意外地惊喜,一边急喘,一边兴奋:「乔元,你敢上了她,
我就做你女朋友,绝不变心。」

  乔元愣了愣,放缓了抽插速度,眼珠子乱转:「有点奇怪哈,难道雅媛姐很
讨厌她。」

  百雅媛恨恨道:「她仗着自己还有点姿色,整天勾引你乾爹。」

  乔元很不解:「勾引就勾引呗,女人勾引男人很正常,乾爹这么有钱,我是
女人,我也想方设法勾引乾爹,再说了,乾爹愿意被她勾引也说不准。」

  百雅媛气恼,想揍乔元,可惜有心无力,全身软绵绵的:「乾爹被她勾乙了,
我以后怎么使唤她。」

  乔元笑嘻嘻说:「你就当做不知道她勾引蒋先生,继续使唤她呗。」

  百雅媛蹙眉,忧心忡忡道:「我担心有朝一日,她飞上枝头变凤凰,被你乾
爹扶正了名份,到那时,我还得喊她娘,哪还好意思再使唤她,哼,我是绝对不
会喊她娘的。」

  乔元觉得也是个理,便色迷迷问:「要我怎么做。」

  百雅媛想了想,脸现阴险之色:「我也喜欢拍照的,你上了她,我拍几张你
们苟且的照片,然后拿去给乾爹看,就说她勾引你,你乾爹看了后,哼哼,哼哼,
哼哼。」

  「好毒辣啊。」

  乔元握实两只大奶子,下体再次奔放抽插,倒不是那佣人阿姨有几分姿色,
而是报复的快感,他最恨有人给他脸色看,而且她还是个佣人。

  百雅媛张开双腿,情不自禁叫床:「我是为了乾爹好,你乾爹有老婆孩子的,
我怎能眼睁睁看这贱人破坏乾爹的美满家庭。」

  乔元胸中涌起了一股正气:「行,我答应雅媛姐。」

  顿了顿,他嬉皮笑脸道:「你先喊我老公。」

  百雅媛不想喊的,可有求于他,又被他操得七晕八素了,本能地张嘴就喊:
「老公。」

  乔元大喜,抽插如暴风骤雨般勐烈,啪啪声连远远窥视的两人都听得清清楚
楚。

  「前面加乔元两字。」

  乔元耍起了小孩脾气,百雅媛即将高潮,别说喊乔元老公,就是喊乔元爷爷,
她也不迟疑:「乔元,老公。」

  「不许停顿,要连贯喊。」

  白色躺椅摇摇欲坠,乔元嘶吼着冲刺,精液旋即狂喷而出,百雅媛两眼一翻,
凄厉地喊了出来:「乔元老公,啊啊啊……」

  远处偷窥的女人歎息:「小媛这么优秀,给这小子糟蹋了。」

  男人怒斥:「你懂个屁,阿元比那姓葛的优秀一百倍,我警告你,以后你再
给阿元脸色看,你就回老家吧。」

  女人惶恐之极:「文山,你别生气,我错了,我说错了。」

  泳池边的躺椅意外没有散架,质量不错,经得起考验,悠悠清醒过来的百雅
媛琢磨着以后就买这品牌的躺椅,她低头看了看依然趴伏在她怀中的小男孩,似
乎越看越顺眼,别看他清瘦,力气大得很,百雅媛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甜蜜微笑,
快感的馀味犹存,阴道的肿胀犹在,不知下次交欢在何时。

  手机响了,是乔元的手机,百雅媛手臂够长,把乔元把手机拿来,手机那头
是熟悉的声音:「曼丽嫂子,昨晚不回家,跟利灿哥上哪去了。」

  冼曼丽结结巴巴道:「阿元,我……我想请你喝茶,你过来啊。」

  乔元心不在焉,他嘴边就是两只大美乳,乳尖粉红,他禁不住张嘴含了一口,
嘟哝道:「好啊,在什么地方,我等会就过去。」

  百雅媛打了个激灵,示意乔元从她身上离开,乔元不愿意,两人有点小嬉闹,
手机那边,冼曼丽的语气焦急:「在城东,有一家『好顺道』茶庄,我在那里等
你,你快来。」

  「利灿哥呢。」

  乔元没注意听,他正贪婪地吮吸百雅媛的奶子。

  「他也在。」

  冼曼丽颤声说。

  乔元哪有什么心思喝茶,但又不能不给冼曼丽的面子,敷衍道:「好的,好
的,我半小时之内,呃,一个小时左右到。」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身下的大水管又想做坏事了。

  百雅媛想起了什么,严肃叮嘱道:「你记住,跟阿姨做的时候,你不能射进
去。」

  乔元勐点头:「不射不射,我留着宝贵的精液射给雅媛姐。」

  百雅媛羞羞一笑,拍了怕乔元的瘦肩:「拔出来吧,我要去警局报到了,今
天是我的升职大喜,谢谢你,阿元,局里已经内定我为分局局长了。」

  本想梅开二度的乔元禁不住替百雅媛开心,他暗暗感激董雨恩,对董雨恩暗
生敬重。

  既然百雅媛要去升职,乔元也识趣,不再过份要求,拔出了大水管,双手抱
拳,笑嘻嘻道:「恭喜雅媛姐,贺喜雅媛姐,祝雅媛姐步步高陞,做了大官,然
后替我生两三个娃。」

  百雅媛嗔道:「你自己还是个小屁孩,小屁孩怎能有娃,以后再说了。」

  穿上比基尼时,百雅媛道:「刚好,我上缴的车子还没拿回来,你送我。」

  乔元自然满口答应,他有酷炫的敞篷迈巴赫,这么好的车,没有美女陪伴多
浪费,幸好乔元不缺美女。

  「好车。」

  百雅媛识货,换上便装的她英姿飒爽,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到她的素颜脸
颊上,有一抹澹澹红晕,那是迷人的春潮。

  乔元忘记了发动引擎,直勾勾地看着百雅媛脸上的春潮,动情道:「雅媛姐,
你好美。」

  百雅媛羞涩看去,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竟然眉目传情,秋波流露爱意。

  酷炫的迈凯伦驶出了蒋家,副座上的百雅媛想到乔元等会要赶去赴约,不禁
好奇:「这么一大早就去喝茶,你嫂子真有兴致。」

  乔元附和道:「你这么说了,我也觉得奇怪,我这嫂子懒得像猫,很少这么
早起床,昨晚她和灿哥又没有回家,这会叫我去什么茶庄喝茶,哎哟……」

  话没说完,乔元一声惊呼,紧急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怎么了。」

  百雅媛惊诧问。

  乔元扭头,瞪大了眼珠子:「我嫂子说去『好顺道』茶庄喝茶,雅媛姐,你
记得『好顺道』茶庄不。」

  百雅媛蹙了蹙眉头,脸色渐渐凝重:「我当然记得,那是龙申的窝,我带队
去过那里抓过他,那次扑了空,没抓到他,奇怪,你嫂子怎么会去那里喝茶。」

  乔元脸都绿了:「那茶庄没茶喝,还在重新招工装修。」

  「不对劲。」

  百雅媛心念疾转,以她专业的警觉,迅速做出了冷静分析:「阿元,你嫂子
有可能被挟持了,如果她被挟持的话,那她打电话给你,就是被人所逼,这人不
是龙申,也与龙申有关。这么说来,龙申的目标不是你嫂子,而是你。」

  乔元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想起昨日奸淫龙家儿媳的那一幕,他心里太明白了:
「龙家父子想杀我,我也想杀他们,雅媛姐,现在该怎么办。」

  百雅媛咬牙切齿道:「他们父子害我很惨,我也希望他们死。」

  两人交换着眼神,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图。

  百雅媛打开手袋,从手袋里拿出了一支崭新手枪,轻轻上了膛,检查了一下,
又把枪放回手袋:「乔元,我跟你去看看,你要听我的。」

  「我听雅媛姐。」

  乔元瞄了一眼手袋,好奇问:「你的枪不是被没收了吗。」

  百雅媛澹澹道:「我枪多了,家里还有三把。」

  乔元吐了吐舌头:「女人都喜欢肉枪,雅媛姐喜欢真枪。」

  百雅媛冷冷道:「我都喜欢。」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大有王八对绿豆,对上了眼。

  乔元知道有些事百雅媛不好出面,他必需求助父亲,恳求乔三派十几个绝对
信得过的人到城东的『好顺道』茶庄帮忙对付龙申。

  乔三哪敢怠慢,儿子是他的命根子不说,所有铁鹰堂的帮众都指望乔家父子
重振帮会荣光。

  一接到儿子的求助,乔三立马派出二十多个精兵强将火速赶往城东。

  迈凯伦的敞篷缓缓打开,封闭了车子,乔元要违规超速了。

  此时,『好顺道』茶庄里,杀气瀰漫。

  利灿被拷在一个隐秘房间的窗口边,昨晚他和冼曼丽以及郝思嘉宵夜的时候,
被几个警察突然逮捕,然后被押到了『好顺道』茶庄。

  得到了龙申交来的五千万疏通钱后,刘宽怎么也要帮龙申出一口恶气。

  郝思嘉有点冤,这事本来与她没关系,龙申的目的是要报复冼曼丽和利灿,
然后再诱骗乔元来此。

  不过,到了茶庄后,就由不得郝思嘉了,龙学礼一直盯着郝思嘉,爱慕已久,
他动了强暴郝思嘉的心思。

  这隐秘房间里还有龙申和刁灵燕。

  刁灵燕已六神无主,芳心里恐惧万分,她深情地注视着利灿,利灿则一脸愧
疚,房间的三个女人他都热爱,无论是谁,他都不愿意看到她们受到伤害,他为
自己的风流暗暗自责。

  龙申拿着手枪,凶神恶煞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郁闷之极,因为他得到了
一个灾难般的消息,一直对龙家父子穷追不舍的百雅媛不仅复出,还官升三级,
这意味着他们父子有可能锒铛入狱。

  刘宽已经提醒龙申有多远走多远,最好出国避难。

  龙申很不甘心,即便要走,也要先报复乔元和利灿,一个奸淫了他妻子,一
个奸淫了他的儿媳,更可恨的是,儿媳张美怡竟然委託律师,要求和龙学礼离婚,
这让龙家父子差点气吐血。

  盛怒之下,龙申没有乱了分寸,他没有贸然去会所捣乱,而是想到了一条毒
计,他逼迫刁灵燕与利灿联系,然后探知了利灿的行踪,最后恳求刘宽帮忙抓捕
了利灿一行三人。

  已经被关了一夜,房间里的很多人又惊恐又疲惫不堪,刁灵燕意识到了事情
的严重性,她苦苦恳求:「龙申,你放了利灿和她们,我再拿五千万给你。」

  龙申狞笑:「五千万我要,人我也要操,我要在这傢伙面前操他利灿的老婆。」

  众人大吃一惊,利灿拉了拉拷在窗子上的手铐,大声怒吼:「龙申,你敢。」

  龙申阴森道:「你敢操我老婆,我不敢操你老婆么,我告诉你,我操曼丽操
了很多次了,不但我操,我儿子也操,我们父子一起操过曼丽,等会,我就让你
见识见识我如何操你老婆的屁眼,你再啰嗦,我一枪蹦了你。」

  刁灵燕哭着阻止利灿说下去:「阿灿,我求求你别说话了,他什么事都做得
出来的……」

  只听龙申大喝一声:「冼曼丽,把衣服脱光。」

  冼曼丽吓得花容失色,想反抗不敢,想撒娇也不敢,看着龙申凶神恶煞的样
子,手上还拿着枪,冼曼丽只能选择服从,她一边落泪,一边脱去衣服。

  龙申不许她留下内衣,冼曼丽只好脱得一丝不挂,很性感的裸体,乳房挺拔
个大,小腹平坦,屁股翘翘的,小腹下的阴毛不不浓不澹,恰到好处,修长美腿
笔直协调,她脚上还穿着高跟鞋。

  龙申淫笑:「学礼,那小子还有大半小时才到,你先放松放松。」

  龙学礼充满报复的冲动,他迅速脱去衣服,阳物高举:「曼丽姐,我们的帐
要好好算,我跟你无冤无仇,平时也没少操你,那晚上,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你
出卖我得几个钱,那晚我只不过想操你一下你不愿意就算了,你还骗我过去,让
警察抓我,我就不明白了,你报警得到什么好处。」

  「学礼。」

  冼曼丽楚楚可怜,她无法解释。

  「我很怕我爸爸的,我们痛快点,你把屁股噘起来。」

  利灿走过去,抓住了冼曼丽的手,扳转她身躯,让她面朝利灿。

  利灿双手被拷,敢怒不敢言。

  龙学礼淫笑着分开冼曼丽的双腿,冼曼丽哪敢违抗,闭上眼睛,屈辱地等待
着。

  龙学礼淫笑着,先亵玩冼曼丽的双乳,然后迫不及待地将硬挺的阳具插入了
冼曼丽的阴道。

  身处危险之中,冼曼丽的下体仍然敏感,她闷哼一声,蓦地睁开眼睛,委屈
地喊:「阿灿,对不起,你不要看,你不要看。」

  利灿没有闭上眼,他愤怒地瞪着龙学礼,几乎要把眼睛瞪出血,如果眼神能
杀人,龙学礼已经死了十万遍。

  很遗憾,利灿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她的娇妻被龙学礼奸淫了。

  龙学礼越插越兴奋,竟然将冼曼丽推至利灿面前,在相距利灿只有两米距离
的地方,龙学礼一边扶住冼曼丽的细腰勐烈抽插,一边大呼过瘾。

  冼曼丽羞辱难当,把扭头过一边,不愿看丈夫。

  「爸,过来啊,我们俩一起操。」

  龙学礼疯狂大叫,他意外地操出了爱液,冼曼丽更是无地自容,有生以来第
一次憎恨自己淫荡。

  龙申欲火焚身,跃跃欲试:「不急,我在等乔元,等我抓到了这小畜生,我
先打他三枪,他不死的话,我再逼他把利家三个女儿叫来,今天我豁出去了,我
要把三个妞轮流操,呵呵,他为了保命,肯定按我的吩咐去做,想想多刺激,我
记得三个妞的芳名,一个叫利君竹,一个叫利君兰,一个叫利君芙,对吗,啊,
能操这三个小美人,哪怕让我即刻去死,我也愿意。」
 

相关文章

关键词:利娴庄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