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东床入幕】(01-02)

2017-09-21 16:43:5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    ***    ***    ***

              一、纯情萝莉

  97年6月底,大学毕业的我没有先想着工作,而是开始了梦寐已久的流浪。
揣着300元启程,到春节前回家,我走过了东北三省,内蒙古草原,新疆戈壁
沙漠,回到家,我兜兜里还有不到1000元。

  经历完除夕的团圆,初一到初三的走亲访友,我逃离烦杂的城市,一个人骑
车到郊外的湖边。湖水在数九的寒风中已经冰冻如镜,大过年的周围也没有什么
人。我试了试冰面可以承载我,小心的从岸上下到冰上,在冰上丢石头玩,时不
时大吼一声,玩的不亦乐乎。

  正玩的开心,远远看到一个人也骑车过来,近了看清是一个小姑娘,一辆粉
红色的变速车,裹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带着一顶红彤彤的线绒帽,一条红色的
围巾,这这清冷的冬日里,格外夺目。

  她在我不远处停下,看我玩了一会儿,没有打扰我,也学我在岸上往冰面丢
石头玩,我们很默契的各玩各的。

  我突然听她「哎呀!」叫了一声,扭头看去,原来她的手套被甩到了冰面上,
正找了一根树枝去勾,树枝有些短,她打算下到冰上去勾,我连忙大叫一声「不
要!」阻止了她。她懵懵的停下问我「怎么了?」

  「那里冰太薄,不能站人的。」我爬上岸,走到她身边对她说。近处看她,
圆圆的,有点婴儿肥的圆脸,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
一个非常可人的小萝莉。

  「骗人,你哪儿能站人,这儿怎么不行?」她一脸的不服气。

  「有人把这儿的冰砸开下过鱼篓,所以这儿的冰很薄,人站上去冰就会裂的。」
我有一块石头狠狠砸过去,冰果然裂了。

  「哦!」她信服的点点头,「那怎么拿我的手套啊?」

  我四处找了找,没有找到合适的树枝,就到我的车筐里,找出一根绳子,系
在腰上,另一头绕过一棵树,「你拉着我,我下去勾上来,一定要拉紧哦!」

  「嗯!」她郑重的点头,使劲拉住了绳子。

  「小丫头,等下再拉,这样我怎么走下去啊!」我愠怒的看着她。

  「哦!」她脸上飞起红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我走下岸边,小心的向前探出身子去勾手套,并嘱咐她「拉住了哈!」树枝
顺利勾住手套,我用力一甩,甩上了岸。

  「耶!」她发出欢呼,同时我感觉腰上一松。「拉紧!」我大吼,身体使劲
向后,但还是晚了,我顺着斜坡滑向冰面,「咔嚓」一声,脆弱的冰面裂开,大
半截腿没入冰冷的湖水,还好腰部及时传来力量,她抓住了绳子,我手脚并用,
在绳子的牵引下,狼狈爬上了岸。

  她跑过来,手足无措,「对不起……我忘了拉绳子……」

  我瞪了她一眼「已经这样了,去捡树枝生火烤吧!」

  「嗯嗯!」她重重的点点头,跑去找树枝了,我不放心,冲着她的背影又喊
「要干的啊!」「知道了!」她远远回应。

  我脱下湿冷的裤子,用树枝撑起来,就近找了一些树枝枯草,点着了火,坐
在火堆边烤着衣服,也抵御着寒冷。小姑娘一会儿也拖着一捆树枝回来了,坐在
我对面烤火。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包花生米和一小瓶二锅头,递给她,她摇摇头
「我不要,你自己喝吧!」我也没有谦让,自顾吃喝起来。

  「我叫顾朗,你叫什么?大冷天的怎么跑这儿来了?」我询问她。

  「我叫茸茸,被妈妈唠叨烦了,就跑出来了。你为什么来这儿啊?」

  「蓉蓉?『袅袅芙蓉风,池光弄花影』的蓉蓉?」

  「不是,鹿茸的茸,就是小鹿头上的角。我就叫鹿茸。你是做什么的啊?」

  「流浪汉,四处漂泊,到处流浪。」

  「骗人,你不像流浪汉。」

  「真的,我流浪大半年了,到一个城市,找一份管吃管住的工作,攒够路费,
就去下一个城市,没有目标,走到哪儿算哪儿的流浪。」

  「哇!好浪漫,你都去过哪儿?跟我说说呗!」

  我和她说起我走过的地方,遇到的人和事,她眼睛亮亮的,一脸的崇拜向往
「你还去流浪吗?带我一起去吧!」

  「呃!」我被呛了一下,「你知道我是好人坏人就和我一起去?你才多大?
你爸爸妈妈不会同意的,小丫头。」

  「我都大二了,不是小丫头,你能帮我勾手套,还自己掉湖里,不是坏人。
我爸爸整天不着家,妈妈整天唠叨我,我早想跑出去了。」

  「大二了,不像啊!像个高中生,我可不敢带着你出去,你爸妈会说我拐带
儿童,打死我的。」

  「你才是儿童。」她嗔怒的拿根树枝敲我。

  「好了,衣服干了,天也快黑了,该回去了。」我站起身,穿好衣服,埋灭
火堆,推起车子回家。她不吭声的和我一起骑车。

  「幸亏给你弄回手套,要不能把你爪子冻掉,你去哪里啊?需要我送你吗?」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怎么这样?早知道不管你了!你爱去哪去哪吧!我回家了。」我飞快的
往家骑,她也飞快的跟着我,一直到我家门口。

  「喂,丫头,你真跟着我啊?不行,我爸妈会误会的,我家也住不下你,我
都是睡沙发的。」

  「我有名字,不叫丫头,我坐椅子上睡也行的,反正我是跟定你了!」

  「哦……我送你回家吧!你就是跟着我,也要和你爸妈说一下啊!要不警察
会找我的。」

  「嗯,好吧!」

  我进家和爸妈说了去找朋友玩,晚上不在家吃饭了,也可能不回家住了。就
出来送小姑娘回家。

              二、风情熟妇

  小姑娘家住的竟然是带院子的二层别墅,一个我只能仰望的层次。到了她家
门口,我扭头要走,她一把拖住我「就知道你会跑,不行,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你要去和我妈说清。」我坚持要走,正拉扯间,一个30多岁的女人开门走到院
子里「怎么了茸茸,他是谁?怎么你了?」

  「妈,他赖皮,说话不算话。」

  「不是,阿姨,你听我说,我没怎么她,是她赖上我的。」

  女人皱着眉头「进来说清楚。」

  我只好走进院子,放下车子,进屋辩白。小丫头得意的冲我笑,我只有恶狠
狠的瞪她。

  屋子里有暖气,很温馨的感觉,她妈妈白皙丰满,也是圆脸大眼睛,波浪烫
发,虽然穿着宽松的家居服,但依旧显得雍容华贵。她坐下来,审视着我「说吧,
怎么回事?」

  我连忙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小丫头也不插嘴,就笑吟吟的看着我说。她妈妈
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也微微露出笑意,最后我说「我就是想把茸茸哄回家,交
给阿姨,就没有我什么事了,我就去找朋友玩。」

  茸茸大怒「我就知道你会赖皮,你不是答应我带我一起去流浪吗?」

  「你要不缠着我,我才不会答应,我干嘛带着你,我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
还要照顾你!」

  茸茸还要争执,她妈妈说「等会儿再吵,谢谢你啊!小顾,你也别去找人吃
饭了,我都做好饭了,你在这儿吃,我们边吃边劝劝茸茸。」

  我推辞了一下,她妈妈坚持,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坐了下来。

  她妈妈问我喝酒吗?我刚想推辞,茸茸抢先说「他喝酒的,拿爸爸的好酒喝
吧!」

  我瞪了茸茸一眼「过年你爸爸也不在家啊?」

  她妈妈拿着酒过来说「她爸爸整天忙,过年也就在家呆了三四天,今天一早
去拜访领导了,什么时候回来。」说着就要给我倒酒,我连忙接过酒瓶「阿姨,
我自己来。」

  茸茸伸过酒杯「我也要喝。」

  「唉,你下午不是不喝吗?」

  「在外面不喝,在家喝。」茸茸一脸傲娇。

  我给她倒了半杯,她不愿意「倒满!」我征询到看向阿姨,阿姨笑笑,「没
事,她能喝点的,我也喝一杯。」

  喝着酒,阿姨询问着我的情况,我一一回答,后来问我将来的打算,我说我
想趁着年轻,尽可能的经历一些能经历的事情,过几年就回来安安稳稳的找个工
作。阿姨又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还没有,茸茸突然插话「我做你女朋友吧!」

  「不行!」我和阿姨异口同声。

  「为什么?」茸茸一脸不服气。

  「我们不是一类人,你不应该吃苦受累的,再说你才多大?什么都不定性,
说不定那天对我腻了,不理我了呢?」

  「我才不会,我同学大一就谈恋爱了好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流浪吗?我们
一起流浪就是一类人了。」

  「我不会带你去的,带着你是累赘。」看到茸茸有发飙的迹象,我又赶紧接
着说「就是带你也要你毕业以后,要不你都没法找工作,拿着家里的钱可就不是
流浪,是旅游了。」

  茸茸沉默不语。阿姨说「你小顾哥哥说的对,怎么也要你毕业以后的,现在
他带着你,你帮不了他,还是他的负担。」

  「那先做你女朋友吧!」

  我无奈「茸茸,你对我只是好奇,我不是像你想的那么好的,我高中就谈恋
爱了,大学又谈了一个,还一起住过,我抽烟喝酒打架,也就是比混混有点文化。」

  「我不管,我就做你女朋友。」茸茸一脸的斩钉截铁「难道我配不上你?难
道我不漂亮可爱?」

  「是我配不上你,你很漂亮可爱,可女朋友不仅仅是漂亮可爱就行的,要…
…」我组织词语中。

  「好了,女朋友的事也等毕业以后再说,这几年你小顾哥哥不找女朋友就是
了。」阿姨无奈的说,边冲我眨了眨眼。看来她也拿这个娇娇女没有办法。她那
般的风情,让我怦然心动加身动。

  我们边喝边聊,不知不觉喝完了两瓶,时间也近11点了,茸茸喝的少一些,
也要快半斤,已经有些撑不住开始萎靡了,阿姨哄她去卧室睡了,出来对我说
「小顾,天这么晚了,你也喝了不少,别回去了,在这儿睡吧!」

  我起身推辞,但发晃的脚步出卖了我的状况,阿姨笑了「别强撑了,就住这
儿吧!」

  阿姨把我领进客房,出去收拾桌子,她酒量好厉害,竟然没有多大变化,只
是脸上红红的。我脱掉衣服,钻进被窝,斜依在床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想
着这一天发生的事,阿姨端着一杯水进来「喝点水吧!会好受一些。」

  我起身端坐「谢谢!」阿姨在床边坐下「小顾,我的女儿我了解,她认准的
事很难改变,你是个好孩子,做的很对,先拖一下,让她慢慢改变吧,只是我怕
她以后还会找你,你能不能答应阿姨一件事?」

  「阿姨您说,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做。」看着阿姨艳若桃花的脸庞,嗅着酒气
和着女人香气的芬芳,再加上体内酒精的冲击,我有些按耐不住。

  「你看你们以后难免会单独相处,你能不能答应阿姨,不确定要结婚的时候,
不要和茸茸……发生那样的事……」阿姨有些难以启齿。

  「啊?!阿姨,我能保证不主动招惹她,但您说的这个我真不敢保证,茸茸
很漂亮可爱,我的控制力不是太强,我又爱喝酒,我怕我真的会控制不住……」

  「嗯,我也理解你,只是……哎……你尽量吧!如果你实在控制不住,阿姨
可以帮你……」

  我的大脑「嗡」的一下震惊了!「阿姨!真的吗……」

  「嗯,你实在需要的时候,跟阿姨说,阿姨给你……」

  我不等她说完,猛的扑了过去,把她压在床上「阿姨,我现在就要……」

  「不不不,不是……唔……」我的唇吻上了她饱满的丰唇,把她的话堵住,
我的手急切的拉开她的衣服,里面没有内衣,我握住那一对松软丰润的乳房,揉
搓起来……

  我的唇离开她的双唇,向下吮吸她的乳头,她喘息了一下,急切的说「不要,
小顾,放开我,我的意思是……啊……」我的手指伸进了她双腿间,手指直接探
入了她的阴道,她扭动着身子,极力想摆脱我,却不知更加大了我们身体的摩擦,
刺激着我的欲望,终于,她的身体渐渐发热变软,阴道里开始湿润泥泞……

  我起身飞快的脱掉自己的内裤,一把扯掉她的裤子和内裤,分开她的大腿,
扑了上去,坚硬的阴茎顶了两下,顶到一个滑腻的洞口,猛的腰部用力插了进去,
她发出一声吟哦,双手紧紧搂住了我的肩背,我疯狂的耸动着,用力冲击着她,
房间里响起连贯的「啪啪啪」声,间杂她的呻吟我的喘息……也就几分钟的样子,
她的双腿猛然盘上我的大腿,八爪鱼一样紧紧箍住了我,阴道里一阵紧缩,让我
不得动弹。我知道,她高潮了……

  片刻之后,她的身体软了下来,她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把阴茎缓缓抽离她
的阴道,退到洞口又猛的捣了进去,「哦……」她发出一声长吟「轻点,跟八辈
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谁叫你这么诱人啊!再说我都大半年没和女人做过了」我缓缓的抽插着。

  「嘴真甜,谁不是大半年没做过了啊……」她起伏腰肢迎合我。

  「叔叔不和你做吗?」

  「他整天不着家,回来就瘫在沙发上不动。」

  「以后就让我多和你做吧!」

  「不行,我本来说帮你是在你憋不住的时候给你钱,让你找小姐的,免得你
祸害茸茸,不是让你欺负我的,没想到你认为是我……就这一次,以后不要再这
样了……」

  「找什么小姐啊!我不喜欢,我就想和你做……」我渐渐加快抽插的频率。

  「我都这么老了,有什么好……」她喘息着。

  「你哪里老了,也就30出头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年纪大的,今
天终于得偿所愿了。你叫什么啊?」

  「我都40了,还不老啊!我叫梅雪。」

  「以后我们单独的时候我叫你梅姐吧!和你做真舒服……」我控制不住的快
速抽插起来。

  「哦……呃……哦……」她无力迎合,只是紧紧的搂住我,大腿岔的开开的,
任我鞭挞。

  一阵高速冲刺后,我大叫一声,死死抵住她腿间,一股股精液射了进去……
她也紧紧盘住我,阴道使劲吮吸我的阴茎,压榨我的精华……

  许久,她推我从她身上下来,从床头柜里拿卫生纸给我,让我擦拭,她自己
也清洁自己腿间「这么多啊!让你射进去了吗?我要怀孕了就和你没完……」

  「嘿嘿!我盼着你和我没完呢!我当时控制不住……」

  「哎……幸亏我结扎了,给我拿下衣服。」

  「姐,我还想再来一次,好姐姐,等会儿穿衣服吧!」我搂住她撒娇。

  「谁是你姐,不行,只能这一次,以后不许了……」她用腿蹭蹭我的阴茎
「你现在也不行了啊!」

  「一会儿它就能起来的,梅姐,再给我一次吧!以后再和你不知道要什么时
候呢!」

  她用手把玩着我的阴茎「冤孽啊……」

  我仔细的看着怀里的女人,雪白的肌肤,丰满顺滑,硕大的乳房,松软饱满,
两粒乳头也很大,像两颗红枣,小腹微微有些赘肉,更凸显她成熟的风情,双腿
间阴毛茂密,彰显她旺盛的欲望,大腿浑圆修长,多么曼妙的一个女人啊!我情
不自禁的的趴在她的颈间,嗅着她身体的芳香「梅姐,你真美……」我握住她的
一只乳房,吮吸着另一个乳头,我另一只手又去探秘她的腿间,摩挲她茂密的阴
毛,饱满的阴唇,湿润的阴道……

  她喘息起来,手急切的抚摸我的阴茎和阴囊,温热而柔软的感觉让我又蓬勃
而立,「这么快就硬了啊!好大!」她轻叹着,「去把灯关了吧!」

  我起身关灯,扭转身,一个温热的胴体扑入怀中,黑暗中,梅姐丢掉了矜持,
疯狂的亲吻我,拥抱我,我们在床上翻滚,纠缠,我终于气喘吁吁的把她压在身
下,她喘息着岔开腿,牵引着我的阴茎到她的洞口,我耸动腰肢,挺了进去,开
始新一轮厮杀……

  梅开二度的我比较持久,她阴道的嫩肉紧裹我的时候,我还没有一点要爆发
的感觉,她稍事平复,就推我出来,然后趴在床上,撅起肥硕的屁股「从后面…
…」

  我挥舞大棒,在她圆圆的屁股上敲打两下,扶着对准位置,抵了进去,梅姐
发出一声被充实的满足呻吟,摆动屁股饥渴求欢,我伸手握住她晃动的巨乳,伏
在她背上,狠狠的抽插起来,「梅姐,你喜欢这样做吗?像狗一样,是吗?」

  「不要和我说这样的话……」她把脸埋在枕头里,闷声说到。

  「哦!」我明白了,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和我这样,她内心是羞耻的,
毕竟有悖伦理道德。我只有努力的干她,让她的身体得到愉悦。

  她的身体渐渐撑不住了,最终全部趴在了床上,我兴致不减,用力的突刺她
的肉洞,撞击她的肥臀,「啪啪啪」的声音响成一片……

  我觉得这样的姿势不能尽兴,拔出阴茎,让她翻转过来,我抓着她的脚踝,
分开她的双腿,俯身下去,她用手拉住腿弯,身子被我压成虾米状,大腿间饱满
的阴唇夹着的阴门凸显出来,我的阴茎凑过去,挺身而入,连续抽插,每次都是
全身而退,尽根而入,她的呻吟已经宛如哭泣「呃……轻点……呃……」

  我连续夯击几十下,一种爆炸的感觉袭来,打了一个寒战,一串串子弹射进
她的体内,她也抽搐着,抱紧了我……

  平复下来,她草草清洁了下,软软的偎入我怀里「搂着我,好久没被人搂着
睡了。」

  「我弄的你舒服吗?」

  「我累了,睡觉……」

  睡意朦胧中,被身边的的动静扰醒,眼睛努力睁开一条缝,依稀看到梅姐在
找衣服穿,我拉住她,「怎么了?我该回去了,要不被茸茸看到就麻烦了。」她
轻声说。

  我拉着她的手握住我的晨勃「帮帮我!」

  「好硬……」她呢喃着,抚摸着,让我躺平,她跨上来,阴阜压上我的阴茎,
俯下身,硕大的乳房垂在我胸膛,轻轻扭动身体,乳头轻拂我,阴唇在我阴茎上
揉搓,我浑身麻酥酥的,她很懂自己和男人,知道如何让自己兴奋让男人舒服。
很快她的乳头硬了起来,我的阴茎也感觉到她的湿滑,我向上挺动,想把小弟弟
塞入她的洞穴,她「嗤嗤」笑着,欠起屁股,伸手扶住我的小弟弟,轻轻扭动,
慢慢吞下它,直到尽根。

  「插的好深,好满……」她伏在我耳边轻声细语。

  「插到底了吗?」

  「嗯……」她缓缓起伏,让汁液涂满肉棒。她的乳房在我胸膛摩擦,柔软温
热的感觉让我舒爽无比,我推她坐起,伸手把玩她的乳房,她在我身上起伏驰骋,
乳波荡漾,秀发飞扬。我也坐起来,低头含住她的乳头,舌尖撩拨,口唇吮吸。
我抱着她,我们下身对顶,彼此交融……

  她气喘吁吁的伏在我肩头,「好累……」我推倒她,让她并拢双腿,我跨在
她身体上,发起一次次攻击,这样虽然插得不是很深,但摩擦力很大,很刺激。
很快我就感觉到快要喷发了,她也感觉到我的状况,开始绞紧双腿,阴道收缩,
吮吸压榨我的肉棒……我终于喷射了,又一次浇灌她的花房……

  梅姐清洁完自己,又贴心的为我擦拭完,起身穿好衣服,下床吻了吻我的脸
颊「我回去了,你再睡会儿吧!」我注意到,她出门的时候,带走了所有擦拭后
的卫生纸。

  再次醒来是被茸茸用马尾辫骚扰醒的「懒虫,该起床尿尿喽!」梅姐(哦,
这个时候应该叫梅姨)在后面呵斥她「女孩儿家说什么呢?有点女孩儿样吗?」

  「我小时候你不是总这么叫我起床吗?我怎么就不能这样叫他了?」

  「你现在还是小孩子吗?」梅姨开始唠叨她。

  我冲茸茸无奈的说「你能不能先出去,我好穿衣服。」

  「哈哈!你还怕羞!」茸茸做个鬼脸,走了出去。

  我穿好衣服先去卫生间排泄洗漱,听到身后茸茸嘟囔着「起床还不是要尿尿,
啊!干嘛敲我头!」一定是梅姨实在受不了她动手了。

  早餐是清汤面,里面还有荷包蛋,我一边吃着,一边问茸茸「几点了?」

  「九点了,懒虫,干嘛?你有事?」

  「怎么说话呢?你不懒?你刚起来多大会儿?」梅姨又训她。

  「嘿嘿!昨晚喝的有点多,所以起晚了。等下我去找朋友玩,过几天就要走
了,抓紧时间聚聚。」我用酒掩饰起床晚的原因,茸茸要是知道是因为我和她妈
妈鏖战半夜才起晚的,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我邪恶的想。

  「你要去哪里?还是流浪吗?带我一起去找你朋友玩吧!我自己在家好闷的。」
茸茸连珠炮似的发话。

  「初八左右走吧,去广东,听说那边很发达。我带你去干嘛?你都不认识。
你没有自己的同学朋友啊?找她们去玩啊!」

  「她们没意思,一个个都是乖宝宝,大人让干啥就干啥的。你不一样,你的
朋友也应该不一样,我想见识见识。」

  「呃……」我无语的望着这个丫头,她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奇怪想法。

  「小顾,方便的话你就带她去吧,她在家光气我,她也应该见见社会的另一
面了。」梅姨发话了。「不过一定要回家睡觉,在外面不能喝酒。你要看好她。」

  「好吧!」我不能拒绝梅姨的,毕竟昨晚在她身上折腾了那么久,而且,我
有些依恋她。

  接下来的一天,我就带着茸茸和朋友一起打牌吃饭,没想到茸茸在外人面前
很乖巧懂事,一点也不刁蛮傲娇了,朋友们非常羡慕我捡了这样一个漂亮可爱的
女朋友(茸茸在我朋友面前自称是我女朋友,我也懒得辩白)我也了解到茸茸爸
爸妈妈是很早下海经商的那一批人,现在自己经营着一家金属公司,不像我的爸
妈,就是普通的政府工作人员。

  吃过晚饭把茸茸送回家,我正想怎么找个借口也住下来,再偷偷和梅姨大战
几百回合,梅姨就说「天也不早了,小顾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得,看来梅姨
猜到我怎么想的,直接给我堵死了。

  时间很快到了初八,我非常诗意的拒绝了茸茸去火车站送我,我告诉她「你
走,艳阳高照我也不会送你,我不想面对分离的悲伤。你来,大风大雨我都会去
接你,我要和你一起享受相聚的欢乐。」赢得她一脸的佩服。

 

相关文章

关键词:东床入幕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