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Windows 10 1703的7月累计更新

【江月无言慕垂柳】—我的妈妈江淑影(第十八章 困兽犹斗)

2017-07-27 11:21:55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3去评论

 第十八章 困兽犹斗

 
  谭静母子的丑闻迅速发酵,尽管官场风气一贯开放,但是被人当众摄录了母
亲与两个亲生儿子乱伦的淫靡景象,还是在江南省掀起了轩然大波,谭静在一夜
之间由一位冷艳跋扈的省议长美女候选人形象跌落到了亲子交尾的淫妇,成为了
全省乃至全国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几股势力的有意推波助澜下,关于谭静的新闻不断被各种大小媒体爆出,
各种关于这3 位母子交媾的秘辛在坊间流传,就连她的两个儿子将她双穴贯通的
绯闻都传得有鼻子有眼,此时的故事,真假已经不再重要。
 
  很快有民众在谭静的官邸前聚集示威,高举着「淫妇下课」「我们不要乱伦
淫妇」。更有意思的是,还有另一拨人高举着「母子性爱合法化」「亲子性爱无
罪」的牌子声援谭静。两拨人在谭静的官邸前互相辱骂甚至大打出手,而记者们
则津津有味的在各种媒体上报道着冲突的细节,不少法学专家更是从选举法、婚
姻法、治安处罚条例、刑法等角度来论证母子乱伦的合法性及官员私德与选举的
关联性,这一切无疑也让这团母子交媾的业火烧得更加的旺盛。
 
  「你安排的记者和专家都非常专业,善于紧扣主题,特别是那个姓李的性学
家,连续组织了3 场电视辩论。」成雪芮的高挑胴体被一身黑色亮皮紧身衣包裹
着,一对硕大的美乳随着她愉快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满足一下民众的好奇心嘛,顺便推动一下普法。」妈妈微笑着,品了一口
手中的香茗,望着袅袅的雾气不再说话。
 
  3 天以后,谭静宣布辞去省议员的职务,退出省议长竞选,外人都以为谭静
是因为母子乱伦视频所累,却不知道在前一天晚上,谭静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
暗示她如果不放弃一切权利,恐怕还会有更为严重的视频泄露。谭静别无选择,
毕竟,她知道自己还有两段秘密拍摄的视频,如果让涉事的高级将领知道自己曾
经耍花招拍了这两段视频,只怕对手没死,自己先不明不白的被杀了祭旗。
 
  针对她下属的调查来得同样让人猝不及防,就在谭静宣布辞职的当天下午,
她所把持的政法系统和文宣系统就迎来了一次最大规模的清洗,她的7 位得力干
将几乎同时在各自的办公室中被检察机关带走,几乎连这位辞任议员后悔的机会
都没给。
 
  「蓄谋已久!蓄谋已久!」面对一群惶惶不知所措的幕僚,谭静在自己的深
宅大院中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势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怪,就像一个高出地面几十米的堰塞湖,表面上风平
浪静,一旦护堤决口,数万吨的洪水便会在重力势能的引导下倾斜而下,吞噬掉
下面的一切。
 
  早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军方情报系统就已经侦查到了大量关于谭静一党的信
息,理由很简单,谭许的警方势力以独立分子潜入市内为由挑起了情报战,而以
打击分裂势力为己任的军方更是有足够的理由顺着这个警方搭起来的梯子往上爬,
直接以防范恐怖主义为由秘密向总参申请了全面调查授权。许家的这一手,真是
给受制于《国家安全法》无法全面启动对内情报侦查的军方瞌睡送来了个大枕头。
 
  可以说,谭静一党的势力在短短几天内受到如此的重创,是多方势力一次默
契的配合。大家心照不宣的开始了瓜分谭静的势力范围。
 
  起初的谭静并不担心,她有两枚埋得极深、权位在省内极高的暗桩。然而不
幸的是,在大清洗后的第三天,这两枚暗桩就被中央纪委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此时的谭静,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墙倒众人推。
 
  在谭静辞职的当天,许强因涉嫌强奸罪、渎职罪、有组织犯罪罪被批准逮捕,
她的两个儿子也因涉嫌强奸和诬陷罪被立案调查。正当异地调来的检察官和纪委
人员赶到许强办公室时,却发现这个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恶魔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狡猾的杂碎。」父亲愤怒的一拳砸在了作战室的桌上。
 
  「许强这次是有预谋的逃脱,后来的监控显示,至少有5 个警察参与了掩护
他逃脱的过程,确实是在我们侦查员的眼皮子地上逃跑的。在路上他换了5 次车
以及4 次车牌,最后一次车辆被焚毁在邻市的郊区。自此所有的线索中断了。」
陈主任深深吸了口烟,补充道,「现在警方在全力通缉他,我们的情报系统也在
全国范围内搜索。」
 
  「会不会像那位丁副市长一样逃出国去了?」成雪芮问道。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目前这可能性相对较低,我们在各个国际机场
都有布控,所有机场的天眼都已经接入了我们的筛查系统。重点应该还是国内。
况且,他的儿子还在国内。」
 
  尽管对苏老师的调查仍在继续,但她已经被取保候审,而许厚民已经被重新
收监。有许厚民这个棋子在手,陈参谋长料定许强一定不会撒手不管。
 
  「好了,忙了一宿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陈参谋长一拍大腿,示意大家
各自放松一下这段时间的紧张情绪,「雪芮,你送沈毅和淑影回去。」
 
  「不用了。」父亲摆了摆手,「这段时间辛苦雪芮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叫行动队的那两个小伙子送我们就行了。家里的暗岗我觉得也可以撤掉了。」
 
  「那不行,许强一天不落网,就始终对你们的安全是个威胁。」陈参谋长断
然拒绝了父亲的提议。
 
  「好了,不和你争,知道你的一番心意。」父亲握起母亲的纤纤玉手,走出
了作战室。
 
  「终于告一段落了。」母亲将头靠在了父亲肩膀,轻轻说出了这句话。
 
  是的,过了这么久,终于一切有了云开月明的感觉。父亲紧紧搂住了母亲的
肩膀,久久不愿松开。父母的汽车在前后两辆小车的护送下,向着我所在的医院
驶来。
 
  此时的病房,却是春色无边的景象。
 
  在病房的隔离帘内,孙姝正趴伏在病床边上,雪白的大屁股向后高高撅着,
淡粉红色护士短裙被人推到了腰间,一条黑色蕾丝短裤则已经塞到了她的樱桃小
嘴中,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随着她的香汗粘黏在了白皙的皮肤上。
 
  她那对F 罩杯的巨乳赤裸着在空气中摇晃着,一个英俊健硕的少年正站在她
的身后娴熟的耸动着腰身,口中还紧紧含着她那对饱满的F 罩杯雪乳。在她高高
翘起的肉臀深处、下体那丛茂密的黑森林中,一根硕大的肉茎在潺潺的溪涧深处
进进出出,将她的那粉嫩的鲍鱼挤压得充血膨胀,发出一阵阵噗嗤噗嗤的清脆水
响。在她饱满的肉丘中间,一双大手正娴熟的揉弄着她那粒饱涨的阴蒂。
 
  「啊……唔……好爽啊……唔……」美熟女护士孙姝闭着眼睛含糊不清的呢
喃着,脸色潮红,忘情的享受着少年巨大肉茎带来的异样快感。
 
  少年的肉茎有着与他年纪不相称的巨大,自从孙姝第一次给他清洗时唤醒了
那条巨龙开始,就已经不可抑制的迷恋上了这根罕有的圣物。无数个寂寞的夜晚,
看着身边沉沉睡去的丈夫和那软绵无力的肉虫,孙姝总是忍不住将自己的手指伸
入裆内,一边幻想着那根巨物少年的恩宠,一边高速的按摩着自己的阴蒂。
 
  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现实,随着少年身体的康复和第一次口交的发生,
两个人已经彻底的抛弃了初时的尴尬,开始利用一切的机会享受鱼水之欢。一个
30多岁久旷的美熟护士,一个卧床3 月连手淫都无法进行的青春期少年,如同天
雷勾动了地火般,将全部的爱液和精液喷射在了彼此的肉体深处。
 
  几近痊愈的我站在孙姝的背后,大手有力的拍打着这位美熟女护士高高撅起
的屁股。孙姝的身体很白,一对大屁股更是像羊脂玉一般。更为美妙的是,在那
白皙的丰臀深处,还镶嵌在一枚粉红色精致窄小的菊门。那菊门伴随着我的巨茎
在阴道内的抽动,不由自主的和阴道一起收缩着,就像一张贪婪的小嘴一般。
 
  我用蘸起孙姝阴道内汩汩溢出的淫水涂抹在食指上,轻轻按压在了她那枚粉
嫩的菊门之上,稍微一用力,食指直接非常顺利的进入了这位美熟女护士的菊门
之中。孙姝发出了一声极为销魂的呻吟,肛门括约肌下意识的收缩夹拢,将我的
手指紧紧夹住向体外推去。
 
  「孙姐,你的屁眼好紧啊~ 含住我的手指头了~ 」借助淫水的润滑,我的手
指在孙姝的肛门内搅弄着,享受着她那紧窄的肛门吮吸的快感。
 
  「唔……小坏蛋……不准玩妈妈的屁眼……」口中被塞着东西的孙姝,含糊
的呻吟着。
 
  我岂会轻易放过这位极品美妇的屁眼,我再次蘸起一抹她那滑腻腻的淫水,
在她粉嫩的菊蕾上轻轻按压着,让她的括约肌稍稍放松,随后轻轻一用力,手指
又一次顶入了她的肛门之中。有了之前对菊蕾的按摩,这次进入的阻力略小,轻
轻一下我的两节手指便都滑了进去。
 
  我只觉得手指正在感觉着冰火两重天,一节手指被她的肛门括约肌紧紧夹着,
甚至夹得有些生疼了。前面一节手指则因为已经攻入了她的直肠内,被她的肉腔
紧紧的包着,如同阴道内一样的温暖。
 
  「妈妈,以后我可以教孙弟弟怎么操你吗?我可以和孙弟弟一起操你吗?」
我手屌并用,前后齐攻,搞得孙护士两个洞穴内一阵阵的紧张收缩。听到我要和
她亲生儿子一起干她,我明显感觉到她的下体涌出了一股温热湿滑的暖流,阴道
也出现了很明显的痉挛。
 
  「要来了,要来了,乖儿子你继续说……你要和你弟弟干嘛?……唔……」
孙姝唔唔的呢喃着,发出了一阵阵几近失控的愉悦呻吟。
 
  「妈妈,我要和弟弟一起操你,我要让弟弟的小鸡鸡插到你的屁眼里去,把
他的第一次精液射到你的屁眼里!」我双手捧住孙姝那丰满的肉臀向我的下体高
速撞去,一边用力的拍打着她那雪白的臀肌。
 
  「啊……乖儿子……和弟弟一起操妈妈……一起在妈妈的身体里射精好吗?」
孙姝的语调中带着难以压抑的哭腔,雪白的美背泛起了微红,脸上也已经是潮红
一片。
 
  孙姝这个极品熟妇,虽然身高不及妈妈,但也有1 米6 多,再加上那对F 罩
杯的巨乳,不知有意无意的谋杀了多少医生和病人的精子。我一手从后面扯住她
那乌黑的头发,一手握住她的两腕,将她那雪白的美背拉得弯曲成了一个完美的
S 曲线,一根巨屌在她的下体更加用力的抽插着。
 
  咕~ 咕~ 咕,两人下体的结合处发出一阵一阵的水声,一股男女交合的淫靡
味道伴随着两人的体温在空气中弥漫蒸腾着。
 
  「要来了,妈妈,我要来了,我可以射在你的身体里吗?」我我吮吸着孙姝
那光洁的美背和雪颈,感觉自己的睾丸正在收缩,一股暖流在下体流淌,随时处
于要喷射的边缘。
 
  「射在妈妈的身体里,把你的精液全都射进来,全都射进妈妈的子宫里……」
孙姝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塞在口中的内裤已经在高速的抽插中掉了出来。
 
  「啊……要来了~ 要来了……」孙姝那双雪白赤裸的美腿已经开始了痉挛,
阴道紧紧夹住了我的肉棒。
 
  「子澈,你爸妈就要来接你了。」嗤啦一声帘响,做事一向风风火火的成雪
柔阿姨拉开帘子冲了进来。
 
  「啊!」柔姨和我四目相对,三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们…你们…」柔姨捂住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双眼却向被吸引了一样,
紧紧盯着面前两具赤裸的男女肉体。
 
  「柔姨,啊~ 你等我下……我就好了……」我体内的欲望已经战胜了羞怯,
似乎当时挑逗孙姝的那股淫欲力量又被激发了出来,我不顾成雪柔就在我面前的
事实,也不顾拼命想要挣脱的孙护士,双手用力抓紧孙姝的大腿不让她挣扎,强
行在她的体内抽插着。
 
  成雪柔的脸上腾的升起了一抹红晕,却并没有躲避,就这样用一种很奇怪的
表情看着眼前两个下体交合在一起的男女。
 
  孙姝的下体痉挛得更加厉害了,随着口中发出了一声长长的销魂呻吟,浑身
无力的向前倒去,如果不是我在后面用力拉住她,她可能要瘫软在地上了。
 
  此时的我,也迎来了人生中最猛烈的一次射精,当着第三个女人的面。我只
觉得阴茎似乎有无尽的收缩力一般,将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进了孙姝的阴
道内。
 
  「啊……」我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叹息,松开了扶住孙姝的手,任凭这位高潮
后的美熟女护士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在两人下体分开的一刹那,她的阴道发出
了如同瓶塞被拔出的啵的一声,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从她粉红色的蜜穴中倾泻而出,
顺着那雪白丰满的臀缝和大腿根部流满了她的下体。
 
  尽管刚刚射精,我的巨物却没有丝毫的疲软,失去了孙姝阴道的掩护,它此
刻正高傲的昂着头竖立在成雪柔的面前,鹅蛋大的紫黑色龟头怒张着,一股残留
的精液拉成细丝,在空气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我就这样两个头都骄傲的昂着,用看待猎物般的挑衅眼神看着脸色阴晴不定
的成雪柔。
 
  「真大。」两人沉默半晌,成雪柔突然低声说出这两个字,捂着脸转过身去。
 
  「你们俩倒是快活啊,柳子澈你个死鬼,我还以为你没好呢。想不到你活蹦
乱跳的。好了,你们赶紧收拾,你爸妈就要来了。」成雪柔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
房,在她转身出去的一刹那,我似乎感觉她微微侧目朝我仍然兀自坚挺的巨大肉
茎瞄了一眼。
 
  我和孙姐匆忙收拾残局。就在她前脚走后不到两分钟,爸爸妈妈已经走进了
我的病房。
 
  「澈儿,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我估计你在这呆腻了,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妈妈体贴的拉住我的手,仔细打量起我来。
 
  「太好了,妈妈。我在这早就呆腻了,终于可以出去了。」我兴高采烈的和
父母一起收拾起了东西。
 
  「孙护士,你最近气色很好啊~ 」看着前来帮忙的孙护士,妈妈轻声的夸了
句。
 
  孙姝的脸上腾的又泛起了一阵红晕,「嗯~ 江医生~ 最近我儿子老学着炖汤
给我喝……滋补得比较到位……」
 
  临出门的时候,我趁妈妈不注意,不着痕迹的将手伸进了孙姝护士短裙的裙
摆,在她那丰满的屁股上掐了一把,这个骚货,刚才内裤被口水浸湿了,索性是
真空上阵。不知道哪个病人有眼福看到这个极品熟女护士不穿内裤的样子呢?我
邪恶的想着,暗暗用手指了指手机,示意她等我电话。
 
  「澈儿你这半年不要做太剧烈的体育运动,特别是肌肉训练和打篮球一定暂
时不能有,不然怕旧伤复发。」在回去的车上,妈妈不住的叮嘱着我。
 
  「好啦,知道了妈妈,你看我都恢复得差不多了,我答应你,只保持轻微的
恢复训练,一定不搞对抗性强的活动。」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前方路口似乎发生了交通事故,将我们的车和前面护送
的车堵在了十字路口中间。此时已是晚上9 点多,再加上我家在很幽静的别墅区,
路上车辆和行人并不多,司机警惕的锁上车门,静静等待前方处理。
 
  前面的护送车上下来了两个军警,开始打量起路上的事故现场。
 
  突然,一阵耀眼的光从我左侧直射而来,一种熟悉的头皮发麻的感觉涌上心
头,我下意识的一把将坐在我左侧的妈妈抱在怀中,两人身体向右侧车门倒去。
 
  一辆大货车向我们这两辆车袭来,没有鸣笛,没有刹车,就这样直愣愣的朝
着紧靠着的两辆车撞了过来。
 
  我将妈妈的头按倒在我腿上,双手呈空心状将她的头颈和上身护在了我的怀
中,绷起全身的肌肉开始迎接猛烈的撞击。
 
  在卧床期间,我曾经无数次回忆当时应该怎么应对那次撞击,也曾无数次假
设如果撞击换个场景发生我要怎么来应付。想不到,此刻真的派上了用场。
 
  轰的一声,大货车撞在了我们轿车的前脸,整个车被撞得在地上打了几个圈,
最终以极高的速度装上了路边的护栏。
 
  「好疼!」短暂昏迷后,我被浑身的痛楚惊醒,此时的车侧倒在路边,整个
车头几乎被撞飞了,安全气囊被玻璃割破,汩汩向外喷着白烟。
 
  借着闪烁的警示灯,我看到前面的司机已经睁大眼没有了动静。坐在副驾驶
的父亲歪着头,头上有一个口子正在汩汩流着鲜血。而我怀中的妈妈,紧身皮裤
被玻璃割出了一道道血痕,歪着头也已经不省人事。
 
  我大声呼喊着,却似乎怎么也喊不出声音。耳边响起了哒哒哒的枪声,几声
过后又归于了平静。
 
  很快的,有人撬开了变形的车门,生硬的把妈妈从我怀中拽了出来,紧接着
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我的脖子和肩膀,蛮横的将我从车中拖了出来。
 
  「前面两个人估计死透了,放把火把这个车子也烧了。女人和小孩不管死没
死都带走。」一个狰狞的声音恶狠狠的说着。
 
  路灯很昏暗,我依稀看到前面不远处护送我们的车子已经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我看不清抓住我们的人,只感觉到头部被重重一击,旋即便不省人事了。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